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17章 仙凡恋3

第317章 仙凡恋3

丁林在外面也听到里面的谈话了,他也联想到了青娥,她一到将军府这贾玮就说将军府有妖气,除了她还有谁?!真是岂有此理,希望不是,是还得了,贾玮肯定会借题发挥的,到时候还真被她给害死了。

会不会她是贾玮派来的,否则怎么会这么巧!!丁林自己一个人站在外面臆想翩翩。

这时,贾玮的一个弟子进去和他说了一些话之后,贾玮边说:“那妖女就在御花园和珩王爷在一起。”

“什么!!”身为哥哥的皇甫缙云,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国师,你可有办法让她原形毕露?”

“自然。”

“来人呐,去御花园抓人。”皇甫缙云的命令一下,一队又一队侍卫将御花园重重包围了起来。

青娥也正和皇甫子珩玩得高兴,突然被这些侍卫给打断了,叫皇甫子珩很是不高兴,“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瞎了你们的狗眼,连本王都不认识了?”

“会不会是来抓你的?”

“怎么可能!!”他又没犯什么错,不过一个侍卫却说是来抓她的,还是奉皇上的旨意,皇甫子珩觉得这其中是不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她才刚进宫而且一直跟他在一块,压根就没时间犯什么罪啊。

“国师说她是妖女,王爷还是尽快从她身边离开。”

“什么?”皇甫子珩一脸的不敢相信,居然说这么一位美如天仙的姑娘是妖女,应该是神仙才对。

“十七,快过来。”皇甫缙云随后便赶到了,还有贾玮和季然。青娥一看到季然便踮起脚尖招了招手,贾玮拿出一抹镜子,咬破手指在镜面上一番鬼画符,念念有词的,最后在一道光打在青娥身上,她的原形便在镜中出现,“皇上,快看。”

“蛇妖,居然是蛇妖!”皇甫缙云吓得惊呼,“十七,快点从那蛇妖身边离开。”身后的季然,脸色也不好看了。

皇甫子珩也被他的话给吓到了,连连从桥上下来,真的假的啊?

蛇妖?居然说我是蛇妖?有没有搞错!!青娥站在拱桥上喃喃自语着,我可是玉帝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是蛇妖,你全家才是蛇妖。

“来人呐,把人抓起来。”皇甫缙云再次下达命令,四周的侍卫皆朝拱桥上靠近,青娥一个施法飞到湖的对面,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不想跟这些愚昧的凡人一般见识,免得扫了她在凡间的兴致。

只是身上突然被捆仙绳给捆住了,叫她如何挣扎都解不开这捆仙绳,岂有此理,这个臭道士居然会有捆仙绳,“喂,快点放了我,我就不计较你的无理,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怎么可能。”贾玮不屑的冷哼一声,叫人将她绑在木架上,准备施以火刑,青娥一点畏惧都没有,她不可能会死的,她可是玉帝的女儿,所以连一声呼救都没有。

对面的贾玮也开始开坛做法,想要当众将青娥给收了,这样一来就更能受到皇甫缙云的信任了。

直到青娥被滚滚浓烟呛得眼泪都出来时,才后悔了,就算她是玉帝的女儿,可要是没人来救的话,就会被活活的烧死,那还有什么用?现在求救还来得及吗?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小萝你在哪儿啊,快点来救我啊……咳咳……”青娥开始大呼小叫着,身上的捆仙绳还是解不开。

下一秒,一把长剑从天而降直直地插在干柴烈火堆里,干柴劈里啪啦的分散在四周,浓烟也都四处散开了,叫侍卫们纷纷躲着。

一道流光在青娥身边现身,叫她很是激动,连身上的捆仙绳都不解,直接抓住她的手臂,皆化成一道流光飞走了。

二人回到天庭之后,青娥还能笑得那么开心,非常感谢杉萝能够出现得这么及时。

“不用谢,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完了。”杉萝一边说着,一边替她解开捆仙绳。

“我一定会保护你的。”青娥过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只要你不说出去就行了。如何?凡间好玩嘛!”

“好玩,不过麻烦事不断烦死了。”

“凡间就是如此。”

二人分开之后,青娥便回到仙女阁,大家好似都没有发现她偷偷下凡去玩了,只是问她去了哪里。她一说去了月楼,她们便不会再继续往下问下去了。

可是有些坐立难安,心里莫名其妙惦记着那个季然。虽然她救了他,可好像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噢!想到这里,便回到自己的房间,施法察看她走了之后所发生的事。

还能发生什么事,当着皇帝的面消失不见了,是妖的身份已经是铁铮铮的事实,任由季然如何辩解也没有用。

所以她们走了之后季然被扣上一个和妖女勾结,意图谋反的罪名后打入大牢,看到这里,青娥有些坐立难安啊。她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有些不大好吧?!可是她已经回来了,难不成还要下去?小萝一定不会再带她下去了,这该如何是好。

不过她可以自己偷偷下凡去啊!!只要处理好这件事之后再赶回来,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想到这里,青娥带上门离开自己的房间,头也不回地往外跑,还不忘说道:“我出去玩。”

于是,青娥又一次下凡来。这次直接抵达季然被关的这大牢里时已经过了三天了,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耶!!一看到他便兴奋的招着手道:“喂,凡间的将军。”

“你还来做什么?”季然说不怪她是假的,说不定真如丁林所说的那样,她是贾玮特地派来陷害自己的。

“我是来救你的。”

“承受不起,让你救一次就受了牢狱之灾,再来一次连命都没有了。”季然怒哼一声,看都不看她一眼。

“我真的不是什么蛇妖,是那个臭道士冤枉我的,我看被连累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定然是那个臭道士想要对付你所以才诬蔑我是蛇妖。”青娥也哼的一声,别过脸去,什么人嘛,她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跑下来救他,他却给她脸色看,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