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89章 蜀山一战

第389章 蜀山一战

蜀山的上空,数十条不同颜色的蛟龙在盘旋着,不停地穿梭在厚厚的云层之中,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嘶吼。下边蜀山弟子全都聚集到了广场上,一个个身穿统一的服饰,以及一样的长剑直指上空设下了弧形结界。

砰!

一条蛟龙带头冲下来试图撞破结界,随后九条龙都下来撞一下,叫底下的弟子都显得吃力。

蛟龙一族就属万珏、万英以及各个长老最为厉害,而万珏这次派来的十条蛟龙都算是蛟龙里最为普通的蛟龙了,可普通的蛟龙也不能小觑,他们依然有无坚不摧的利爪,刀枪不入的身躯。

整个蜀山一起对付十条蛟龙也算是一件吃力的事,但还不至于被灭派。

结界每被外面的蛟龙撞一下,整座蜀山都会跟着颤一颤。以大师兄航一为首,身边有不少女弟子都撑不住晕倒在地了。

山颤.抖得厉害,刘星不得不跑出来看个究竟,结果看到头顶上有好几条龙在飞,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想去后山看看又打住这个念想,万一他们是冲着段生来的呢?!

也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一只蛟龙操着一口浑厚的声音道:“蜀山的人听着,如果不把段生交出来的话,今天就将你整个蜀山给灭了。”

果然是冲着段生来的!

身在凌霄宝殿里的王母娘娘看到这一幕不禁冷哼一声道:“真当我们天庭的人都死的吗?”随即,立马派龙王前往支援蜀山,龙对龙正合适。

区区十条蛟龙也不用去太多支援,只要让敖媚、敖春、敖荣他们去一趟就行了。随后又问二郎神天兵天将都集齐了吗?

凡间数月都过去了,二郎神这边还没准备完毕,云集十万天兵天将,这可不是小数目,最起码要准备一天,还要有作战计划,谁让时间相差这么多呢。

太上老君这边有蜀山弟子,敖广那边有四海龙王汇集,托塔李天王父子,这一次的战役都由武官武将出马,文官就不需要了,武将不行那就再加个神兽进去,只是对付个妖界绰绰有余了。

至于守护人间到时候就一起交给蜀山以及那几个修仙家族,届时就看大家的表现了。

知道蜀山被蛟龙围攻,万兰心立马千万蜀山做支援。

由于妖界一直在为祸人间,所以蜀山弟子大部分都出山任务了,一个个都还没回来,也赶不回来。所以蜀山这里的确需要支援,几位长老看到大多弟子都已经坚持不住了,便飞身出来和航一一起撑住蜀山的结界,顺便告诉他西海大公主他们很快就到了。

又有弟子来报,山下聚集着不少的狼人,只带结界一破就冲上来。

上有蛟龙,下有狼人,一个个都是高攻击的妖怪。看样子妖界和仙界一战要从他们这里打响开来了。

此时此刻,结界外聚集了浓浓的黑雾,这些黑雾都是从上空那十条蛟龙自身散发出来的邪气,正在找准机会从结界里钻进来。不是没有机会,结界上面已经明显可见的裂纹,一缕缕,一丝丝的挤进来。

裂纹蔓延开来,最后在蛟龙和狼群一起冲撞下,支离破碎了。

航一和数位长老被这一下冲撞连连后退,紧急收法。狼群和蛟龙在同一时间,一个往上冲一个往下冲,将整个蜀山都包围住。

下一秒,双方展开一场激烈无比的厮杀。

蜀山弟子不禁要一边对抗狼群和蛟龙,还要一边保护自己不受邪气入侵体内,到时候自己人都不是自己人了。

刘星看到妖怪们杀进来了,紧张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得去后山通知段生一下才行,让他赶紧离开也可以啊。

万兰心他们几乎和敖媚他们是同一时间赶来的,俩女相视一眼,眉头一挑,什么话也没有说便上去帮忙。

狼群凶狠无比,爪子,獠牙足够将一个人给撕碎,蛟龙就更不用说了,身形庞大,单单一人怎么对付一只?敖媚等人皆化成龙跑去和那些蛟龙缠.绕厮杀。

蜀山弟子则负责对付狼群,但狼群数量众多,已经在蜀山里散开了,它们来此的目的不但要剿灭蜀山还要把段生给找出来。

刘星在跑向后山的途中,下意识躲了起来,因为她遇到了两只狼人,它们正在不停地嗅着气味,都已经找到这里来了,暗道不好。

谁能来帮帮忙??东张西望的,好像大家都在前面做着激动的战斗,只好靠自己了。

对着那两只狼人吹了下口哨,撒腿就跑,把它们给引到前面去。

看到那两只狼人嘶吼着追来,刘星害怕的大叫起来啊啊啊啊……步伐不慢反而更快了,拼劲吃奶的力气往前跑着。可身后两只狼人从两只腿跑到四只腿跑,她只有两只腿压根就跑不过它们,只能抄一些狭小的小径走。

她人在假山下,两只狼人则在假山上,爪子从石峰进来抠,小碎石一直往下掉着,其中有一只还化成人形追进来,惊呼一声便矮身往前走去,这里面的路真心不好走。

直到快出缝口,脚腕才被一只粗大的手给握住,用力向后踹去,正中对方的鼻子,惨叫一声松了手捂着鼻子。

趁机跑了出去,从天而降一只狼直接将她扑倒在地。张着满是口水的獠牙,目光凶悍地把她盯着,刘星稍微歪了歪脑袋,对方的口水就留在地板上,暗暗松了口气。

“你知不知道段生在哪里?”

“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一看你就不是蜀山弟子,肯定是和段生一起来的那个凡间女子。”另一个狼人捂着鼻子走了出来说道。

“可我已经好多天没见到他了。”刘星一脸无害地把他们看着,她可没有在撒谎,的确很多天没有见到了,“我们来了之后,段生就被清微道长给带走了,我比你们还想见到他。”

“哼,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啊?如果你不知道段生在哪里的话,刚刚为何要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我当你们是白痴啊!”刘星看到假山上站着个衣袂飘飘的人,便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