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33章 巡视鹅舍

第三十四章 进城购鹅

草鱼现在还没有吃牧草的能力,水库中的浮游生物才是它们生长所需的。等它们长大时,牧草就能满足它们的需要了。

小菜苗也长得精神抖擞的,不过,它们离长大还早得很。

至于带回的草药,因为时间的问题,最后成为了药材。

曹方卓打算再跑一趟县城。

毕竟要把鹅喂养起来,自己的事业才算起步。

另外,也可以把家里的东西补足一番,戒指里现在可没有多少东西了。

水管站是曹方卓进出的必经之路。从门口一眼就看见余政,他正在无聊地看着电视打发时间。要是让网友知道了,又要说他不务正业了。

曹方卓说:“老余,好悠闲啊!”

“小曹,你来得正好,我耍得无聊呢!找人搓几圈!”余政看到他,立刻站起来招呼他。其实,他们这种工作人员真的多了,每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做。

“没空啊,今天去趟县城。要不要帮你带点东西。”曹方卓问。

余政说:“去做啥?买东西就算了。前天已经让他们给我带了,以后再让你帮忙。”

“鹅舍建好了,打算去买点雏鹅。”曹方卓说。

“喂鱼和养鹅都很累,你要做好准备。不过,你娃儿这样整,看来是没得什么干方。”(方言:没有前途之意。)

“还不是你们带我去耍的,我以后天天守在岛上。我就不信,搞不出名堂来。”曹方卓假装生气的说道。

“不是说你懒。你娃儿的技术不行,我不看好你。”

“嘁!你怎么知道我没技术。告诉你,我可是得到神仙指点的。”

余政一听,哈哈大笑起来。说:“神仙不管这些事情。要想喂出名堂,要问农技员。”

“你等着看,我的技术杠杠的。”曹方卓说。

按说曹方卓应该买辆车,这个家伙却不是这么想的。

买小车的话,他消费不起,也没有地方可以停车。摩托车倒不贵,就是驾驶很危险,没地方也也是原因之一。

他也不想想,戒指那么大的空间,有什么装不下。不过,他长期在岛上面住,外出的机会不多,也是事实。

其实曹方卓也担心,车辆会造成尾气污染,影响他修炼。

别人觉得很累的走路,对他的身体来讲,小菜一碟。农民到镇上都是走,也没有几个买车的。最最主要的是,他还没有学会自行车,更不用说摩托和小车了。

还有就是,经常听说摩托、小车出事故。他被撞了倒无所谓,就怕自己开车把别人撞了。现在城市里多少行人,都可以无视交通规则,何况法律意识淡薄的农村。

对方要是身体结实还好一点,若是身体差了,那是生不如死。这样撞人的麻烦,要供养一辈子。受伤的在病**的人,也是生不如死。

而且现在这个社会,你再有理,车子撞人,车主就一定要负责。

除非你的关系好了极点,还没有一点责任,才能脱掉干系。不过,那样依然会被人戳脊梁骨。虽然你没有错,谁叫你有车呢!

现在老百姓的仇富心理,已经到了变态的那种程度了。

更过分的是朋友顺风车问题。

你让他上车吧!

出了事情说不清楚,你肯定要负责。就是不出事,交警也说你违章。

你不同意吧!人家都说你不够朋友。

曹方卓担心,这些说不清道不明事情,万一发生了的话。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更没有人说情。

不过,在路上走得时候,被车子撞了。总不能说我把车撞坏了,找我的麻烦吧!

这些因素造成他,每次上街都是步行。还好他步履如飞,普通人一个小时的路成,他十多分钟搞定。

到了镇上,他搭车到了县城。

这段路他没敢走路,这里的人多、车多。他要在公路上全力一跑,大家还不给他吓疯了。

曹方卓下车后,没有先去买鹅,而是把东西补足。

想到这几天进山都是挤在一个帐篷,那个难受啊!

这里说明一下,曹方卓一个忌讳。

睡觉的时候喜欢一个人,有别人在他会不舒服,当然,老婆之类的除外。所以,这几天他都是在忍耐中度过的,期待自己有各独立的空间。

帐篷、睡袋都必须有,而且要双份。

高压电警棍准备两个,刀子也要准备一些。

这些都不是他,准备自保的东西。而是为了抓到哪些,他不想杀死的猛兽贮备的。刀子是为了野外的时候,整理食物方便准备的。

想到野外生活,灯是必须的。

以前以为有神识就天下无敌了,结果那么凶猛的怪物都没有发现。早先准备的电瓶灯都不行,只能改用强光灯。

等他把想买的东西算下来,居然需要花费几十万。

不管了!

钱这东西对修真者就是一张纸而已,花了再说。

在这个思想的指导下,戒指里面的东西比一般的超市都还有丰富。

曹方卓把它们分成五部分。

鲜肉、整鸡、整兔左上角十个立方的空间。衣物、帐篷等棉织品右上角八个立方左右。武器一类的枪、刀、警棍左边。袋装食品,普通粮食放在右边。药材和丹药、灵石都放在右下角。

剩下的空间还装着,曹方卓取了一百万现金以防万一。两袋黄毛他们留下的东西也放这儿。

东西买得差不多了,他才开始去找买鹅的地方。

路过电信的时候,曹方卓才想起。自己来这里都一个多星期了,还没有和父母联系。姐姐哪里一直都没打电话,看来又要被念叨了。

先给父母打去电话,说了下自己的情况,让他们不要担心。叮嘱他们保护好身体,又时间在回去看他们。结果曹天友按先前说的,把钱打过来了。曹方卓想想,钱放哪儿都一样,也没又去多想。

给姐姐和侄子分别打去电话,才得知姐姐都要当奶奶了。

真是岁月如梭啊!

不知不觉都老了。

修真之后,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活多少年?自己的生命,按常规来说,好像过了四分之一好要多一点。

在县城把东西都采购完毕,时间也用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晃荡了半天,找到种鹅养殖户。

有些东西说穿了,其实都差不多。

比如卖鹅的,基本上家家都一样,没有人会专门卖病了的。当然,管理不善出现了问题,为了减少损失,病了的也会卖。

曹方卓问:“老板,你这儿的雏鹅怎么卖?”

“10块!”老板麻溜的说。

他已经说了不下一千遍,一问价条件反射就说出来。玉河这个地方的雏鹅、小鸡、小鸭等买卖,都是两只一起算价,也就是说老板报价是10块钱两只。

“老板,你这儿有多少雏鹅?”

老板吃惊的望着曹方卓。一般情况,买家都是先问价,然后讲价或者说数量,这位倒好,直接问总数了。不过,他也不含糊,直接了当的说:“有近一千,怎么样?你能吃下吗?”

“少了,至少要6000只。”曹方卓淡淡的说。

他要试行鱼和鹅的套养,来之前已经按鱼苗和雏鹅的比例算好了。现在必须喂养6000只鹅,这样能够完美的实现,鱼不用补充饲料,鹅物尽其用。

曹方卓认为若分几家买,售后服务就成了问题。所以,他希望能在一家,把鹅全部都买齐。

“什么?6000??这个市场就只有老刘哪儿有5000多?老板你不想买,也不用开玩笑啊!”老板不敢相信曹方卓能买那么多,说话都结巴了。

要知道现在已经过了,养雏鹅的最佳时机了。曹方卓张口就6000,这事就是整个玉河都少见。曹方卓的话,真的让他不敢相信。

曹方卓也想早点买了回家,滇南省的天气变化快得很。现在是阴天,说不定一会儿就是艳阳天,那样对雏鹅的运输是不利的。所以他问得也直接,既然这里没有了,就换一家。

“请问刘老板是那一家。”

“东边第二家。”

“谢谢!”

曹方卓找到刘老板说明来意,刘老板也好说话。知道曹方卓这么照顾他,非常高兴。他去别家匀几十只雏鹅,刚好能到6000只。他说,以后关于雏鹅的事情,都直接找他。

曹方卓打算和刘老板长期合作的,水库要长期保持鹅的数量在6000左右。

母鹅下蛋是可以留下,公鹅除了几只做种的都要卖掉。这是又要补充小雏鹅,而且数量也不会少。

两人留了联系方式,有什么饲养上的问题,曹方卓可以问。若是他需要雏鹅,可以预定,或让刘老板给他送过去。

“刘老板,我在郁关镇的红云水库,能不能麻烦你送一趟。”

“没问题,我亲自去一趟。以后你要买鹅的话,就说一声。我送过去就是了,免得你跑一趟。”

这么多的雏鹅,刘老板用了两辆处才送完。

小雏鹅10只,一个小笼子。这些竹编笼子是高10厘米,直径40厘米的圆柱行。

上下能装四五层,还好笼子的底部垫有稻草,不然下层的雏鹅就遭殃了。这个圆形也让空间增大不少,空气也就流通多了,有利于雏鹅的生存。

货车有三个座位,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

刘老板专门请来送货的,别看岁数不大,已经跑了好几年了。刘老板坐中间,曹方卓作边上。

路上,刘老板不断的告诉曹方卓养殖的经验。

比如:前两周,只能舍养,每天放水不能超过半小时。食物必须青饲料占65%以上。还有就是那些药物能用,那些能用。

历经千辛万苦的奔波,雏鹅全部都运到岛上。

刘老板对于曹方卓的鹅舍很满意。不过,他给曹方卓建议,先在一个鹅舍把雏鹅养到30天后,才分圈饲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