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74章 上当了

第374章 上当了

大蜘蛛对着杉萝吐丝,暗叫不好,无奈之下只要从井口纵身跳下,伴随着尖叫声直接摔到井底,疼得在地上打滚,抬眸看到井口外面那只大蜘蛛徘徊了下就离开了,由于身形庞大,所以进不来。

可是跳下来之后,杉萝就后悔了,这下面黑漆漆的,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两边都有路可走,可都充满了未知,充满了危险,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拾了支木棍立起来,在心底直默默祈祷着,希望这根木棍能像初次遇到月和那个时候做出相同的决定,指引着她一步一步地走到月和身边去。

手一放,木棍直接倒向左手边的通达,杉萝拾起木棍握在手中,鼓起勇气往前走去,一手握住木棍,一手拿着木棍代替手探探前方的道路,别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只是越往里走,窸窸窣窣的声音就越多、越大声。只好止步,回头看向身后,除了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早知道听月和的话先回去好了。

“月和,你在吗?”杉萝忍不住了,呼喊着。

黑漆漆的通道里传来她的回音,连自己的回音听起来都让人瘆得慌。

杉萝真是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

“救命啊……”突然耳边传来一道盈盈弱弱的呼救声。

循着声音望去,可什么也看不到,“谁?谁在那里?”

“救命啊,求求你救救我……”是男人的声音,非常的弱,“我是这里的村民,一个月前我们村子里来了一对蜘蛛精夫妇,他们霸占了我们的村子,甚至把我们抓起来吸取阳气用以增加修为,所以求求救救我……那些蜘蛛精就快要回来了,他们一回来我就完了……”

杉萝并没有盲目的答应他,虽然心里也想救,可是她现在也无能为力啊,什么都看不到,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救?自保都是个问题,先向对方确认一些问题,“你是说一共有两只蜘蛛,还是对夫妻?”

“是的,两只。”

既然是蜘蛛精,那也能够化成人形,所以说下到这里来对刚刚那只蜘蛛来说很简单,可是它为什么不下来?

“姑娘,你自己要小心,这口井的下面是蜘蛛精的巢穴,这里面还有很多小蜘蛛,也就是他们的孩子……通常他们夫妻俩会到外面猎活物到这里来给它们的孩子食用。”

知道真相之后的杉萝差点哭出声来,也就是说方才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都是来自一群小蜘蛛的?月和,你听到了吗?你到底在哪里?还不快点给我出现,你不是说不会再让我受伤吗?!

说不定现在打个光照一下就能看到地上,墙壁上爬满了蜘蛛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看,想到这里,杉萝的头皮都发麻了。步伐下意识后退,一步两步,最后转身跑了。

“月和,救命啊——”

她这一跑,果然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开始了,而且还在向她慢慢逼近,有些崩溃的杉萝不禁发出惨叫声。

只是跑着却突然撞到个肉墙,杉萝看都不用看,伸手抱住对方那结实的腰身,把月和一怔,双手悬空,就此僵在原地。杉萝紧紧地抱住他,和他在一起那么久,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够认得出他的,而且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是她这辈子想要忘都忘不掉的。

“不是让你先回去吗,你怎么又自己来了?”月和本想教训她一顿,可说出的话却突如其来的温柔。

“我不想一个人回去,我想跟你在一起……”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住,月和的双手也慢慢地放在她后背上,也紧紧地抱住她,能够察觉到她的身体因为害怕而在微微颤抖。自从再次和她相遇时,她要嘛是爱上君陶,要嘛就是对自己冷眼相待,这还是第一次……

下一秒,两边都有人冲这里吐丝,月和拦着杉萝的身子转着圈,叫她直惊呼,我靠,这么黑的地方也能打起来?她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啊!!只是一直被月和拽着躲这躲那的,头都快晕菜了。

只是想要刚刚实在是太激动了,才说出那样难为情的话来,现在想想都脸红了,好在光线不足才没让他看到自己窘迫的样子。不过这么危险的地方,想这些好吗?只是有月和在,久违的安全感都爆发了,心里是美滋滋的。

最后只听到两声惨叫声,然后她就被月和给拦住腰身飞出井口了,惊呼了一身,两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身子之间贴得非常的近。飞出井口之后才得以看清他那张完美无瑕的侧脸。

二人一前一后的回到院子,“蜘蛛精被我给打伤了,所以今晚暂时不会来攻击我们……”月和话说到一半就跌坐在地,把杉萝给吓了一跳,“你怎么啦?”

月和抬起手背,手背黑黑的,很明显是中毒的现象,想来是方才被蜘蛛精无意间给伤到了,中了蜘蛛的毒。

杉萝想都不想就帮他把毒给吸出来,虽然不知道这招管不管用,可是她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事也不做啊。月和甚至都来不及阻止她,看着她焦急的样子就仿佛看到了以前的她,眉头不由得一皱,然后向后倒去。

杉萝吐出一口黑血来,擦了擦嘴,摇着月和的身子,看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赶紧把正在里屋熟睡的几人都给唤醒。很快凤生和兰心、月璃他们出来了,看到这一幕赶紧上前帮忙探看。

凤生查看了下月和的伤势,面色凝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摇了摇头。杉萝不由得一怔,摇头是什么意思?是说月和不行了?想到这里,杉萝忍不住哭出声来,哽咽道,“月和,你不是神仙嘛?不是连雷刑都熬得过去,这区区的蜘蛛毒怎么就轻而易举把你的命给夺走了呢?你醒醒啊,把我找回来之后先是眼睁睁地让我去爱别人,现在又要把我抛弃,简直不可饶恕,这是在报复我嘛呜呜呜……”

杉萝太伤心了,完全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倒是旁观者听得一清二楚,她一直趴在月和身上痛哭着,却丝毫没看到身后的凤生已然无声笑弯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