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88章 血的教训

第八十九章 悔不当初

却不知道乌文龙只是去网吧混去了。

乌文龙把车子退回租车公司,现在他不在乎付雪娟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反正已经弄上手了。现在乌文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下顿的生活费用。

如果不是他混混的身份,现在的出租房都不会租给他了。他不认为付雪娟能告他强奸,因为等付雪娟发现他真实情况的时候,已经过了24小时。那个强奸的证据是无法找到的。

付雪娟在**躺着,其实心里也有些后悔。怎么自己当初要出来,而且会睡得那么死。不然的话,也不会发生昨天那种事。

她认为乌文龙可能是做春梦,把她给那个了。而且就算是故意的,自己也被他得逞了,有什么办法呢。

睡在**,却总是想到羞人的一幕。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还要不要回去读书呢。

突然,她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乌文龙用小车去接的她,怎么这屋子这么破旧。而且今天早上他们吃的就是一人一包方便面。

这明显不对啊!

昨天怎么和乌文龙到这里的,付雪娟一点印象都没有。她不得不怀疑昨天,乌文龙安排那么节目的目的。

付雪娟开始仔细的打量着这间屋子。

一张床,一个装衣服的立柜,几张凳子,一张桌子。这一看就是个贫困之家。家里的东西也没有怎么收拾,看来这个老公真的生活得不好啊。

“咦!这是什么?”付雪娟不由自主的说道。

原来,她发现角落里有一个小包。包的颜色还很奇特,和地面的颜色差不多。有故意隐藏的感觉,要不是自己仔细的打量,还发现不了。

一个灰褐色的纸,包裹着深色的塑料布。里面放着几张相片。

当相片呈现在付雪娟面前的时候,她被惊呆了。

全部是女生的裸照,而且隐私部位全部都有。上面还有名字和时间,这些裸照无一例外的全都是在这张**拍的。

乌文龙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用来恐吓那些被他强奸的人的相片,会被付雪娟发现。其实,他不应该留下这些相片的,人家要告你,你有相片有屁用啊。没有相片,你告诉她有,她能怀疑吗?

付雪娟看到这些东西,虽然她很天真,却并不代表她很傻。

乌文龙才十多岁,就有这些东西,他会是一个正常人吗?相片不会是别人给的,这些东西是犯法的。如果是乌文龙自己弄出来的,那么为什么要照这些相片。

付雪娟首先想到的就是乌方龙是个坏人,那么昨天晚上的事情就不言而喻了。这一切都是陷阱,这些照片上的女孩应该都是被骗的。

别人可能还会害羞或者怕对方报复,把这件事情隐瞒下来。付雪娟却不会,她虽然有些叛逆,但是她却认为对于违法行为一定要严惩。而且在省城自己没有亲人朋友,报警是唯一的选择。

曹方卓和杨晓育这些天都在关注葡萄酒。

葡萄放在地窖中,酿造了近一个星期,初步的酿造已经完成了。杨晓育把酒过滤,去掉果皮和其他杂质。然后再装入新的容器里,进行第二次发酵。

“老杨,这酒怎么没有什么香味啊!”曹方卓看着在哪里操作的杨晓育说道。

杨晓育说:“不知道。过程应该没有错,而且你看这个色泽也很好看,就是没有飘散的香味。”

这就是灵气滋润后的葡萄,营养物质溶于酒中,香味也没有挥发,这种酒可比香味四溢好多了。香味浓郁的酒,酒也在香味的散发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好东西。

“老杨,这酒可以喝不?”曹方卓也想尝尝味道。

杨晓育笑道:“你这个人也怪。白酒你一点都沾不得,葡萄酒却可以喝,真是怪人。不过,这酒等完全酿造好了,我们再品尝吧!”

“你信心满满的嘛。人家酿酒都要不断的品尝,你却好只有用看和闻。”曹方卓感慨的说。

“我回城后,可是干了好几年的酿酒工作。对于自己的技术还是满自信的。”

“好!再等几个星期我们就尝尝自己酿造的美酒。”曹方卓说。

叮铃铃……

一阵铃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这么老土的铃声当然是曹方卓的了。

“小曹,快来帮忙,老付气晕了。”电话里传来余政焦急的声音。因为付玉华孙女离家出走,余政留下来,说要等付玉华的孙女回来再走。

付玉华知道孙女跟曾洪在一起,虽然不着急,但是也想让她早点回来。余政陪付玉华是怕他那天想到这个事儿,一生气冲到省城去找人。那样的话小孩都会躲起来,做错事的人都有躲避的习惯。

没有想到昨天孙女才出去,今天省城公安局的就打电话过来。悄悄的告诉付玉华,他孙女被人强奸了。虽然现在犯罪嫌疑人已经抓获,但是公安局希望他去省城接孙女,并做好开导安慰工作。

付玉华一听当场就傻了。

虽然现在这个时代,女人的贞洁观观念发生了变化。但是被别人强奸,却是几乎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他的孙女才十几岁,这次发生这种事情,以后会不会产生什么心理阴影之类的都不好说。

几分钟后的付玉华嚷嚷着,要去砍人。“妈的,我孙女才这么小,你都下得了手。非要给他来点狠的不可。”

听到付玉华气晕了,曹方卓和杨晓育快速的出了小岛。

付玉华家没有几个人,这种事情余政知道不能外传,尽量为孩子保留一点尊严。付玉华的老婆也伤心得坐在地上,想要嚎啕大哭。但是余政的一句,不想搞得这件事人人皆知的话,就不想弄出那么大的动静。

曹方卓和杨晓育从余政哪里得到事情的前因后果。

曹方卓没有想到自己的忧虑竟然成真了。不过,仔细想想这种事很正常,别人约你去见面肯定是有什么目的。这些小女孩难道就不明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道理吗?

网上交流和现实中不同,真实性天差地别。不管是语音,还是视频都可以弄假。而且网络上的人做什么,现实中的警察很难发现。

曹方卓一致都有这种观点,网络上的事情,网络上解决。不和现实生活发生联系,这样就能避免这种情况。

现在网友见面被杀,被奸的不在少数,可是许多人却乐此不疲。

曹方卓劝道:“老付,你不要激动,那个垃圾已经被警察控制了。现在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你不用担心的。”

“就是。老付你放心国家法律是健全的,不会让一个罪犯漏网的。”杨晓育做为国家干部,他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唉!小娟儿这丫头怎么那么傻啊!经常教育她要专心学习,不要去上网交朋友,就是不听。现在弄出这事儿,唉……”

曹方卓问道:“对了!曾洪呢?他不是和小娟儿在一起吗?难道是他做的,不至于吧!”

“应该不是吧??”付玉华和所有一样愣住了。

曾洪虽然调皮,但付家坝的人都不相信他会强奸,更不用说是自己的邻居。

“老曾,你打电话问下洪娃儿,我家小娟儿在那里。”付玉华对电话说道。

“要得,你等几分钟,我给你打过去。”

……

“老付,洪娃儿说昨天一到省城,他们就分开了。现在他也不知道小娟儿在哪儿去了。”

“哦,晓得了。你让你们家洪娃儿好心点,现在社会不是很太平。”付玉华说。他听到不是曾洪做的,心里好受多了。

如果是曾洪做的,两家必然要成死仇。付家不可能放过曾洪,曾家又肯定要来劝付玉华私了。而且,昨天曾洪明显是带着另外一个女生私奔的,这就说明显这种人不能和付雪娟长久处下去。

还好,一切都还没有安排猜想发展。

付玉华说:“小曹,你有你的事情,你先回去吧!杨哥和老余陪我去一趟,杨哥这次可要帮忙哦!”

看到付玉华痛苦的表情,杨晓育心想:要不是你推荐我去小岛上住,说不定我早就挂了。再说了,从小看着你长大,能不帮忙吗?而且你也占着理,老子不帮你,还说得过去吗?

“这事儿,你放心。我虽然退了,但是老脸还是有些份量的。”

余政说:“这事儿就这样吧!弟妹就在家里守着,有事儿电话联系。至于小娟的父母就不用通知了,外地赶回来也没有什么作用。”

几人匆匆赶到省城。

其实,这个案子很简单,嫌疑人在不知所措中被捕。各种证据也能有效的证明,犯罪嫌疑人的罪行。但是关键却是对方是未成年人,这个案子的判罚就成了问题。

“你身上还有多少钱?”曾洪问道。

兰颜容说:“没有钱了,前几天买东西都用完了。”

“操,怎么办?我也没有钱了。”曾洪说。

“要不我们回去吧!在这里我们又没有钱?”

曾洪说:“切,我才不回去呢。那个小山村什么都没有,要想唱歌都没有,一天到晚就只能无聊的闲逛。”

兰颜容说:“哪怎么办?钱都没有了。”

“我晓得个屁,我又不会造钱。”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不找钱难道要我去找钱?”兰颜容说。

曾洪说:“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已经试过了吗?找钱,老子除了耍,啥子都做不来,找毛线啊!”

“你个没有用的东西,老娘怎么会跟着你啊!”

“你妈的,你以为你是个好东西啊!”

两个才从一**爬起来的人,现在因为一点小事就开始争吵了。

兰颜容后悔了,自己怎么就相信他是爱自己的呢!偷了家里的钱,跟他跑出来。现在钱花完了,才知道自己两人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难道打电话回去跟父母要钱,还是让父母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