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76章 老杨初到

第七十七章 废物利用

曹方卓在岛上,设置了几处垃圾堆放点。

这样既可以方便外面来游玩的人,又可以保护小岛的环境不被破坏。小岛总会有些外来者,而这些来到小岛上耍的人,难免有些东西要丢。比如感冒了,纸巾总是要用的,总不可能一直放在手里吧!所以有垃圾堆放点,可以方便大家。

还好,这些农村的生活垃圾,和城市垃圾不同,并非一定要处理。

城市里的生活垃圾里,会汇合有其他东西。小岛上却不会,这里面连塑料袋,都曹方卓都不允许他们带进来。这里通常都用的是布袋,环保又节约。

至于带零食之类的进来,更不是不允许,什么瓜子啊、糖果饼干之类的都不行。

曹方卓不想这块小岛变成塑料垃圾场。

曹方卓带着桃核回了小屋。

不是他想培育桃树,而是为了规划小岛。现在岛上的桃树和菜地、牧草都已经规划好了。桃核这个东西,随便丢在地上他会自然的发芽。如果任由桃树发芽,那么小岛上的发展就要乱套了。把桃核收起来,一是避免它发芽,二是可以卖桃仁。

曹方卓到了小屋,杨晓育告诉他。以后饭菜事情,杨晓育都包了。曹方卓很高兴,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做菜了。

杨晓育也跟曹方卓,谈起了自己的爱好。原来,杨晓育平时的爱好很多,钓鱼、做菜、唱歌、雕刻、酿酒都有一手。这个小岛上,还真有许多地方可以发挥他的才能。

不过,对于钓鱼的事,曹方卓还是有些话说:“老杨,钓鱼当然可以了,不过,用小船不好。鱼大了,会把你拉进水库的。”

杨晓育当然知道,曹方卓在开他的玩笑了。

能把人带下水的鱼,这水库应该没有,而且做承包商的曹方卓觉得是最清楚的了。这样说,只是担心老人家发病,如果掉进水里就不好了。

他说:“吹吧!有那么大的鱼,你就发财了。我也不用船了,坐在岸上钓。好像可以叫做稳坐钓鱼台。”

“什么,老杨你要去坐钓鱼台,什么时候去?替我对朱总理问个好。”曹方卓看老人精神不好,以为他是心情出了问题。立马发挥自己的捣乱本领,全面曲解对方的话。其实,老人得癌症的事,连付玉华都不知道。不然,他会提醒曹方卓,照顾好老杨的。所以,曹方卓不知道情况,是很正常的。

杨晓育一脸正经的说道:“钓鱼台了不起啊!我还真的去过。厉害吧!如果你真要找朱总理,我给你电话联通。”

但那眼光中取笑的意味,这事儿是不是真的,就表现得太明显了。再说了曹方卓现在,没有和政府打交道的想法。国家不说多强盛,至少还没有到被人欺凌的地步。现在国内外的环境,只是领导人决策产生的效果,真正的华夏势力跟这个无关。

曹方卓也是牛人,直接拿今天的事来说:“老杨,那你帮我问一下,我今天卖的桃子,百元一斤会不会便宜了。请朱总理这个经济专家,指点一下。”

“电话一打,你明天就进拘留所了。你也不想想,你那个桃子的价格。出来抢劫的人,都没有你这么狠。”杨晓育也不是省油的灯。

曹方卓大言不惭的说:“这是市场经济好不?得非典型肺炎的时候,那个药价都涨好几百倍,一样有人买。”

“是啊!然后疾病事件一过,他们被用哄抬物价的名义,全部都‘进去了’。咦,小曹,你手里面提的什么。”杨晓育轻松的说着。

对于这些发国难财的人,杨晓育是一点都不同情。

“桃核,等收多点,敲桃仁卖。”曹方卓说道。这个事儿以后还要长期做,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桃核,好像可以搞微型雕刻哦!我记得有一篇文章叫《核舟记》,就是说的这个事情。”杨晓育说道。中学有一篇课文,就是说的在桃核上雕刻,制造出惟妙惟肖的微雕。

曹方卓对于什么课文,已经没有一点印象了。但是前些日子,他看电视的时候,有个节目说。一位癌症晚期的患者,通过不断的练习微雕技术,最后四大名著都被他复制出来,并且癌细胞全部消失了。

他立刻用这个故事显摆,说:“那当然了,我听说搞微型雕塑,能治癌症。”

“瞎说,怎么可能啊?”

杨晓育现在提起癌症这个词,已经没有一点不适了。以前的他只要听到这个词,就会自然而然的想到自己的病情。不过,对于这种恶性疾病,他有清楚的认识。才不会相信,曹方卓的这些小道消息呢。现在整个华夏地区,都没有几个癌症患者,是通过正规方式治愈的。

“骗你做什么?前几天央视里说的。”曹方卓说。

华夏的人对央视的内容一向是比较相信的,认为这里面的内容不会有假。毕竟它代表的是国家,实际上,那些广告依然许多是虚假的。杨晓育才不会相信曹方卓的说法呢,微雕能治疗癌症,这种疾病还有那么恐怖吗?就算真的发生了过一次癌症痊愈的事情,那也只能说,这是一个特例,不能说明这种方法有普遍性。

但是他还是说道:“小曹,那么你把桃核给我,我也可是会搞雕刻的哦。”

“你又没有得癌症,整那个玩意干嘛!还有你还钓不钓鱼了?”曹方卓对杨晓育的行为,虽然不太赞同。但是他还是用水,把桃核清洗干净,然后交给了杨晓育。

杨晓育说:“当然要钓了,每天上午钓鱼,下午整一会雕刻就行了。”

“老杨,你时间安排得还很紧凑嘛!来,我带你参观一下,小屋的布局。”曹方卓把小屋各处东西的摆放,还有现在有的器具都告诉杨晓育。免得他把东西弄错了,那样就会闹出笑话。

“嗯!是要介绍一下,不然我煮饭都找不到米。”

很快曹方卓就把小屋里相关的东西,一一的告诉了杨晓育。至于阵法什么的,都是要启动了,才有作用。这些东西,不会被杨晓育发现,同样也不会对他产生伤害,曹方卓就没有多说。

杨晓育虽然在家里是使用的天然气,但是用起电炒锅来他一样不差。曹方卓炒菜不行,但是煮饭还是能完成的。两人分工协作,晚上在天黑下来之前就做好了。曹方卓把剩下的体力活,都做了。

在饭桌上,曹方卓还问杨晓育:“老杨,你需不需要喝点儿酒。”

“小曹喜欢喝吗?”

“我这个人酒精过敏不能喝。你要喝的话,我就只能看着你喝了。”曹方卓每次遇到别人问他喝酒的事,他就感到丢脸。一个大男人居然连酒都不能粘,但是谁让他体质不行呢。

“你不喝酒,我这身体更不能喝。”杨晓育说。

曹方卓不想和杨晓育,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看看时间,四小差不多也该回来了,一定得提前给杨晓育打个预防针。

“老杨,这小岛上,其实并非只有我们两个。”曹方卓委婉的说。

他心里没有把四小当成动物,所以也不知道如何表达。杨晓育一愣,这个小曹说真的还是假的,难道这岛上还有什么不干净的。(方言:当地人,一般都把有鬼魂之类的出现,叫做不干净。)

“小曹,你不要吓我哦!要知道,我一直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你说的这些,我可不会相信的。”如果是以前,杨晓育绝对不会信,现在却有一点点担心。毕竟年龄大了,加之病又重,难免有些多疑。不过,他没有发现到了岛上,他的呼吸更加顺畅了。这里的灵气其实已经开始,对他的癌症进行轻微的治疗。

曹方卓才发现自己的话,说得闪闪烁烁造成其他的误解。连忙把自己想表达的意思,说了出来,免得这位老人又去多想了。

“其实,这岛上我还照顾着,四个有灵性的小家伙。”

“是什么动物吗?”杨晓育这才发现,是自己搞错了。人家只是告诉自己,岛上还有其他的动物。不过,这种提前说明的方式,可以看出这四个家伙。肯定能产生巨大的震撼效果,不然小曹不会提前说。

曹方卓没有说四小是动物,一直当成儿子一样看,但是他也不敢直接说是自己的‘儿子’。国人的观念和外国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对于这种情感比较抵触。

他只能说:“它们马上就要回来了,等下我给你介绍,你不要被吓着了就好。”

“切,吓倒。当年反击战,那些嗜杀成性的越国兵,我都不怕,何况几只小动物?”他从曹方卓话中听出来,这几个动物不大。小家伙,只有少说明体型不会太大,不然怎么会这样称呼呢。

不过,他猜错了。

曹方卓之所以称四小为小家伙,是因为它们的年龄真的太小了。没有一个到了一岁,出现这个世界都只有半年多点。

“啊!”杨晓育虽然被曹方卓提醒了,四小的身影一出现在门口,还是把杨晓育吓了一跳。

四小行动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它们跑动和飞翔,基本都是无声无息的,仿佛都是隐形的。小黄在第一个位置,虽然健硕但是杨晓育还不会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可是,虎仔已经完全展现出,它是猛虎的面貌了。小花满身的花纹,看起来像猫。但它如同成年土狗的身形,告诉人们它不是猫。有些常识的人自然会想到,它就是那传说中的豹子。

小飞是最不能掩饰的了,就如同轰炸机飞过。一看就知道是只雕,那威猛的样子更是显出它的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