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09章 又一次神助攻

第309章 又一次神助攻

瑶姬非常肯定这里面一定是放了情根,因为她的母后突然有一天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更加的冷酷无情了,处事也变得雷厉风行了,对她这些女儿的关爱也不如以往,她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原来母后将情根取出来寄放在情冢里。但她为何要这么做?还有父皇这里面放的是什么?他并没有变,很正常。

种种现象让瑶姬感到匪夷所思,继续看着这两个锦盒发着呆,直觉告诉她父皇和母后之间一定出了什么事才会这样。

于是,瑶姬突然有了想法。她想要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从母后性情大变之后,她们这些子女更爱父皇的说,和父皇更为亲密,便偷偷的做了个决定。

翌日,玉帝下朝回来,看到瑶姬在自己的寝宫里玩,脸上便露出慈爱的笑意:“朕的宝贝女儿怎么来啦?”

“父皇。”瑶姬微微行了个揖礼。

“过来坐。”玉帝挪步向桌旁走去,掀摆而坐,瑶姬也坐到他对面,然后让她父皇将仙婢们都屏退,她有话要说。

“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你们都退下吧。”

“是。”仙婢们福了福身,转身整齐地走了出去,并将殿门带上。

殿内只剩下他们父女二人之后,瑶姬便将他的锦盒放在桌子上,玉帝一看就是一个锦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看到上面还刻有自己的名字——昊天,没有这才不由得一皱。

“这是何物?朕的东西?”

“这是女儿从情冢那里偷偷带出来的,这上面刻有父皇的名字,应该是父皇的东西没有错的。父皇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东西?”果然如此,母后一定是对父皇做了什么事!!

玉帝纳闷的摇了摇头,“朕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情冢里?”情冢不都放着和情有关的东西?

“父皇,还有这个。”瑶姬又将王母的锦盒拿出来,叫玉帝一看,眉头皱成一个川字了,他们夫妻俩的东西都在情冢里?

“母后一定是将情根放到这里面来了,父皇不觉得母后变了很多吗?”瑶姬偷偷的问道。

“嗯,你母后的确变了很多,做事也变得毒辣,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她的情根肯定是自己拿掉的,还能让别人强行拿掉不成!!那她为何要这么做,一般是在感情上受到创伤之下才会这么做,“难道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母后的事?”

“可是父皇一点记忆都没有,所以女儿怀疑这个锦盒里放的是父皇的一段记忆。”

“有这个可能,这两个锦盒先放在父皇这里,父皇找机会问你母后,你先回去。”

“是,那女儿先告退了。”

与此同时,月和一得知两个锦盒都不见了,立马到瑶池去向王母娘娘禀报,王母娘娘得知之后,直接震怒瑶池,一脸疑惑的把月和看着:“两个锦盒在情冢里放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她怀疑是不是他要背叛她,才故意用两个锦盒来威胁她!

“臣也不知。”月和作揖道。

“那你那个徒儿呢?会不会是她平时进入情冢的时候发现了这两个锦盒的存在,将它们偷走了?”

“这样的做话,岂不是让您有机会将她贬入凡间?而且她并不知道有那两个锦盒的存在。”

“哼,那近来可有什么人进入情冢?”

“这……”

“看来是有的,说吧,是何人。”

“是瑶姬仙子,但不代表是仙子拿走了锦盒。”

“那她又为何要入情冢?”

于是月和将瑶姬仙子找杉萝谈话的前因后果都告诉她,一点破绽都没有,直接让王母消了疑虑道:“肯定被瑶姬不小心发现了,你先回去吧。”王母说着,起身便去找瑶姬。

她又不是没察觉到女儿们跟自己的关系有些疏离,和玉帝走得比较近,希望她还没把两个锦盒交给她父皇。

于是,王母娘娘风风火火的来到仙女阁,看到女儿们都聚在一起玩得开心,瑶姬也在其中。

“母后。”仙女们一看到王母娘娘来了,便纷纷上前行了个揖礼。

“瑶姬,你跟母后来一下。”

瑶姬的心一咯噔,母后这么快就找上来,想来是为了那件事来的,身边的姐妹们都有些替她担心,方才王母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希望不是什么坏事情。

瑶姬一路跟着王母一前一后的走着,尾随的仙婢们皆站在远远的地方不得靠近。

“母后找女儿所为何事?”瑶姬故作淡定的问道。

“交出来。”王母伸手要道。

“交什么?”

“两个锦盒。”

“什么锦盒,女儿听不懂母后在说什么。”这话一出口,王母愤愤地甩了她一个耳光子,叫她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了,现在她对自己的态度以及行为让瑶姬内心中对她的一丝内疚彻底的烟消云散。

“你是不是从情冢里偷走两个锦盒?”

“是又如何?果然是不可告人的秘密吧,女儿已经把它们都交给父皇了。”瑶姬的嘴角扬起一抹嘲意的笑,叫王母娘娘听了之后,又想要扬手打她一次,手腕却被人给握住,“够了!”

王母冷冷地甩开玉帝的手,然后福了福身,瑶姬立马到她父皇面前告状,玉帝看到瑶姬的脸上一个掌印,顿时觉得心疼,“你先过去跟姐姐妹妹玩,父皇一会儿去看你们。”

“嗯。”

送走瑶姬之后,玉帝冷眼看了王母一眼,甩袖走人,还不忘说道:“跟朕来。”

二人直接在玉帝的寝宫里吵了起来,好在事先设了结界,所以这里面发生的事不会叫外人给听了去,毕竟玉帝和王母的关系要是不和睦的话,也容易引起麻烦的。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你亲口告诉朕,还是朕当着你的面打开?”

“臣妾不会说,玉帝您也休想打开。”

“那你告诉朕,朕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才要把情根给取走的?”玉帝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这样硬碰硬不是办法。

“玉帝,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臣妾这么做全都是为了您和天庭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