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38章 比武招亲

第338章 比武招亲

根据桃夭的理想有缘人,必须文武双全,长得还不能太丑,也不能太穷等等苛刻的条件,叫杉萝觉得在漓州城中举办一场比武招亲比较好。

于是她一大早就为了比武招亲一事东奔西跑的,要请人搭擂台,还要到处去做宣传告诉城中未婚公子记得来参加她家小姐的比武招亲大赛云云之类的。

回到家之后,坐在位置上狂喝水。桃夭拿着一把扇子一下一下地扇着风从屋子里走出来,明显是刚睡醒,看到她回来了,便过来问道:“小萝,事情办得怎么样?”

“都妥了,明天可以开始比武招亲了。”

“很好,果然我的眼光很不错,抓你来做我的婢女,那我挑夫婿的眼光肯定也会很好的。”某人正在一旁沾沾自喜着。

翌日,杉萝有模有样的扶着桃夭上擂台坐着,然后让人开始敲锣打鼓的,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男男女女过来围观,看到这里,桃夭也是高兴得很,坐在位置上,双脚交叠在一起,手拿着扇子一下一下的扇着,还不忘向底下的男人们抛个媚眼。

杉萝拧了她一下,让她正经一点,这媚眼能随便乱抛的吗?

然后站到台中间开始说一些开场的话,“各位,今日我家小姐在此地以比武招亲的形式来觅得良缘,只要是家中没有妻室的都可以上台,谁能站到最后便可以娶走我家小姐。”

杉萝的话加上桃夭的美貌,叫台下未婚的、已婚的男子都激动得不行不行的,一个个都冲到台上开始挑战对方。杉萝赶紧往旁边站着,看着不断有男人从台下到台上,也有不少男人从台上被踹到台下去,场面那叫一个精彩啊,底下的欢呼声一波高过一波。

直到台上最后站着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全身肌r发达,胸.前的肌r更是一跳一跳,把杉萝给高兴得正想敲锣喊结束时,听到她的那个主子干咳了几声,便侧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不着痕迹地摇着头,便知道她是不满意这个虎背熊腰的汉子。

“没人了,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敲锣啊!”那个虎背熊腰男不满地喊道。

杉萝突然看到对面有个长得很面熟的年轻人正在寻个空地准备摆摊卖东西,立马喊道:“还没结束呢,我看到有个人要上来比试。”说着,立马跑下去,把那个年轻人给强行拽了过来。

年轻人一头雾水的被杉萝推上擂台,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看到底下聚集着这么多人,对面又站着一个虎背熊腰男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看,又看到上面挂着比武招亲四个大字,转身准备走人时却被杉萝给拦住了,笑笑道:“这位公子,既然来了就过去切磋切磋啊。”

“姑娘,别开玩笑了,是你强行拉我来的……快让我走吧……”

“少说废话,赶紧给我过去。”杉萝说着,又推了他一把,直接把人给推到擂台中间去,底下唏嘘声一片,虎背熊腰男更是笑得眼角纹都出来了,不是他看不起这个人,只是他不用出什么力就能一拳把他给打倒在地。

桃夭也不知道杉萝在搞什么鬼,找谁不好居然找个书生来,这不是准输给那个虎背熊腰男吗?

杉萝赶紧敲个锣,示意他们可以开始了。然后书生直接一脚被踹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杉萝脚跟前,捂着胸口痛得嗷嗷直叫着,杉萝将他扶起来问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了?加油啊,只要打赢他,我叫小姐就是你的了。”说着,还让他看了桃夭一眼,只是他只想保命,不想娶什么小姐,“姑娘,我是真不行,你要不找其他人吧。”说着,准备走人时,杉萝又把他给推了出去。

结果又挨了虎背熊腰男两拳,摔倒在地!!还没等他有机会喘下气时,虎背熊腰男大步向他走去,将他整个人举在头顶上,用力的扔了出去,身子重重地砸在武字招牌上,又重重摔倒在地,杉萝都不忍心看下去了,真的是被打得好惨啊,都吐血了,趴在擂台上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只见虎背熊腰哈哈大笑,又朝书生走去,准备给他来最后一击时,书生却反击了,双手有力的握住他的手腕,伸脚拌他的脚,叫虎背熊腰男直接摔倒在地,杉萝更是惊呆了,下意识看了桃夭一眼,看到她正在暗中施法助书生一臂之力。

书生重新站起身来,然后一脚将虎背熊腰男给踹到台下去,杉萝立马敲锣,连敲了好几下以示比赛结束,获胜者就是这个长得好看的书生。台下的人也因为他的逆袭而纷纷鼓掌,书生直接向后倒去,一个大字躺在擂台上不省人事。

主仆俩只能把书生带回家去,杉萝不忘拿上书生那时准备拿出来摆地摊贩卖的东西。回到家之后,桃夭很是不解杉萝为什么要这么做?如今这个获胜人和她的理想型相差十万八千里啊。

“哇塞,夭夭你快看,这些都是那个书生亲手做的吗?”杉萝从书生的箩筐里拿出不少用草编织而成的小东西,有蜻蜓,蚂蚱,蝴蝶等等,顺便无视她的问题,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才好,难道说她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出土文物,上面有她还有那个书生吗?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

“我也是情急之下才随便拉了这么一个人,谁知道他这么不能打,谁让你不满意那个虎背熊腰男的?”杉萝直接把问题都推到她身上去,叫她努了努嘴说不出话来了,然后随意拿了个小东西过来看,发现这些小东西做得可真精致,不得不说书生的手工活还真是不错。

等书生再次醒来时,捂着又青又肿的脸倒吸了一口气坐起身来,看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满脑子都是疑问,直在心底腹议着:我这是在哪儿啊?

下了床,打开屋门走了出去,看到客厅里有两个姑娘,而她们正在把玩着他的东西,看到他醒了,还喲的一声说,公子,你醒啦?

一看到那个笑得一脸灿烂的青衣姑娘,书生就觉得脸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