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48章 忽悠大众

第四十八章 忽悠大众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就流逝了,暑假转眼已经过去了,同时也预示着一个丰收的秋天即将到来。

算算时间,曹方卓已经来红云水库好几个月了。

这些日子曹方卓,都是只见钱往外跑,没有那怕是一丁点儿收入。他知道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要找点钱。不然再大的家当都经不住折腾。

曹方卓开始思索自己可以盈利的项目。

水库里的鱼苗,虽然多数是今年放下去,但是鲤鱼都是1斤多一条,草鱼有2斤,鲢鱼1斤左右,应可以卖了。何况暗河回来的鱼,每一条都在5斤左右,抓一些去卖,是不错的想法。

把鱼卖掉,看来是一个可行办法。

喂养的雏鹅已经长大,到了可以出售的时候了。

不过,曹方卓想把母鹅留下来做蛋鹅,只是卖掉一部分公鹅。他却现6000只鹅里面,公鹅只有2000左右,看来公母比例相差太多。幸好这几千只成年母鹅,只要十来只公鹅就可以了。不然曹方卓这个时候,拿不出几只去卖。

其实公鹅多了,是很容易打架的,要早点卖掉才好。而且卖完以后,还可以继续买雏鹅来饲养。

这又是一个可以盈利的事儿,曹方卓想到。

不想还不觉得什么,这一考虑,才现自己的盈利项目并不少嘛。

卖东西必须知道价格,曹方卓认为他需要去县城试探一下行。

对他来说人生地不熟的,既不知道那些地方会收购这些东西,更不知道价格。只能通过自己去销售,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因为他并不出名,所以就没有人会主动上门来找他收购。

第二天,曹方卓一大早就起来了。

先是用手网逮住了几条鲢鱼。鲢鱼是本地最常见的鱼种,它的价格也是本地最低的。曹方卓另外也捞了六七条草鱼和鲤鱼,抓了三只鹅。曹方卓就打算拿这些东西,去县城试探一下行。

等一切弄好,时间都已经八点过了,曹方卓才踏上去郁关镇的路。一路上都是挑着东西或背着东西的农民,看来都是去县城里赶集的。

今年刚好国庆、中秋双节齐至,假期也变得特别的长。城里的人们已经安排好了的行程,希望自己能度过一个快的假期。农民也要利用这个时机,卖些农副产品,找点外快。

这个时候卖东西的人,想必要比平时多上不知道多少倍。

这些难得有机会赶集的村民们,在卖东西的同时。也会顺便买一些自己急需购买的东西,以免短期内再跑一趟。毕竟去县城一趟,也不容易,劳民伤财啊。村民难得去县城一趟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没有什么事一定要在县城办的。

到了镇上就好了,大家可以坐通往县城的班车。不用挑着东西,徒步到县城,那样是很累人的。虽然人很多,但是曹方卓还是在车头占据了一个位置。

公共汽车几乎满员了。

其中,有几个年轻的男女,打扮得非常时髦。根据曹方卓的猜测,他们应该是政府工作人员。政府的工作人员必须维护形象,自然打扮得就更加养眼。这眼看就要放假了,当然就会有些事需要到县城去办,朝县城跑也算正常。

大多数的农民,在外出都会收拾一下,个别农民的打扮还会很时髦。

但有些农民不管这些,穿着多天未洗得衣服到处跑。汗臭味加上衣服的酸臭味,是个人都受不了。这也是城里人看不惯农村人的一个原因,‘不爱收拾,影响他人’。

就连衣服不算时髦,却很干净的曹方卓,今天也让众人不断的远离他。

丫丫的,十多条鱼在鱼兜离乱窜,鱼腥味四溢。笼子的四只公鹅,刚到车上就拉了两次便便。那个臭气确实有点薰人,难怪大家受不了,一个个不愿意靠近。

不过,曹方卓必要站着那里,看着自己的鱼和鹅。不然鱼儿跳出来,或鹅到处跑更加惹人讨厌。

曹方卓也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不对。但是他不能用阵法隔绝味道,不然人家会想,这鱼怎么没有鱼腥味,那才叫没事找事。方正自己可以闭气,又闻不到,就等他这样吧。

这一路走走停停,车上也挤满了人,就连曹方卓这个臭烘烘的地方,也挤满了人。就算装满了人,每当见到有人要上车,司机都会停下。然后,就让售票员,使劲的往里推。

还有十来分钟就可以到县城了,司机还在往里面装人。那些乘车的,明知道车已经满了还是要往上挤,不知道怎么想的。

曹方卓不由得感叹国人的法律意识淡薄。司机违章了,没人说。自己看到车满了往上挤,也是违章啊!但是没有一个人反对,都不怕出安全事故。

“啪!”

一个响亮的声音,打断了曹方卓的思考。

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六十来岁,精神矍铄的老头打了前面座位上的小姑娘一耳光。小姑娘红着脸,眼泪在眼眶里转悠,却没有说出话来。

曹方卓心思:这不会是老头的孙女做错事了吧!还是说女孩重口味,调戏了老爷爷!

他刚想到这里,老头和小姑娘的对话让他明白了一切。

“你看到我这么大的岁数站在这。你也好意思坐着,不知道我和你爷爷的岁数差不多吗?”老头还不解气,要继续殴打女孩。幸好,被旁边的人阻止了。

这个老人也是县城里的吧!

看那穿着打扮还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做的事却真的有份,不知道咋想的。

曹方卓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以老卖老和那种年少撒娇的人。总认为把自己的年龄,当作撒泼的借口。

女孩说:“马上就要进站了。你刚上车,没有注意到你很正常,你凭什么打人。”

老头嚣张的说:“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你知不知道。你这种人不懂礼貌的人,就该打。”

妈的,这老头神经吧!车上的人为什么要让座,你岁数大,你包车啊!到县城几步路都走不动吗?看他打人的样式,跑个一千米都没有事。

“是啊!你看人家一大把年纪了,让个座没有什么?”

“算了,你就让老年人坐吗?”

周围除了劝阻老人打人之外,大家都觉得老人的做法没错,真的让人无语了。

司机也停下车来,想要过来处理下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大家都会惹麻烦的。

曹方卓慢慢的走过去,对着老人说道:“老头!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喊你吗?因为你为老不尊。”

“你个臭小子,胡说八道。”老头骂道。

“小伙子!怎么能这样没礼貌。要知道每个人都有老的一天。”周围的人,有人插嘴说道。

其实,周围的农民都没说什么?

他们不懂这是闹的那一出,但是他们知道乱打人是不对的。主要是那些在镇上工作的人,他们接触的事多,难免要表下观点。

司机也劝大家冷静点,他觉得那个女孩是曹方卓女朋友。帮女朋友的忙很正常,万一年轻人打老头的事生了,那影响可就不好了。

曹方卓盯着老头,高声的说:“第一,上车的每个人都买了票,都有坐的权利。作人要讲先来后到,她先上车,坐着是正常的。第二点,让座是一种礼貌,不是义务。看你顺眼让你坐,你应该说谢谢!因为是她把自己享受着的权利,让给你了。不让你坐是应该的,她有这个权利。”

“你强词夺理,难道你不知道尊老爱幼。你不会老?”老头说道。

曹方卓说道:“首先,老不老跟这件事没有半点关系。车上坐的人不少吧!你为什么不敢喊其他人让座?盯住这个姑娘了。简单!你认为打赢得了她,因为她不敢还手。就算她还手,你也不一定会输。说明你知道,你动手是不对的,怕被别人打。”

周围有人已经暗暗点头了。

是啊!

三十多个座位,你为什么要女孩让?就是看女孩好欺负嘛!

曹方卓继续说:“这里到车站只有十分钟不到。你站一会,会出什么问题吗?看你的样子,精神那么好。连动手打人,都那么利索,应该没有问题吧!为什么一定要别人让坐呢?最后,我想说的是,你上车前不可能没有看到,车上的人已经满了。你不可以等下一趟车吗?”

老头被驳斥得哑口无言,又想以武力抢占先机。不过,他突然想去前面是个强壮的男子,连忙停下了动手的冲动。

女孩也对曹方卓投来感激的眼光,要知道刚才她感觉被所有人抛弃了。本来她真的没有注意到老头,她不是那种刁蛮的女人,不然真的要很老头打起来。

“好了!没事了。大家坐好,准备开车了。”司机看事好像解决了,马上说道。

“等等!”曹方卓喊道。

“怎么了?小伙子。”有人认可曹方卓的观点,有的人依然反对他的观点。但是大家都认为,应该把事化解掉。却没有想到,曹方卓还有不打算结束。

华夏民族一般讲究的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样既不耽误时间,大家之间的关系也更融洽。当然也让有些人或者国家更加猖狂,比如那些海外小国。

曹方卓说:“刚才,有人动手殴打他人,而且对方是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这明显违反了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我认为应该扭送公安机关,让警察同志进行处理。”

“什么?”

周围的人一片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