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4章 初探水库

第十四章 初探水库

黄玉问:“小曹,你酒量如何?”

“我??不好意思!我酒精过敏,喝不得。这样吧!你们喝酒,我吃菜。”曹方卓回答道。

余政又开玩笑了:“小曹,不会是真的不行吧?记住!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说‘不行’。”

“老余看你说的,我这人真的不能喝。不是不行。”曹方卓连忙解释。自己可是正宗的男人啊!这是原则性问题。

“你们讲礼,我就不客气了。俗话说,‘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青’。酒是粮食精华,不喝就浪费了。”喝酒的人都觉得酒是好东西,劝酒就是帮你。

余政这个人不同,他也劝酒。却不硬劝,你说愿意喝,他随时陪你;你不愿意喝,他也就不强求了。

“小曹,我给你说。老余的酒量不错,酒品也好。在这郁关镇上也算是鼎鼎大名的人物。有首歌唱得好‘每次都会喝醉,却从来不犯错,像我这样的老百姓,谁会在乎我’。老余的人生已经充分体现了这首歌内涵。估计一年有老200天整是晕的。”黄玉明天要上班,不能喝太多的酒。他也不多劝酒,反而调笑起余政来。

曹方卓看余政的样子,没有那么一点生气的意思。反而和黄玉笑呵呵的谈论着什么。

一个小时过去了。

曹方卓有一搭没一搭的吃菜,都把肚子吃得饱了。黄玉喝了半斤白的,也把肚子整饱了,不愧为久经(酒精)考验的战士。

余政跟他们不一样,他爱喝慢酒。

悠闲的端着酒杯,吃一口菜,品一口酒,显得潇洒之极。曹方卓感觉余政和魏晋时候的雅士一样,真的洒脱。

本来就很热情的余政,在喝下三杯之后,话更多了。从时事新闻到陈年旧事,从天文地理到娱乐资讯没有不知道的,真是奇人啊!

黄玉在一边小声的告诉曹方卓,余政这个人平时说话都很严。但喝酒之后什么都说,他的话听听就行了,别太当真。若是困了,就自己去睡,不用管余政。余政以前经常一个人喝酒都喝醉,醒来的时候,有时在**;有时在桌子上,多数时候是在地上。

聊了一会,黄玉说他喝好了,就摇摇晃晃的到侧房里去睡了。本地的天气热,一般不用被子,就往床或椅子上一躺就好了。

曹方卓瞌睡本来就少,加之受不了酒气。侧房里黄玉也没少喝,一样的酒气熏天,他自然无法入睡。不如陪余政坐会儿,听他摆龙门阵。

余政的反应有点迟钝了。就连黄玉和曹方卓说话,他都不清楚,还在哪儿自言自语。这会儿估计喝了八两多,还没有停止的打算。

由于曹方卓已经知道,水库最近的付家坝会是他经常接触的农民。所以对这些事都认真听,希望对自己有所帮助。

其中最有感触的是两个人。

曾胜利。快四十岁了,瘦骨嶙峋的模样,简直就是竹杆。喜欢结交朋友,可却是个两面三刀的人物。经常传递一些说三道四的小道消息,破坏朋友之间的感情。

而且曾胜利很霸道,不管有理没理,都喜欢耍横。

前些年,他儿子曾洪上小学。老师让曾洪打扫卫生,曾洪不光不扫,还直接跑回家。(每个学生都要打扫一次。)

对父母撒娇,说不去读书了。

曾胜利不光没教育儿子,还跑到学校去闹。

乡亲怎么劝都不行,最后他老子提起扫追他。才把这件事压下来,从此以后,曾洪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曹方卓想:丫的,就知道耍横,有本事不让儿子去上学啊。现在的学生不守规矩,家长社会不认为有什么了不起。还说孩子有错很正常,加强教育就会改。

实际上呢??不说别人,就拿自己来说,当初父母是如何劝自己,最后呢!听了吗?唉,要不是得到修真传承,自己一定会窝囊得要死。

另一个人也是奇葩,就是队长付玉华的小儿子。

父母辛辛苦苦的把他拉扯大。虽说没有说上大学,但高中还是混毕业了的。这个地方能读高中的不多,算是个人才。大学什么的,就不是这个地方能想的。

可是这家伙倒好,结婚后连家都不要了。开始说老婆管得严,孩子只能送丈母娘家去。后来不光拖欠付玉华俩口子的养老费,还想从老俩口这儿捞一把。经常说付玉华俩口子偏心,不管他这个小儿子,只要大儿子。

曹方卓都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个付开方。一个人连父母都不尊重了,关键时刻他能靠得住吗?不过,这八十年代的男人,有不少这种只顾老婆,不要家人的牲口。

这两个家伙被称为付家坝的毒瘤,大家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也没多说什么。

不知不觉中,余政把知道的事都说出来了。有些东西是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说的事儿,这时也无意中全说了。

余政一个人喝都用了两个小时。心满意足的他,也感到有点晕,到处转悠,好像是在找床。曹方卓马上搀扶着他,去侧房休息。

曹方卓一个人收拾好碗筷,坐在桌子边休息。

回忆水库环境的环境,思考以后的养殖方向和近期的安排。

几座山是无法利用的,幸好自己当时没有租下来。

水库的水质常年检测着,养鱼是没有问题的。以前不论放养多少鱼苗,收获都只有那么一点点。这个问题一定要调查清楚,不然以后自己内裤都要被亏掉。

湖心岛,可以好好设计下,总是荒着也是浪费啊。

如今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调查出水库里的鱼,会大量减少的迷团。

想到这儿,他就走上堤坝,呼吸着新鲜空气。现在天已经晚了,到处漆黑一片。就留下堤坝的聚光灯,在那坚强的工作着。

堤坝被灯光照得如同白昼,水库却依然躲在黑暗中。

曹方卓打算用神识查看一下水库的具体情况。

他为了避免别人发现异常,就坐在堤坝上。把身体靠在斜坡上,好像是躺在上面歇凉一样。

曹方卓修真已经一年多,神识的运用自然熟悉无比。

不过,他的神识不强,能笼罩的范围不大。全方位的施放只能有探查到周围20米的动静,缩小成一束手电光的大小,就能够1千米的动静,500米的所有物体形状及特征。

神识从印堂发出,悄无声息的进入水库之中。

当然神识进入水库后,反馈回来的信息是水中的微生物正常。这样看来水应该适合养鱼的,那么应该其他原因使养殖失败。

很快神识达到水库的底部。

水底有许多淤泥和螺丝,蚌壳。用神识往下探了探,淤泥大概有半米深的厚度。有许多碎石,嵌在黑色的泥里。基本上所有的水库,都是这个样式。淤泥上面没有鱼骨,也就是说鱼并非自然死亡或被捕食。

搜索到了离堤坝五十米远的水库底部。这个范围内,鱼还是有的。就是数量太奇怪了,各式各样的鱼,加起来都不超过十条。

所有探测过的范围内都是正常的。

没有探查的范围太大了,神识根本不可能全部覆盖,曹方卓现在还没有这个本事。

曹方卓将精神力集中,像手电筒一样呈圆柱状,左右来回探视水库。神识继续沿直线朝湖心岛方向移动。

五十一米,六十米,七十米

终于在离堤坝六百多米,到湖心岛近两百米的地方发现一个暗洞。

不过,就算有暗洞,鱼也不一定要往里钻啊。

还有这么多年,怎么没人发现这个洞呢。虽然离水面有50米深的距离,但现在什么科技没有。

更为奇怪的是水库的水没有向外流,水位也没有下降。

曹方卓把衣服裤子都扒了,放在堤坝边,然后穿着内裤钻进水库。

这个时候的水并不太冷。加之今天的大太阳,上层水温还是可以接受的。越往下温度越冷,到暗洞那里的时候,温度只有几度的样子了。

修真者虽然在水里不能呼吸,但是因为灵气的运转,在水里待个一两个小时还是没有问题的。

神识进入暗洞中,曹方卓就发现这原来就是落雁山上流下来的泉水。也算水库的水源之一,应该没有问题。可是水库其他的也没有发现问题啊,鱼怎么就会大量减少呢。

这时,曹方卓突然发觉,暗洞周围两百米的距离里,都没有任何动物在水里游动。最为奇怪的是,一条小青鱼在闯入离暗洞两百米的距离时,径直的冲进洞里去了。

曹方卓敢肯定,这暗洞有古怪。

是什么东西能把鱼都往往暗洞里引呢!不会是吸力,因为水在往水库里流,所以按正常的规律,向水库里游的压力更小些。

神识小心翼翼的探进去,一阵舒爽的感觉传过来。就连因长时间使用而感到疲惫的神识,好像都回复了大半精力。

曹方卓知道是什么在吸引动物们。

灵气,浓郁的灵气,而且还是可以被动物主动吸收的灵气。

不可思议??

曹方卓自从修真以来,路过的地方也不少,可是哪儿的灵气都是淡淡的。按修真的需要来说,简直是微不足道,还不容易被自动吸收。

这里真是一块宝地,曹方卓已经下定决心把灵气占为己有。修仙之梦幻庄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