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24章 吃苞谷粑

第二十四章 吃苞谷粑

曹方卓知道只要把尸体处理好,自己就没事了。他在余政和付玉华的劝说下,独自回湖心岛睡瞌睡了。一夜未睡,大家都有些疲惫。

所有人也都各自回家了。这一件大案的告破,只能做为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谈。

曹方卓回到岛上,虎仔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

用灵气给它提提神,然后喂足奶。曹方卓还给虎仔解释说:这次是意外,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他怕虎仔以后不听话,那样以后就麻烦了。

还好虎仔听明白了似的撒着骄,吃完奶还不忘用头蹭着他。曹方卓用手不断抚摸着虎仔,让它睡得更舒服些。

这次劫持事件给曹方卓的感觉,就是他的本领还有待加强。

火云刀的威力很强,但只攻击了两个人就消失了。若是敌人多些,自己就凶多吉少了。所以加强法术修炼,是必须的;功力的提高,是必要的。总之,修炼尚未成功,老曹我还需努力啊!

时间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

没有什么事情能经得起时间的洗礼。想想半个世纪前的南津大屠杀、几十年前的唐珊大地震、几年前印泥海啸、闻川大地震,都让人们伤感、痛心。

可是,时间逐渐把它们从国人的脑海里抹去。

当大家追求岛国动画的时候,人们忘记了这个国家曾经给我们带来的灾难。甚至在看到电影时,一些人发出岛国的人不可能那么坏,电影拍得太假了的言论。这就是时间对那场灾难的侵蚀作用,当然家长的教育也有问题。这些年青人的长辈,都没有人经历过那场灾难。何况他们呢?

不想这些远在天边的事情了。曹方卓知道被劫持的这件事情,也会被时间逐渐抹去。那怕是公安局的人,若是不看档案的话,一两年后都谁还记得这件事。

现在可以把黄毛他们的‘离奇失踪’可以不管了。加强实力才是必须抓紧的要务。

若是让玉泉老贼,知道自己得到玉真的传承,还不把自己生剥了。何况,这滇南省是贩毒的必经之道,再发生今天的事情,自己可不一定能应付得了。

宁静的小岛,清新的空气,让曹方卓心情大好。大家都以为他受了惊吓,需要休息,这段时间不会有人进来。这个修炼的大好时机,怎么能够错过呢。

第一次修炼第二层心法后。曹方卓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都是青涩的,不完美的。

从曹方卓吃下辟谷丹之后,修炼了近三天,他的真气只有十分之一转化成法力。在聚灵阵里修炼居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他才感觉到修真无甲子啊。

把真气转为法力是第二层心法的前提条件,可以算入门功夫吧!这都花了他三天,以后若是只有几小时修炼,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入门。

他根本不会想到,以后修炼的速度比第一次更慢。这次压缩时,真气很丰富的情况下都这么难,以后真气总量逐渐减少,难度不是更大了吗?

明知吃辟谷丹是一种不好的事情,曹方卓还是不断的服用。他不想因为饥饿而中断修炼,吃辟谷丹可以增强修炼的连续性。以后尽量每天修炼一段时间,减少辟谷丹的使用。这也是因为第二层功法太难了,他的精神不能坚持那么久。

看到戒指里还有几千颗辟谷丹,以后遇到特殊情况也不会被饿死。

接着又休整了几天,把买了的西红柿种子、莲花白、茄子全部都种下去。这样一段时间后,自己的菜就不用愁了。剩下的地全部种上牧草,等雏鹅长大以后也不用专门去找青饲料。

曹方卓觉得这个日子,和以前在家里没有什么不同。

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生活其实挺自在的。现在他感觉修炼真的很爽,自己体质、实力都得到增加。就连自信心也大大提高,心情也畅快不少,颇有几分笑看风云起的感觉。

曹方卓想建立四个鹅舍,实现鹅鱼套养。这修建的事情肯定要让余政或付玉华帮忙,看来又要出去一趟。

划着橡皮艇,就朝水管站而去。

在这没有污染的水库里,水是清澈透明的。在蓝色天空的映衬下,水也呈现出浅蓝色。虽说水是透明的,但因为深度的原因,在水面上也看不到鱼儿的踪影。

不过,在曹方卓神识的探查下,整个水库的鱼儿分布情况一目了然。

水库里的生物分三个层次。

以小岛为中心,直径近五十米的范围,生活着从暗河里出来的大鱼,都是近十斤的大鱼,也可以称为老鱼了。他们有些互相**,繁衍后代。把聚灵阵最核心的地方占据了,当然小岛不包括在内,毕竟鱼在水里。因此,享受最高灵气浓度的曹方卓同鱼儿一样快乐。

第二层,是刚放入不久的鱼苗。这些家伙始终都围在离小岛100米以内,就算偶尔出去捕食,也会以最快的速度返回。

第三层,各类微生物,蚌壳、螺丝以及一些感觉不敏锐的鱼儿。一般都游弋在浅水处,这里的灵气要明显减少许多。想想也是,要是全部的鱼都能感觉到灵气,前些年水库不是一条鱼都抓不到吗?

看来,同一种动物,他们个体间也是有个智慧的差异的。

曹方卓在观察鱼的时候,发现一个现象。最里面的鱼平常不喜欢游动,但发现食物时游动的速度,快得有些异常。而外围的鱼,平时到处游动,捕时的动作要比里面的鱼慢上好多。

这难道是灵气对生物的影响。那么这些长期处在高浓度灵气里的鱼,是不是更有营养呢??

水管站一切依旧,余政精神也恢复过来了。每日照样喝酒,闲逛。

看到曹方卓的到来,余政的热情简直超出想象。想想当天的情境,嚣张的暴徒无所顾忌。已经打算下黑手了,是曹方卓的话,把他余政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后来,暴徒逃跑时,又是曹方卓让他逃脱了成为人质的危险。

人都有个感恩的心。有些人的感恩之心,会因为利益而被蒙蔽。有些人的感恩之心,会性情大打折扣。不过你对人的好,他多少是记得的。只不过能否回报,就是一个问题了。

余政对曹方卓的救命之情,始终是深记于心的。

这几天没去找曹方卓,是想到他受到惊吓需要休息。看曹方卓几天都不出门,他还以为曹方卓有心理阴影呢。却不知道,对余政没有去打扰他修炼的事,曹方卓很是满意。

余政觉得应该好好的让他散散心,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呢。就只有进山,余政对山里的情况不熟悉,冒然进山是件危险的事情。所以他打算先找付玉华商量一下,让付玉华带队进山。有付玉华这个老油子,那就好办多了。

曹方卓跟余政一通乱侃,两人都觉得要找付玉华的麻烦才行。上次,曹方卓和余政都被吓了一跳,付玉华屁事都没有。让他办招待,不然心理不平衡。

付家坝风景依然美丽,竹林中的小屋里更加热闹。

付玉华家的小狗,已经开始乱跑。老黄狗只是偶尔看一眼,对于小狗之间的打闹,一点都不关心。不知道是认为手心手背都是肉呢;还是认为小狗的行为只是玩玩而已,不会出问题的心理。

当曹方卓他们的脚步声传过去时,老黄狗警惕的注视着他们。一会儿,就放松开来,老家伙竟然能认出他们来,不容易啊。

余政让曹方卓喊一声。

来了几次,都是余政招呼的,现在换换。其实,他和付玉华交往的时间多,没事就来玩。曹方卓来了这么久,就只来过三次。每次都跟在后头,应该让他主动点,宅男性格是要不得的。

“老付,来吃你的包谷了。”曹方卓,一开口就说了句玩笑话。

付玉华跑出来,一看曹方卓和余政,立马把两人让进屋。说道:“小曹,老余。是你们两个啊!快进来。别说,现在正是吃包谷粑的时候,等下让老婆子去弄。”

曹方卓连忙劝阻说:“老付,算了。上次在你这儿喝酒,就已经添麻烦了。怎么好意思再打搅呢。再说现在包谷都没熟,怎么可以这样糟蹋!”

余政却在一边说道:“小曹,不用劝了。包谷才多少钱一斤,我们天天吃,都用不了多少钱。就是嫂子有些受累了,不如我们三个去打包谷。”

“小曹,你要向老余这个吃货学习。农村人都是耿直得一根肠子通屁股的。我们之间打交道,有事直接说。”付玉华说。在农村人眼里,粮食是珍贵的,但是粮食也是不值钱的。很少去计算粮食能卖多少钱,他们都是喂猪之类的。

曹方卓想,上次本来要出点钱,算自己请大家。结果付玉华生死不收,看来自己的人情是欠定了。至于这包谷的事,就是麻烦点,他也不觉得这玩意多值钱。

几人出门开始准备材料了。

付玉华的地比较集中,他告诉曹方卓。队里的地都根据自愿的原则,把所有的土集中到一起,所有的田弄到一块。这样方便农民管理,更好发挥机械生产的效率。

余政取笑他说:“还机械生产呢,就是打谷机收谷子,用脱粒机打麦子而已。说得跟实现了现代化似的。”

几人一边说笑,一边挑选包谷。包谷要选已经全部成形,但包谷粒还是浆液的。不用太多,掰了十来个就好了。一个包谷有一斤的样子,把包谷脱粒,然后用磨研成浆就可以了。修仙之梦幻庄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