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38章 隔空摄物

第一卷 山村修炼 第三十八章 隔空摄物

清晨,从修炼中醒来的曹方卓,收完功却没有起身。

他坐在**,无奈的感叹着。看小说中的那些武林高手,都可以隔空摄物,飞花伤人。可是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总是弄不明白。怎么样才能把远处的物体轻松的抓过来呢。

真气离开身体那么远,真的还能控制吗?

若不是真气控制物体,又是什么把物体抓过来的呢?

飞花伤人,真气要怎样做到伤人,却不伤到花呢?

遇到这种什么事情,都要问个为什么的宅男,真是麻烦啊!他曹方卓怎么就没有当科学家呢。这个以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为主的职业,才是最适合他的。

胡思乱想的曹方卓,从戒指里拿出一个苹果,“喀嚓、喀嚓”几口就搞定了。

对于修真者来说,身体的消耗很少,食物地补充作用也降低了许多。一天吃上一顿,就完全可以满足自身的生理需要。吃点水果、弄点饭菜,只是为了过过嘴瘾。

曹方卓把苹果核往垃圾兜一抛,果核一道弧线划出,他就知道扔歪了。

想到要在地上去捡,曹方卓就觉得麻烦。

满脑子都是想着,果核要是进去了多好。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由于太专注了,曹方卓的神识在不知不觉之间就锁定了果核。果核在神识的控制下,改变方向掉进了垃圾桶。

曹方卓想:从戒指里拿东西,改变果核的轨迹,这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神识可以直接对物体产生作用吗?

在他的意识里,神识就是身体里起作用,最多可以用精神攻击,伤害对方的精神。对于用神识直接做物理活动,真的行吗?

他表示怀疑。

记得广告里有一句话,“快到碗里来!”

曹方卓不断的对着桌子上的水杯念叨着,“快到手里来,快到手里来。”

不断的模仿着从戒指里拿东西的感觉,想要把杯子弄过来。经过十多分钟努力,终于把杯子给弄得手里了。

不断的实验告诉曹方卓,神识的确有控制物体的能力。

不过,隔空摄物要看物体的重量和距离。

一斤左右的物体,只能在十米之内;五百米内能移动一两的东西;五克的东西,一千米以内都行。

这种隔空摄物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东西直接从原来的位置到了手里。因为速度太快了,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移动的轨迹。

如果去当然小偷的话,已经算是到了最高境界了。

以前武侠小说中描绘的妙手空空,大概也就这个水平。

他玩得不亦乐乎,却没有想到神识消耗相当巨大。直到十多分钟后,曹方卓有些头痛的感觉了,他才不得不停下来。

走出房门,才看到三小都站在门口等他开门呢!

本来已经打算给三小调奶的曹方卓,刚才玩得性起,把这事给忘了。

看着可怜兮兮的三小,一边在那里解释,一边调奶粉。很快搞定了三小,可那群可爱的呆头鹅,还等着自己呢?

曹方卓终于知道了,养殖还是有些工作量的。

幸好在聚灵阵的帮助下,雏鹅对温度的要求并不太高。饲草和大米都是现成的,喂起来并不麻烦。灵气促进了生长,雏鹅的食量却没有明显的增长,这是怎么回事呢?

曹方卓一点都没有弄明白。

喝完奶的三小,又都跑回各自的窝里待着,悠闲的享受着灵气的洗礼。呆头鹅吃完东西都停水中不动,就围着阵眼打盹儿。

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动物。

清闲下来的曹方卓感觉精神不错,站在岛边看着水库的发愣。

清净、无为的修真观念,潜意识中不断影响着曹方卓,让他逐渐失去了和别人争名夺利的欲望。

难怪玉真的那些师叔不闻世事。

以前的修真者中,愿意当掌门的都很少。费心又费力,费力还不讨好,谁又愿意傻乎乎的做掌门。

只有千年难得一遇的奇葩——玉泉,这种权力欲很强的人,才会去争当掌门。偏偏没有人会同意玉泉这种人当掌门。

修真者讲究的就是无欲无求,你一个权力欲望强烈的家伙当掌门。还不把整个师门推上争名夺利的浪尖啊!怎么发展师门,不被灭门就算好的了。

曹方卓的眼光,很快被水库浅水中的螺丝、蚌壳吸引了。

小岛四周的水不深,刚刚能淹没过膝盖,凉凉清水让人惬意。

由于聚灵阵的影响,岛边在长着茂盛的水草,形成了螺丝喜欢的环境。加之灵气充沛,螺丝的数量比其它地方多。

螺丝有药用价值。

小时候流鼻血,家长就用螺丝烧来给小孩吃。说这样能治疗,具体疗效曹方卓也不太清楚。但是他知道螺丝不论是烧、煎、炖都是美味。

蚌壳,外形扁扁的,如同合拢的双手,中间鼓起边缘紧合。平时都是靠吸收水中的微生物,以维持生存所需要的营养。

蚌壳的肉质非常好,尤其是这些大型的淡水蚌的肉更是好。蚌肉不论是炒、炖、煮,味道都不错。相对于其它食材,另有一番风味。

对于吃货来说,有什么可以吸引他们,答案是美味。

曹方卓已经被这俩样东西勾起了食欲,眼前已经出现了香喷喷的大餐了。

螺丝有着吸盘,它们喜欢紧紧的吸在石头上,摸螺丝的时候,只要在石头上摸一下,就能抓到不少。曹方卓就算在岸边轻易地摸到螺丝,你可以想象螺丝的数量。

跑到屋子里拿出一个塑料桶。装上盐水,把摸到的螺丝丢进去。这样可以清洁螺丝的肠道,炒出来的螺丝不会有脏东西。

对于厨艺不过关的曹方卓来说,想吃美味只能依靠别人了。

并且余政、付玉华都经常照顾自己,带着螺丝蚌壳去找他们。让他们也尝尝聚灵阵滋润过的美味,当然自己也可以尝鲜,这是双赢得选择。

曹方卓感觉弯着腰到水里去摸螺丝,体现不出他的优越性。同时腰杆长期弯着,也有些酸痛,水也会弄浑,降低速度。不如用新方法,既快速,又方便,而且可以锻炼身体。

只见曹方卓右手一伸,神识锁定一颗拳头大小的螺丝,意念一动,螺丝就出现在手中。

“哈!哈!!哈!”

曹方卓得意的笑起来。

早上练习隔空摄物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实际运用。现在才体会到,这一技能的实用性。锁定并拿走远处的物体(螺丝),用手里的东西发动攻击(把螺丝丢进桶里)。这样练习了投掷目标的准度,也掌握了力度,一举多得。

螺丝,蚌壳都成为曹方卓练习的目标。

没有多长的时间,塑料桶里装了整整的一桶,好几十斤。

这点重量不算什么?

不过,农村没有冰箱,这大热天的,只能吃一顿。这样看来,桶里的螺丝和蚌壳就差不多了。

三小都在聚灵阵里不愿出来,就算曹方卓给它们说自己要外出,也没有改变它们的想法。只好把奶调好,放在它们身边,让它们饿了自己喝。

曹方卓想不到,三小和他差不多。基本上一个星期吃一两次饭,就可以满足身体的需求。不过,吃货养的动物也是吃货,所以每天三小才会按时找他。其实,它们根本就不是饿了,而是要曹方卓记得它们,顺便过过嘴瘾。

把螺丝和蚌壳的混合物提上橡皮艇,划着小船儿,就朝水管站跑。

远远的就喊上了:“老余,有好东西哦!”

余政听到曹方卓的声音,立马跑出来。打趣的说:“小曹,平常跟大姑娘似的你,今天想到了出门呢。”

“嘁!不知道天热啊!!没事当然在屋子里玩电脑,看电视了。老余,我跟你说,我今天弄了好东西。”一边反驳,一边把水桶提下来。

余政跑过来一看,发现是螺丝和蚌壳,也感到高兴。

这些农田和堰塘里都有,不过,数量很少,不够撮一顿的。现在有这么多,他当然高兴了。

“是好东西。怎么?技术不过关,想我帮忙了。”余政一点都不给面子,直接揭曹方卓的断。

“说什么呢!前些日子,没有少让你和老付忙活,今天撮一顿。”曹方卓当然不能承认,反驳说。

余政点头表示同意,同时问道:“喊老付过来,还是去他们家?”

“去他们家。老嫂子也辛苦了,一起款待。”

“好,就去付家坝。哪里有河水,可以打整蚌壳。”

付家坝离水管站也就几步路距离而已,俩人很快就到了付玉华的家。

付玉华俩口子扇着风扇,无聊的看着电视呢!

“老付,来整沙壳。”余政对付玉华嚷道。

付玉华可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当然明白余政的弦外之音。他笑骂:“老余,你什么时候,有这个东西的,怎么我不知道。”

余政仿佛没有听明白付玉华的话,转而调侃曹方卓,道:“是小曹的,我只是帮忙。呵呵!”

曹方卓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一看俩个老男人色迷迷的样子,再加之俩个人的对话。就知道不能加入他们的对话,不然肯定会闹出什么笑话来。

付玉华也不打算继续开这种玩笑了,说:“小曹聪明。蚌壳、螺丝都是养鱼得大忌。现在把它们清理了,养起鱼来,更顺利。而且它们还是难得的一道美味。”

“就是馋了,才抓了一桶。”曹方卓可不能说,因为自己练习隔空摄物,才弄了这么多。

付玉华看了一眼水桶里密密麻麻的田螺和蚌壳,转到屋里拿了俩个家什出来。

“螺丝要用开水绰一下,再用钻子把肉撬出来。蚌壳直接划开,用盐水盐渍一下。所以要先分开。”

“哦!”曹方卓和余政并不知道怎么处理。

听到付玉华的安排,才明白做什么?其实不说他们,就是许多农村的都不知道。这些年,螺丝和蚌壳都没有在田里出现过,基本就堰塘、河沟里才有。

大家岁数都大了,农活做完都累了,没有精力去弄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