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85章 特警之殇

第八十六章 告别之晏

越国现在却乱了。

情报局的官员最终没有把自己指使特种部队的事情交待出来。而这支特种部队,是越国精挑细选的。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自然会引起不满。

越国的国家主席亲自过问此事。

在情报局最高领导人也参与调查,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一个副局长的头上。

结果一出,整个越国领导层哗然。他***,这个二逼的副局长,居然派特种部队去华夏。

是不是嫌华夏没有出兵,非要对方来灭了越国啊!

当年华夏和越国一战,因为老苏在帮忙,加之华夏刚刚从混乱中走出来,武器装备陈旧。才打到首都附近的凉山,就撤退了。

记住,是打到了首都附近,还是因为当时华夏的武器比越国落后。妈的,现在华夏的武器,比越国先进不知道多少倍。更重要的是越国这几十年,被华夏威胁北部重要的经济区根本没有开发。

在这种经济实力、军事实力都弱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情况下,这个白痴居然主动派部队去攻击华夏。不是给华夏入侵越国送上免费的借口吗?

就算华夏出兵把越国灭了,其他国家能怎么说?难道一个国家被别人攻击了,都不能反击吗?就连一直压制华夏的米国,都不敢在这种情况下龇牙。

越国立刻撤销这个家伙的所有职务,并对他进行审判。同时观察华夏和国家的动静,如果稍有风吹草动,他们不惜向华夏道歉,并交出这个罪魁祸首。

华夏这此只是怀疑越国,却没有找到一点真凭实据。所以他们也没有把这个问题,拿出来大肆炒作。

两国多数人都没有被这次事件影响到,这次事件受伤最深的不是监狱中的二逼副局长。而是那二十多个,不知道为什么要出去,却身死异乡的特种部队。

他们虽然被乱枪打死,但是他们的尸体却没有被火化处理。没有受损的器官,被捐献到各医院帮助患者。就连已经受损的尸体也送到医学院,成为这些未来的医生的实验品。

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身份的不确定,不然一向讲究人道主义的华夏,还是会返还尸体的。

当然,对于入侵华夏的事件,对方又必须要给出一个交待。这种情况下,没有哪个国家会为这些尸体,现在承认自己的行为。

生,为国家尽忠;死,为国家避嫌。这就是他们这群特种部队的殇。

秋天,让人想到收获,其实他也是萧瑟凋零的时节。

曹方卓正在给自己的鹅舍添加粮食和青草,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余政的电话。这一年虽然很少出去找余政喝酒之类的,但是两人的交往还是没有断。这时,余政打来电话,不知道是要请喝酒,还是有什么耍的了。

把接通按钮打开,曹方卓懒洋洋的说道:“老余,今天有什么好事找我吗?”

“没有什么好事。就是喊你们几个聚一聚。”电话里传来余政低沉的声音。

怎么回事,余政平时可不是这样说话的,难道今天有什么事情吗?曹方卓心里想到,看来只有见到了余政,才能知道究竟怎么了。

于是他说:“好的,我把家里的事搞归一了就来。”

曹方卓把四小安顿好,告诉小黄,只要有人来都给狠狠的收拾。要知道,什么人来都应该经过堤坝。曹方卓都能知道,如果他没有发现有人进来,来的人就不会是好人。

上次的事件,让曹方卓明白一个事情,有人要打他的主意了。而且看样子来的人都不是国内的,这些家伙是怎么找上自己的呢,这一直是曹方卓心里的一个谜团。

曹方卓把杨晓育一起叫上,反正老人一个人在岛上也无聊。付玉华一定会在堤坝上的,余政和他的交情可是好多年了。

到了水管站一看,好么!付玉华、曾三江还有叫不上名字的村民六七个。他们倒是认识杨晓育和曹方卓,热情的招呼着。

曹方卓却不敢把他们当作朋友。丫的,上次那个司机被灌醉的事情,让他担心不已。要是把自己灌醉,弄点什么意外,那可麻烦了。

曹方卓对大家都是点头表示招呼,把付玉华拉到一旁问道:“老付,老余这是怎么了,我听他说话的口气有些伤感啊!”

“没有什么,今年他该退休了。而且听说他儿子家生了小孩,要他过去照顾。”付玉华说道。

曹方卓算明白了,余政一直没有和儿女在一起生活。他这些年都是和这些村民交往,难免有些依依不舍的心情。

曹方卓还有一种想法,现在的家庭。一般都是女的当家主,就算有例外女的也有很大的建议权。在这种情况下,喜欢喝酒,而且一喝就醉的余政,生活就麻烦了。

儿媳看他那样整,还不和他吵架啊!所以,余政其实不想到儿子那里去,但是不去的话,孙女没有人照顾。难怪余政心里不愿意,却又必须去住上一段时间。

“小曹,今天破例和我喝几杯啥。要知道,我离开红云之后,可能就不会回来了。”余政看到了曹方卓,开始做他的工作。

“老余,你要知道人生难免有许多无奈的事情。”曹方卓说。他想说,自己喝酒是不可能的事情,白酒轻易的就能让他进入医院。

余政却以为曹方卓说他退休,要去儿子家长住的事情。说道:“小曹,你在想些什么啊!能照顾自己的孙女,是一种幸福。而且我也好久没有看到我儿子了。”

“老余,你才误会了。我说的是喝酒的事情。不是我喝不来酒,而是我喝上一小口就要进医院。”曹方卓说道。

“傲什么傲?让他喝个酒,就像要他的命似的。这算什么人嘛!”

“装腔作势的样儿?一点都不耿直,男子汉,那有不喝酒的。”

“不要劝了,万一人家喝死了,找你的麻烦。”

周围的几个村民听到曹方卓的话,就开始冷嘲热讽。在他们看来,男人就应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喝酒就不能偷奸耍滑的,有多少就要喝多少。不喝到桌子底下,就不算耿直的。

余政倒没有说什么,他选择了相信曹方卓。要知道,他和曹方卓相处还是挺愉快的,却从来没有一起喝过白酒。

“真有这事儿?”余政问道。

曹方卓点点头说:“真的,我在小的时候,有人用筷子沾了一点喂我,结果在医院住了十多天。”

今天的菜特别丰富,看来余政这个告别宴会,还是准备得很隆重的。

白酒都是附近省份生产的名酒——毛台。这些酒可不是几千块一瓶的哪种。是从酒厂工人哪里弄来的便宜货,大概七八十一瓶。

华夏的工人很厉害的,厂子里的东西,只要自己用得着的,他们都会往家里拿。许多人都不觉得,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的。

但是,许多工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跨掉的。一个工厂几百上千人,一个拿点,最后的数目大得惊人。

杨晓育和曹方卓不一样,他会喝酒,只是以前有病不能喝。现在病已经好了,他在这种气氛中,还是开始喝白酒。

半小时不到,酒精麻痹了许多人的神经,说起话来就有些不着调了。

“老余,你根本就不该走,现在你退休了,又有工资,为什么要去城里看儿媳妇的脸色。”有人喝醉了说。

余政说:“妈的,我也不愿意啊!现在的女人哪像以前的一辈。就说那个儿媳妇吧!我喝个小酒,他就唠叨个没有完。”

其他的人都点头表示,现在的女人不好惹啊!却根本没有想过余政喝酒后表现。虽然不发疯做出格的事情,但是一喝就醉,一醉话就没完没了,是个人都受不了。儿媳妇说他完全是应该的。

付玉华说:“现在你是老年人了,你不愿意完全可以不做,儿媳妇不服气又怎样。要是他们过分了,你完全可以用法律武器吗?”

“说得轻巧,你儿子那样对你,你告了他没有。再说,我那小孙女要人照顾啊!我的亲家都走得早,现在老的就剩我一个了。”余政说。

“是啊!现在的年青人都忙。有些人为了工作,只能不要孩子。城市工作压力太大了,不好好干,就只能是下岗的命。”曹方卓说。

对于城市的生活,曹方卓是很有体会的。他找了多少工作,都没成功,原因就是他学的东西都用不上。如果让他做体力活,他又觉得书白读了。

“切,把孙女带回来就是了。你看我们付家坝的小孩。都是自己在一边耍,大人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有人说道。

付玉华说:“说毛呢。人家城里的小孩,愿意在你这乡下来受苦。买奶粉要进口的,还一直喝到十多岁。每天要多少多少水果,要多少蔬菜。那叫个精细啊,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没有那么夸张,我那儿媳妇还算不错,他是打算喂母乳。我去以后,一个是帮他们做做饭,另外就是陪孩子。”余政说道。

原来他的那个孙女还没有出世,现在医生只要给他们一点钱,都不会介意给他做个性别检查。

曹方卓说:“老余,你可要费心才行了。小孩子,要从小教育起走,你可不能让他输在起跑线上。”

杨晓育说:“老余,我和你也算交浅言深。说实话,孩子要照顾好。这前些日子看新闻,什么孩子从楼上掉下来啊!躲迷藏被窒息的,什么情况都有。那么电视主持人都呼吁家长照顾好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