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33章 君陶的寿辰

第333章 君陶的寿辰

君陶还特地给杉萝定做一套非常华丽的衣裳作为出席他的寿辰时穿,可是眼看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杉萝还在厨房里忙碌着,可把要帮她梳妆打扮的婢女们给急死了。

君陶还让雪凝去看看杉萝好了没有,结果过去的时候,只看到婢女们站在外面干着急,而杉萝却在厨房里忙着,已经过去又是催又是请了,可人家不过来,总不能打晕带过来吧?

雪凝便亲自到厨房一看,完全不知道她在做什么,脸上倒沾了不少的面粉,从头到脚完全没办法带出去见客人,“姑娘,要是让主子知道你在这个时间还在厨房,我……”

“君陶他怎么敢动我的人呢?你说是不是?”杉萝说着还伸手点了下她的鼻尖,还沾了点面粉上去。

“说得也是,那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吃的吗?”

“嗯,你让君陶不要等我,先开始吧,我一定会出现的。”

“好的。”

于是雪凝把杉萝的话给带到,君陶当真很.宠.她,她说怎样就怎样,这也叫他的姨母姬白芷没办法接受,他当真没办法从杉萝的影子里走出来吗?非得把一个来历不明的凡间女子给带回宫里来.宠.,像不像话?不就是名字一样,容貌完全不一样,而且看上去年纪有些大,完全还没有今晚准备出场献舞的姑娘们来得好,而且还是同族人氏。

总之她绝对不会让闇云宫的女主人被一个凡间女子给坐了去,堂堂一个妖王居然.无限宠.那个凡女,如此任性的妖王如何叫臣子们臣服?

整个晚宴非常盛大,几乎与民同庆,闇云宫外也非常热闹的说。殿上歌舞笙箫,不少大臣们的千金都出来献舞弹唱的,为的就是博取君陶的眼球,可他一直都心不在焉的,一直在等杉萝出现。

姬白芷恶狠狠地剜了雪滟和雪凝一眼,二人皆把头一低,她们夹在妖王和护法中间也是相当难做啊。

直到最后,殿上突然暗下来,在众人还没来得及惊呼时,杉萝突然出现在中间,手里还捧着不知道什么东西,上面还插着蜡烛,就一直站在那里对君陶唱歌:

都可以随便的,你说的我都愿意去,小火车摆动的旋律,都可以是真的,你说的我都会相信,因为我完全信任你,细腻的喜欢,毛毯般的厚重感,晒过太阳熟悉的安全感,分享热汤,我们两支汤匙一个碗,左心房暖暖的好饱.满,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真心的对我好,不要求回报,爱一个人希望他过更好,打从心里暖暖的,你比自己更重要……

君陶忍不住起身走下去,走到她面前去,深情对望,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叫旁人看了有人羡慕嫉妒恨,有人接受不了。姬白芷直接施法重新为大殿掌灯。

杉萝泰然自若的让君陶先许个愿望再把蜡烛给吹了,君陶便照做,然后才问这是什么东西,虽然他已经知道了,但还是假装不知道,但激动的心情不是装的。

杉萝觉得他既然是妖王,那就什么都不会缺,而且太贵的东西她又买不起,只能亲手做一个爱心蛋糕再来一首歌送给他,希望他能喜欢,她可是非常紧张的。

君陶自然非常喜欢,直接把她给拉到位置上坐着,然后准备向大家介绍她时却被姬白芷给打断了,“杉姑娘作为我们闇云宫的上等宾客居然为了主上的寿辰如此费心费力,着实有些不好意思。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坐在贵宾席同大家一起开心的。”

姬白芷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话说得这么白了,杉萝也不好意思在君陶身边继续坐着,准备起身下去坐时,却被君陶不着痕迹的拦住,只听他说道:“杉姑娘不止是闇云宫的上等宾客,也是我君陶的女人。”

“陶儿!!!”姬白芷低声怒斥他。

“主上,可她到底是个凡人啊!”下面有人说道,“还请您三思。”

“是啊,闇云宫未来的妖后不可以是个凡女!”各族大王们接二连三的附议着,叫君陶听得很是不爽,正想发怒时却被杉萝不着痕迹的制止道:“各位大王,主上只是说我是他的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要让我做闇云宫的女主人之类的话……”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蛇王白虹怒斥一声道,叫杉萝只能把嘴.巴乖乖闭上,不自讨没趣。

白彦亭和白映雪都尴尬死了,白虹是他们的爹,杉萝又是君陶的女人,他爹居然敢这么吼!!看到君陶拧着眉,寒着脸,神色异常凝重。

姬白芷适时的出来说话,给双方一个台阶下,大家的态度都已然表明了,就不用在多说什么了,今儿个的宴会就到此为止,便让他们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后面再说。

杉萝来闇云宫也有一段时间了,还从没见过君陶生这么大的气,一路拉着她不说一句话,白彦亭兄妹来更是代父跑过来向他们道歉,希望她不要往心里去。

杉萝都明白的,自然不会往心里去,也让君陶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今天是他的寿辰不应该因为她而闹得不愉快,虽然宴会都已经散了。

君陶把杉萝送到房间门口时也就此事向她道歉,杉萝是个明事理的人,不会在意这些事的,便转移话题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不做点什么嘛……”说着,还把眼睛闭上,把脸抬起来。

见此,君陶不由得一怔,杉萝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他又不傻,也是有些情不自禁的把脸凑上去,只是在那一刻他又害怕了,转而在她的额头上来一个蜻蜓点水之吻,“早点休息。”

说完,转身就走了。

留杉萝一个人站在原地笑得有些无语,不禁翻了个白眼腹议着:这什么跟什么?让他跟自己kiss,他亲额头做什么?交往也有段时间了,就来个额吻?他是不是在这方面有什么心理阴影还是有什么缺陷呢?

杉萝一边匪夷所思,一边转身进屋关门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