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81章 灾星少女

第381章 灾星少女

位于东南方位的东乌县。

刘星抱着从李大夫那儿买回来的草药,脚下生风穿过人群,头低低地,生怕被人给认出来似的。但还是被人轻而易举的认出来了,“看啊,那不是刘灾星吗?她居然还敢出门。”

不论她怎么做伪装还是会被认出来,要是带着面纱,他们肯定一口咬定她就是过街老鼠,不敢以真面目上街的刘灾星。

其实她的名字叫刘星,这个名字是她母亲给取的。

她本是东乌县城刘家千金,母亲在刘家只是个小妾,上面还有个正室,所以母亲生前一直被欺压,直到把她生下来时就去世了。大夫人王氏便认定她是个灾星,欲将她连夜送出府。

好在父亲及时赶回来阻止了这一切的发生,虽然因为母亲的死也悲痛欲绝,但极力保住她。

只是她从小就能看得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人,年纪小不懂事,每次说出来,长辈的脸色大变,就会训斥她一顿,她就会哭,说她没有撒谎,没有骗人。

越是这样,别人看她的眼色就越怪异,她那个时候并不懂得自己已然成为大家口中的怪人了。直到父亲染了恶疾去世之后,她就被大夫人以灾星的罪名赶出家里,赶到城郊小屋,身边只有一个丫鬟照顾着她。

丫鬟也因为她天天一个人自言自语像个疯子一样,再也呆不下去了,便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了。所以她便自己一个人住在这城郊小屋,谁也不曾来看她。

而来看她的死人倒是挺多的。她不想见他们也没有办法,但也受了他们不少的恩惠,经常给自己弄吃的来,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怎么能活到十六岁?现在完全可以自力更生了。

虽然她是因为他们才被赶出家门,但也是因为他们活到现在,所以一点都不怪他们。

一直到前些日子,他们指引着刘星来到河边,这才让刘星看到有个人躺在河岸边,立马跑下去上前探看,发现人还有呼吸,便将人给背了回去,着实累坏了。

刘星从这些大哥哥大姐姐们口中得知,此人中了毒,应该是活不成了,很快就要成为他们的一员了。

所以刘星才会到医馆那儿把李大夫也请过来,李大夫和别人不一样,他是个好人好大夫,不会因为她是个灾星就不给她治病,在他眼中不论好人还是坏人,只要生了病都是病人。

李大夫名叫李渊,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二举,就那个吴夲的弟子二举三红四进的那位二举,在东乌县行医罢了,医承吴先生,医术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所以遇到刘星之后,便不觉得人家是个灾星,只是拥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能够看到一切孤魂野鬼罢了。

让李渊帮忙看病,她便随他回医馆取药。今天是第三次取药了,平常极少会出门,没什么事的话都不会进城的,城中人居多,孤魂野鬼也多,眼不见为净。特别特别讨厌这些人的目光,以前她还小不懂事,一直受欺负,现在她懂了,好吧,依然受欺负。因为越反抗就被欺负得越厉害。所以应策方法就是跑,这样一来就没人能欺负得到她了。

不想惹麻烦,撒腿就开始跑回家去。家不在县城,所以时跑时走好长一段路才能回到家中,两条腿都快断了。

回到城郊小屋后就把药拿去厨房煎熬,这座小屋并不大,住她一个人绰绰有余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更没问题的。

不得不说,这还是十年来除了李大夫第一个进她的家门的人!!所以说不激动是假的。

**的男人蝶翼般睫毛轻颤了下,缓缓睁开了眼帘,微微动了下身子,陌生的环境让他的眉宇微微一蹙,双手支着身子艰难的坐起身来。

“你醒啦!”门口一道声音乍然而起,他闻声抬眸,只见门口,一袭白色的身影踱步而入,霎时间,一双晶莹深邃的眸子被这一抹倩影全部占据。

虽然衣衫破烂,却丝毫掩饰不住她脱俗的气质,却更加凸显了那份纯净和自然。

一头青丝用一根木簪子简单地挽起,多余的发丝随意地挽在耳后,黑白分明,衬得她如瓷般白玉无瑕的耳垂更加水漾动人。

心动,也只是短短的刹那。

君陶清冷的声音如寒冬腊月的天气一般,淡淡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家,我是在河边发现你的,你中毒昏迷了。”刘星一句话就将事情的经过概括了下,若不然其他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了,知道的也就只有他本人了,顺道说了句,这里是东乌县的城郊小屋。

君陶什么都记得,他被亲姨母下毒,居然还有命活着?只是身体法力半点都没有,看样子命是保住了,却成了个普通人了。

雪滟,雪凝她们……

一想到她们姐妹俩,君陶的眸子闪过一丝愤恨,可这又能怎么样?现在的他连拳头都无法握紧。

“你没事吧?既然醒了就自己把药给喝了吧。”

君陶接过碗,结果碗直接从他手中脱落,洒在床沿上落在地上摔碎了也撒了一地。

刘星一个心惊,连连说道,“没事的没事的,厨房还有,我先收拾一下再盛一碗过来。”

先是拾起碎片,再拿抹布过来擦拭一番。最后才又盛了一碗药过来,坐在床边一口一口地喂他,他也不拒绝,因为他不想就这么算了,母亲的丑,以及他的这笔账他都要亲自找姬白芷一一算清楚了。

“你是流星?”君陶这才注意到面前这个女孩他是认识的,长得跟流星一模一样。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的确叫刘星,不过是刘姓的刘,并非流星的流。”

准确的说,这个刘星是那个流星的转世吧?除了这个答案,君陶暂时想不出其他的答案了。

“你叫什么名字?”

“段生。”

段生,段生,刘星默默地在心里不停地重复念着此人的名字,真好听,人也长得特别的好看,也非常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