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83章 上街购物

第383章 上街购物

里屋,黑白无常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段生,之所以把他带到这里来是为了躲避妖界的追杀,姬白芷和万珏狼狈为奸,现在整个妖界都被他们弄得乌烟瘴气。

“那外面那个刘星是怎么回事?她是流星的转世是吗?”

“对的,没想到她居然把你给救了,真是有缘啊哈哈哈哈……”白无常笑得一脸的尴尬,段生应该知道他们是故意这么做的吧。

“你师妹的记忆都已经恢复了,你躲在这里也好,免得两个人见了尴尬。”黑无常说。

听到这话,段生的眸光暗淡了下,“她是怎么恢复记忆的?”

于是二人又一人一句的把万珏囚禁杉萝和白映雪的事告诉他,听得他握拳砸桌子,“碰”的一声,桌上的茶具跟着震了震,“岂有此理,他居然敢这样对小萝。”

“所以你更应该坚持住,重修法力,将妖王之位给夺回来,还妖界一个太平。”

“这谈何容易,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还可以像以前那样修炼。”

“是啊,你现在的身体是因为中毒才会这样,等身上的余毒清完了之后就会没事的,你别忘了你可是玉帝和前任妖王的孩子,身体不能和凡人相提并论。”

黑白无常二人不停地鼓励段生要振作起来,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他娘啊,为了整个妖界,也是为了天下。

待二人离开的时候,刘星正坐在外面打瞌睡,在她面前打了个指响,人醒了立马变得竖然起敬,被白无常给拽到一边去,偷偷说道:“照顾段生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是,两位大人吩咐的话,我一定会办好的!”其余的什么都没有问,能让两位大人出手相救的人,肯定不简单啊。

“你还得保护段生。”

“照顾还行,保护的话就有点难度了……”她连自己都保护不来,怎么保护别人?

“放心吧,段生要是想通了,就知道该怎么做的。”

黑白无常不容许刘星有拒绝的机会,转身便消失在这青天大白日之下,她其实想问一下那个鬼大哥要怎么处理,还有那个情郎又要怎么处理,算了,这种事也轮不到她管,赶紧跑了进去,往段生面前一坐,“你还好吗?”

段生把头点着,“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能看到阴间的事物?”

“打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就能看到了,这给我造成太大的困扰,有家回不得,也交不到朋友。”刘星努嘴抱怨着,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同样都是爹妈生的,就她这么怪异,突然又咧嘴一笑,“不过你要是肯做我的朋友,我这里就平衡了。”

他之前和流星是朋友,所以现在也乐意做她的朋友。

“朋友,我去给你做饭吃。”刘星跑到院子来手舞足蹈的,开心得不行不行了。

正准备吃饭时,李渊来了。还带来了一瓶可以解掉段生身上的毒的解药。段生一口仰头灌入口中,这药水先甜后苦,一条舌.头全是苦涩苦涩,最后噗的一下,吐出了一大口黑血,把刘星给吓到了,“李大夫,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只不过把他体内的毒给吐出来。”

刘星拿来手帕给他擦拭嘴巴,又端来水给他漱口,忙前忙后的姿态叫李渊忍不住想要调侃她一句,但碍于面前这位身份不凡,不想得罪,又把话重新吞回肚子里。

解了毒之后,段生又躺**休息几天,身上的力气正在慢慢恢复,不会再向之前那样手无缚鸡之力了。

他想去一趟县城买些东西,刘星本想代劳,让他在家里多休息,但他认为应该适当的走动走动,所以二人便一起进县城。

刘星还特地戴上白纱斗笠出门去,她其实不想跟他一起出门,就怕他会因为其他人对自己的看法而受到影响。因为这样的事在她小时候也曾发生过,她也是有玩的较好的小伙伴的,只是那个小伙伴的家人听说了一些和自己有关的事就不让她和自己玩,甚至还搬家,她着实伤心了好一阵子,好在心理素质强,什么事都让她熬过去了。

段生也注意到她的不自在,进了县城之后就变得有些扭扭捏捏了。

最终还是忍不住要和段生分开,“我突然想起来我还得给人家送钱去,段生你先过去买你想要的东西吧,我办完事就在这里等你。”说罢,不容他拒绝,给了他一些银子,转身就跑了。

段生只好自己去专门卖纸钱的店铺买了些符纸等材料,店铺的掌柜一看到他买了这么多黄符就好奇的打招呼问他是不是道士,因为买的都是寻常人家用不上的。

“以前是。”段生淡淡地回应着。

“那你都会什么本事啊?懂得给人看风水宝地吗?还是收鬼收妖?”

“你有什么事嘛?”他现在什么都不会,需要从头练起,好在那些都深深地记在他的脑海里,没有忘,再不济也可以请教黑白无常他们,世事无常啊,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他还会重新接触这一行。不过这感觉说不上的好,只是物是人非,和他一起修炼的师弟师妹都不在身边。

刘星把鬼大哥之前拜托她的事给办了,虽然他媳妇有错在先,但两个孩子是无辜的,她也只是吓唬吓唬她,如果这笔钱不是用在俩孩子身上,鬼大哥一定会回来找她的,那晚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事情办完之后,刘星就买了点包子在城门口等段生来,闻着手里香喷喷的包子,好不开心。只是突然被人从后面撞到,包子也同时掉落在地。

“哎呀,对不起啊,我没有看到这里有人啊。”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蓦地从她身后传来,刘星看到包子都脏了不能吃了,下意识瞪了来者一眼,这才看到是她同父异母的嫡姐。

其实她和段生一进城就被她的这个嫡姐刘湘给认出来了,才过来故意撞她一下好套话,“原来是你啊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这是在等人吗?”因为和她一起进城的男人容貌非凡,所以她非常好奇那个男人是谁。

“关你什么事?”

“妹妹,姐姐只是在关心你,并没有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