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86章 笨的可以!

第386章 笨的可以!

林夫人一直在外面听着里面二位在自言自语的说着话,都不知道他们是在故弄玄虚还是真的在和自己的儿子对话,总之都快急死人了。直接推门入内,却只看到段生和刘星,二人明显被她这个举动怔住了。

“你们到底在同谁说话?是和翔儿吗?翔儿,你在这里吗?快出来见见为娘啊……”

段生给刘星一个眼色,刘星便将林夫人给带出去,还顺带把门给关上,守在门口不再让任何人进去,“林夫人,您现在是看不见林少爷的。”

“你的意思是翔儿真的在那里面?”

“嗯,我们在和他谈判,人死不能复生,他得早日到y曹地府报到,所以在此之前得看看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他有说是谁杀的他吗?”

刘星摇头。里面的林凌翔感到非常气愤,这俩个人是来帮他的吗?分明是来解决他的!!正想冲到外面去,却被段生给伸手拦下,手中一道符纸不客气地丢在他身上,下一秒就着了起来,抬头怒目瞪了他一眼。

“你再乱动,下一道符纸就不是扔在你衣服上这么简单了。”

林凌翔乖下来了,不敢再有什么小动作,他才刚死没几天,压根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去y曹地府报到,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替你完成心愿,如果你想灰飞烟灭我也没有意见。”段生说着,还把手放在背后上的桃木剑。

“这位道长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吗!”

刘星一直在外面守着门,一直到段生和里面那位谈妥了之后,就开门出来。林夫人连连询问情况,他便让她进来,因为林凌翔想要告诉她一些事情,他让刘星代为转达。

林夫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很是伤心难过,一边骂着他,一边又舍不得他,都怪她这个当娘的没有好好教他怎么做人,现在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好在林凌翔也给林家留了后代,他临走前就想让林夫人把春花和两个孩子接到家里来,那怎么说也是林府的孩子,千万要好生照顾他们一家三口。

刘星无奈地把头摇着,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段生觉得依林夫人的性子,日后肯定会把他儿子的死怪罪在春花身上,所以在把林凌翔送走之后,便告诉她她这个儿子做了不少孽,死后必定会下地狱,为了能让他尽早从地狱出来去投胎转世,他们这个当爹当娘的必须多行善,多为自己的孩子积点福荫,减轻罪行。

要是没有善待春花一家三口,她的儿子反而会在地狱受更久的煎熬。两三下就把林夫人吓得不行不行了,连连点头说一定会照做,一定会多行善事。

收了银子,离开林府时已是夜幕降临了,正好遇到刘湘,她看到他们从林家出来,不禁上前问道:“妹妹,段公子你们怎么在这里?”

“做事。”

刘湘便把他强行拉到刘家去,一起吃个便饭。陶氏一看到刘星这个灾星居然敢踏进刘家大门,正准备让下人拿扫帚轰走时,被刘湘不着痕迹地阻止了,“娘,这就是女儿之前和您提起过的段公子。”

“欢迎欢迎。”陶氏那张脸立马就变了,开始上下打量段生一番,她女儿的眼光还真是不错啊,“小星也回来啦?那就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

刘星看到这对母女就想吐,要不是段生被强行拉进来,鬼才愿意到这里来,一句话都不说,彻头彻尾的冷着一张脸,“不必了夫人,我回去自己煮给段生吃。”特地在后半句加了重音,斜睨了刘湘一眼,将她的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尽收眼底。

刘湘转向问段生本人,只要他肯留下来,刘星愿不愿意留就不重要了,“段公子,你的意思呢?上次在城门口的事还没能谢谢你呢,希望能赏个脸……”

“多谢,夫人小姐的好意,段某心领了,只是夫人小姐是不可能欢迎段某的,因为段某身上有着和小星一样的秘密,所以这段饭还是算了。 ”刘家母女俩没想到段生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叫她们的脸上浮起尴尬之色。

亦让刘星的心里非常痛快,直接拉着段生就离开刘家,头也不回的走了。

刘湘这才失魂落魄的坐在位置上,原来是这样,所以才能和那个贱人这样亲密,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想到这里,紧紧地拽了一把手中的手帕。陶氏开始安慰起她的女儿,东乌县有钱人家多得事,没了那个段公子还有其他公子啊!

可刘湘就只想要这个段公子,陶氏猜不透她这个女儿是因为她心中喜欢,还是单纯的想要夺走刘星那个小贱蹄手中的一切。

从刘家出来之后,段生提议到街上吃顿饭,不过刘星却提议回家做饭吃,她还是不习惯抛头露面。这让他想起以前在文井镇的时候,他跟她现在的情况非常相似,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活动,很少和活人打交道,所以除了黑白无常他们,一个朋友都没有,直到隔壁月老庙来了个庙祝之后,他的生活才发生了变化。

但是他当时并没有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所以就觉得是不是刘星哪里做得不对了,所以才让大家认为她是一个灾星?刘星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自找的,小时候口无遮拦惹的祸,有时候看到活人的眉心之中黑黑的,那黑黑的是代表着此人阳寿已尽,而这个时候就会有鬼差拿着铁链站在他身边等着勾魂,带到y曹地府报到的。所以她看到这样一幕都会指着那个人说:大哥哥要把你带走了。

结果人家没多久就去世了,一次已经够诡异了,再来几次她成功成了被排斥、孤立的对象,黑白无常也好几次叫她别说出来,但小孩子嘛,还会忌口。

后来就不提醒她了,这些将作为血的教训伴随她的终身,而让她慢慢懂事,慢慢隐藏自己,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想到这里,刘星表示万般无奈,她非常笨,可没想到会笨到这样一个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