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62章 当局者迷

第362章 当局者迷

“不行,我已经无力回天了,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姬白卉突然什么都说不上来了,而是一个劲儿的哭着,哽咽道:“我……我恐怕没有办法再继续陪在昊天身边了,你一定要和他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实……实在对不起,把我的幸福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现在我把昊天还给你,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千万不要忘记你即是高高在上的王母娘娘,也是他的妻子,更是孩子们的娘……虽然你是个合格的王母娘娘,但你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和母亲……呵呵……因为知道所剩时间不多了,所以才敢什么话都说,希望你别恨我……”

“还有的就是……可能这次我的死要连累到你了,有人要把我的死嫁祸到你身上……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姬白卉说着又哭了,“我一直给你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是谁?到底是谁?”

“希望你他日能够原谅君陶一次……”姬白卉说完这句话后,便永远的闭上双眼了,双脚开始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变成零星。

“姐姐!!”

“娘!!!”

“宫主!!!”

金灵一看到他们来了,便起身站开,只是等他们跑来的时候,姬白卉的身体已经化为零星了,抬头望着天空四处飘散的零星,杀她的人到底是谁?她迟迟不说又在护着谁?

“娘……怎么会这样……”君陶直接跪坐在地,倒是姬白芷压抑不住情绪的爆发,二话不说的朝金灵攻击去,金灵拄着拐杖和她过着招,可她又岂是自己的对手?不到五招就被她给震飞了出去。

雪滟和雪凝也一起上,他们连问都没有问,就将金灵定为杀人凶手。所以姬白卉才在她来的时候想让她快点走,为的就是不想这样的事发生,既然她不愿意透露究竟是谁杀了她,她又不是查不到!!

“你还我姐姐的命来!”姬白芷说着又联合雪滟雪凝她们一起冲上去,但依然不是金灵一个人的对手。

君陶始终跪坐在地,望着灰色的天空伤心不已,这一切他都难以接受,娘居然就这样走了?为什么,为什么要伤害她?想到这里时,眼中满是泪水,他愤恨的瞪着金灵,紧咬着颤抖的唇瓣。

金灵手持拐杖一把将他们横扫开来,然后自己摇身一变消失不见了。

前任妖王姬白卉被王母娘娘杀害一事很快就传遍了妖界和仙界各地,就连身在闇云宫的杉萝也收到消息了,不敢相信地坐在桌旁,紧锁着眉头,王母娘娘把姬白卉给杀了?她不相信!!是有人亲眼所见吗?

听说他们回来了,杉萝立马跑过去想要见见君陶,却被雪凝给拦下了,君陶现在心情非常不好,谁都不愿意见。

拉着她的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本来在闇云宫聊得好好的,可突然有人来禀报一声,就急匆匆的走了,回来就把这个惊人的消息给带回来了。

“我们赶到的时候,宫主她……已经灰飞烟灭了……”

杉萝下意识捂住嘴.巴,“怎么会这样。”

“当时王母娘娘就在宫主身边,而当时我们收到确确的消息,宫主和王母娘娘吵得不可开交,赶过去的时候就……”雪凝说到后面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了,而是愤愤道,“这次仙界的人死定了,他们一定要为王母娘娘的行为付出代价!!”

雪凝说完就把杉萝给请回去了,让她先让君陶一个人静静。

君陶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关就是三天,杉萝再也坐不住了,便不顾阻拦去一趟书房,敲着门,听到里面没有人应答便自己推门而入,看到君陶就坐在黑暗的角落里一动不动的。

上前,盘腿在他面前坐下来,伸手摸着他的头,看到他这样,心也在隐隐作痛,“节哀顺变,你娘肯定不想看到你这样。”

“她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要杀了我娘?我娘一直希望她能够接纳我们母子俩,可是她居然……”他那刀削斧砍似的脸上涂满了憔悴的疲倦和深深的忧伤。

杉萝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坐过去,把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这事发生之后,玉帝马上就赶来闇云宫好确认这件事只是个玩笑而已,没想到是真的。

所以他离开的时候,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声息,他连姬白卉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怎么会这样!!!临走前还答应会给君陶一个交代,便匆匆的走了。

回到金灵所住的小屋时,发现人不在,不知道去哪里了,是还没回来,还是逃了?于是到处去寻找金灵的踪迹,办法都使上了,连土地都问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想来她为了不让人找到已经用上结界了,难道人真是她杀的?

如果她再不出现,昊天就要回天去下令捉拿她了!!由衷的希望她能出来解释一下!!

……

君陶靠在杉萝的肩膀上睡了一觉,杉萝动都不敢动,腰酸,腿麻了,可还是怕把他给吵醒,他这三天一定没有睡,人都憔悴了许多,娘是被杀死的,换做是她也无法睡个安稳觉。

只是她还是觉得整件事被发现得太简单了,一个是王母娘娘,权倾仙界,一个是前任妖王,权倾妖界,两位都是万人之上的奇女子,女神,交手的话不应该轰动整个妖界吗?而且还把人给打死了,一个愿意听从命令在凡间体验生活的人,又怎么会糊涂到这个地步,杀害前任妖王这一条足够引起仙界、妖界之间的战争,她一个凡人都能想得到这么严重的下场了,她们两位女神还会想不到?

如果说王母娘娘是因为嫉妒、恨姬白卉,见不得她和玉帝琴瑟和鸣的才要将她给杀害的话,早干嘛去了?为什么要等到这个时候??

可是她这个时候该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君陶吗?就怕他现在是当局者迷,一心只想着为姬白卉报仇,而不是要去弄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