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82章 葡萄新酿

第八十二章 葡萄新酿

院长不等着杨晓育说完,就插嘴了,说:“是不是有神医出来帮你治疗。”

“切!你没有睡醒吧!哪有什么神医啊,我只是想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康复。是你打断我的话,我可没有说什么神医。”杨晓育说。

他的确没有遇到什么神医,自己也不愿意胡说八道。只是这个老伙计心太急了,自己还没有说完,他就抢过去了。

“你说你的病就这样不药而愈了。怎么可能?”院长唉道,要知道掌握了癌症的治疗是多么大的事。对于国家,个人的好处都不言而喻。

杨晓育说:“应该算不药而愈。只是这一个月我都在专心的雕刻,听小曹说,搞微雕能治愈癌症。”

“你吹吧!用微雕治愈癌症的事,我听说过。这事情应该是真的,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用这种方法治疗的。”院长说。

“什么意思?别人能经过雕刻微雕治疗癌症,我怎么就不可以了。再说,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啊!”杨晓育说。

他想帮朋友,想帮助国家强大,如果他知道治疗癌症的办法一定会交给国家的。但是,他真的没有,而是他不相信现阶段的医学能攻克这个难关。

“就是这个意思,我不相信你的病是微雕治好的。”院长说。

“我骗你做才能,这么多年的朋友,你还不知道我的性格。”杨晓育说道。

“不是说你骗我,是你有些东西没有发现,你又不是医生,你对于关键的东西还是把握不住的。别人治疗癌症晚期,用了十几年,而且没有你这么病入膏肓。”院长说。

杨晓育说:“也许吧!”

“你给我说说,你最近的经历,要详细一点。”院长把自己当作了神探了。

杨晓育把所有的事情都详细的介绍了一遍。院长却依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他毕竟不是警察专业的。

最后院长也放弃了具体的调查,认为这是一起偶然事件。不过,若是警察来调查这件事情,那么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至少要到现场考证一下,这是警察办案的基本要求。如果院长也亲自到曹方卓那里去一次,他就能知道原因。

优美的环境只是外部因素,空气的清新,食物的纯绿色无污染。就连一般的人都会知道,这是治疗疾病的良好因素之一。

其实,杨晓育能全愈主要的还是聚灵阵法的作用。灵气的浓度大大超过普通修真门派,加之经常食用灵气滋润的鱼儿、蔬菜和鹅蛋。这就是食补超越药补的充分表现。

经过灵气对癌细胞的抑制,食物吸收后,又对这些有毒物质进行大量的排泄。身体的机能修护,达到了平衡,自然许多不该发生的疾病就治愈了。

曹方卓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杨晓育是位癌症患者。对于疾病的问题,专业的人士都不一定能人外表看出来。不然,中医还讲什么望闻问切四大诊法,直接望诊就行了。

传说中,扁鹊就有这个本事,实际上这种事情。误诊的机率绝对超过百分之八十。现在的医生,很多人都是根据经验看病,所以这个误诊率更加高了。毕竟不是谁都有扁鹊的本领的,何况这种方法都不精确呢。

曹方卓无意中救了杨晓育一命,而他无意中说的那个微雕也成为杨晓育治愈疾病的借口。他最终还是没有被暴露出来。

又是一年秋天的到来。

和去年不同的是,岛上多了杨晓育这个老头。杨晓育的毛病虽然好了,但是他喜欢上了岛上这清静的日子。在城里没有待几天,杨晓育就回到了红云水库。

这里的空气清新,环境安静,很适合于喜欢清静的他。

这人是不同的,有些人乐意在热闹的都市生活。好像没有人陪他,就活不下去似的。每天嘴皮子不停的得瑟,性情也是活泼好动。

不过,他们这些人一般都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或者说不考虑是否会影响到别人。

也有的人喜欢安静的环境,一个人静静的看书籍,或是做其他事件。对于别人一般都会比较冷淡,交流也比较少。

他们不会影响别人,只是在别人影响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会非常的愤怒。

多数人是两者都有一点,对于热闹的环境是不厌恶,也不极力追求。

杨晓育和曹方卓都是这种好静的人。

在小岛这种近乎封闭的环境里,他们一样的生活得非常愉快。

曹方卓在这些日子的生活更加的写意了。每天都会等黎明博来上门收购,钱不断的在积增。他的修炼更是在与日俱增。

曹方卓丹田的转移工作基本已经完成了。所有变异细胞如同一弹子大小,悬挂在丹田的中央。

这些日子,曹方卓学会了不少低级法术,对于中级法术也有一定的了解。

曹方卓已经能够灵活的操纵自己施放的法术。比如:火云刀。法术形成灵气组成的火焰之刀,能够在空中自由的挥舞。灵活自然的攻击敌人,或者抵御对方的进攻,直到灵气消散为止。

曹方卓最感兴趣的还是阵法,现在岛上已经布置好了组会阵法。尤其是模拟小说场景创造的周天星辰大阵,更能体现曹方卓对于阵法的理解。

对于岛上的蔬菜,曹方卓已经不怎么在意了。卖的钱再多,曹方卓都不感兴趣,钱多了就是个数字而已。自己吃的问题已经完全交给了杨晓育。

不过,秋天在滇南省并没有改变多少地球的外面。树还是那么绿,山还是那么青。岛上的桃树却不这样,它们慢慢的把色彩染成了淡黄色。

葡萄也跟变色龙一样,不过葡萄架上那一系列的紫色更是让人高兴。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曹方卓看到自己种下的葡萄,忍不住念出这千古流传的诗句。

杨晓育说:“这葡萄虽然好吃,但是酿成果酒更是美妙的事件。”

“别看,只有四根葡萄,但是我估计能摘几百斤葡萄。若是我有酿酒的技术的话,我一定要把它们酿成美酒。”曹方卓感叹的说。

“如果什么?你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还要说那么多干什么?”杨晓育取笑道。

曹方卓只有是乐呵呵的,笑着,说:“想那么多,最终无非是一个字‘吃’。不管是吃水果,还是酿成美酒,最终还是要进入我们的肚皮。”

“小曹,你不想弄些去卖吗?”杨晓育说。

“要卖才行,要知道这几百斤葡萄不是我们几个人就能解决的。”

杨晓育说道:“其实,我倒是会酿酒,但是这葡萄酒酿出来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他早年酿造了不少美酒,包括果酒、粮食酒都不少。但是他觉得和外面卖的高品质酒相比,差距还是有的。

“矫情了不是?老杨,这酿酒的问题技术是一个方面,但是材料也很重要。你如果酿过几次就会发现,不同材料温度和曲子的多少不同。掌握了这些,酿出来的酒都差不多。”曹方卓说。

他对于这些行业不懂,他说的只是自己的观点说出来而已。

杨晓育听曹方卓这样说,他只能摇摇头,说:“小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酿酒要把握你说的这些外,曲子放入的时机,当时的温度都能影响到酒质。”

曹方卓说:“不会吧!这么难。”

“酿酒的人那么多,真的酿出美酒的有几人?现在也就某些家族传承下来的人,才有酿造美酒的这个本事。其他的人也就是酿出酒来。”杨晓育说。

曹方卓说:“我懂,就是说学不会酿酒的人和酿不出美酒的人都很少。多数人就算学会酿酒,也只能酿出酒精来,至于有没有美味,谁敢保证。”

“就是这个意思。”

“哪还说什么?要准备什么东西,你说。我去想办法,争取这几天就把这事给做了。”

杨晓育想了想,说:“需要的东西并不多,只要有酒桶就行了。”

看来至少要用三四个酒桶才行。几百斤葡萄可不是你想像那么一丁点儿,体积可是会占不少地方。一个木桶虽然可以装上百斤,但是酿酒不是装东西,必须留下葡萄发酵的空间。

曹方卓把酒桶准备好了以后才发现,必须要弄一个放酒的地方,总不能放在房间里吧。

曹方卓最后在岛上的最高点,挖了一个地窖。这个地窖和普通的房间格局一样,有三米多宽,四米长,高两米,上部离地面有两米多的泥土覆盖。

为了更加的坚固,曹方卓专门使用了阵法强化。就连这个放置酒桶的地窖四周,都布置上了几个阵法。

曹方卓在地窖的一边特意修建了几十级台阶。方便对酒桶的运输,实际上普通人真的还不好把里面的酒运出来。

做准备工作做好以后,杨晓育和曹方卓都忙碌起来。几百斤的葡萄,这个采摘就是问题,必须叫人帮忙啊。

付玉华和余政都愿意来帮忙,不过,他们都觉得曹方卓是胡闹。

这么好的葡萄该卖多少钱啊!

你弄来酿酒,不管你弄得怎么样?能卖出钱吗?

要知道,现在的人买葡萄酒的都是那些自以为有点文化,或者说有点小资的人。普通农民那个去整那玩意儿。

这些消费群体,他们第一个看重的就是品牌。现在华夏的人,都几乎是只有看品牌,不看质量的境界了。

外国卖的那些家具比本国的产品好吗?

当然不是了,因为他们就是本国的企业代产的。除了商标之外,都是本国的玩意儿。但是价格却是国内产品价格和几十甚至是上百倍。

但是许多愿意买,不知道是为了显摆还是什么?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