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51章 天生奴隶命

第351章 天生奴隶命

用过晚饭之后,三人皆各自回屋休息,杉萝回去坐在**发着呆,视线一直呆呆的望着千万久久都回不过神来,之前一直觉得生活一点意思都没有,太平凡了,现在觉得平凡才是福啊!

想到这里,便向后躺去,实在是太累了,一整天都在逃命啊,也不知道君陶现在在做什么。

很快,她便睡过去了。

月和不知何时出现,俯下身帮她脱了鞋子,调整睡姿顺便盖个被子。然后坐在床边一直看着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眼眶微红。

翌日,杉萝一觉醒来,觉得全身舒服极了,然后看到自己身上盖的被子,又软又香,都有些自愧不如了,一个男人的床都比她的床赶紧整洁。

下床,整齐的叠好,伸了伸懒腰,然后过去柜子里取一件衣服出来换,月璃说这里的衣服她都可以随便换随便穿。所以她就不客气啦!!她一定会洗干净再放回去的。

突然在柜子里看到一个盒子,还有一卷画轴。视线在上面停留了几眼,然后关上柜子把衣服换好之后又打开了,想要伸手拿出来偷偷瞄一眼,说不定这上面是月璃她娘的画像,或者是纪念她的东西,更想知道这个月和仙君会爱上一个怎样的女子,实在是太好奇了。

哎哟!实在右手打左手,自言自语道“这到底是人家的私人物品,霸占了人家的房间,穿了人家的衣服,现在又要偷窥?啧啧啧,杉萝啊杉萝,我都鄙视你了。”

“就看一眼嘛,瞄一眼就好了。”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最后,杉萝还是把柜子给关了,头也不回的出去准备早餐,到底是在桃夭那边过惯了婢女的生活还是天生就是当婢女的料呢??

只是他们父女俩怎么也来蹭早饭吃了?来的时间还那么准时,不过这里到底是人家的家,不好意思说什么。

杉萝捧着脸颊看着月璃吃,这个孩子她实在是太喜欢了,她爹也好帅啊,啧啧啧,到底是谁啊,居然这么丧心病狂把他们父女俩给抛弃了,也相处过几次,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值得让人抛弃的理由啊,真是可怜。

“别花痴了,他们父女俩一个缺老婆一个缺娘,你正好单身,阿璃又这么喜欢你,干脆收了这对可怜的父女吧!!”凤生看到她看他们父女俩时,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便说道。

“你找死嘛,不想吃赶紧给我出去。”杉萝向他挥着拳头道,拿她开玩笑没事,万一让人家尴尬了可就不好了,自己的事都管不好,还管人家父女俩,人家就算没老婆没娘也过得比你好啊兄弟。

吃了早饭,凤生和月和便在客厅里商量着事情,杉萝她们则坐在外面玩,万兰心非常喜欢这个小女孩,不过听说杉萝就是她的娘耶,居然能忍住不相认?可现在相认又有什么用,杉萝压根就记不得她们,想想都觉得这个孩子实在是太懂事了。

“对了兰心,要是找到司紫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如果她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可以生活在一起,男人不都三妻四妾,我不介意和我的姐姐共侍一夫。”

“司紫可能觉得你们俩人才是一对,毕竟你们先认识的,所以她不敢留下来,万一凤生需要在你和她之间选一个,与其让他为难,倒不如自己退出成全你们,可她完全不知道你会这样做!”

“如果她真这么想,不愿意和我们在一起的话,那我也不会和凤生在一起的。”

杉萝明白的把头点了点。

后面月和和凤生谈完之后便都到院子来找他们,月和让杉萝和他一起到庙里做事,杉萝脱口而出道“为什么?”然后看了凤生一眼又看了兰心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是不是嫌她是个电灯泡太碍眼了??怎么可以这样,人家桃夭和姑爷都没有嫌弃过她呢,不过她懂的懂的。

“不可能让你们在这里白吃白住,你必须到庙里做点事来作为抵债。”月和双手c在宽大的袖袍里,这样解释道。

“……凤生你去!”我才不去!

“我才不去。”凤生果断的拒绝了,万兰心打算她去,也被他给拒绝了,“你去做什么啊?她比较能干,让她去,你还得和我去找司紫呢。”

“这样的话,那小萝只能拜托你了。”

她果然就是天生的奴隶命啊,明明他们两个人,她才一个人,怎么说也得凤生去吧,为什么是她啊?!这个王八蛋,居然拒绝得这么理所当然,亏她还因为帮他而跟蛟龙一族结仇了,啊啊啊啊真是气死我了,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们了??

最终,杉萝只能乖乖地跟月和一起下山到兰陵那边的月老庙,到处都找了也不见庙祝,记得有个庙祝的啊,怎么不在了?

“他请病假了,所以在他回来之前,你代替他做这个庙祝。”

“可我不会啊……”

“学!”月和往里面走去道“每天还得打扫卫生……”还得什么时候起来上香等等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她,叫她站在原地风中凌乱,居然要做这么多的事!!可不可耻啊??

“怎么有意见?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是不会帮凤生打听司紫的下落的。”

“如果你想用这个来威胁我的话……那你就成功了!”杉萝咬牙切齿道,“做就做,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没有钱赚啊?”

“有的,想要钱就自己在功德箱里拿。”

“真的假的?”杉萝走过去一看,还想着会不会有很多钱钱,谁知拿起来一倒就一枚铜钱,一枚!!一枚啊!!!果然是她想太多了。

“暂时没有钱,需要你自己赚,要是赚不到,你就没钱赚了。”

杉萝总觉得她是被骗到这里来的,可有得选择吗?既然要得到人家的庇护,那就得让他觉得自己有利用之处,这才是生存之道。

于是,杉萝便开始在这家月老庙住下来,先按照月和的要求将月老庙都打扫干净,擦擦这里,擦擦那里,指手画脚的烦得杉萝直接对他泼了一盆干净的水。

阿噢,她可不是故意的,手忙脚乱的,没看到他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