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01章 贪心渐起

第一百零二章 葡萄难卖

又是秋天,又见葡萄熟。

曹方卓打电话给叶友山,要他来帮忙摘葡萄。

种了两年的葡萄藤,把四个鹅舍遮蔽得严严实实的。

曹方卓种植的东西基本都要发生变异,这四棵葡萄也不例外。

同样的品种,曹方卓的色泽好,每根葡萄藤上的葡萄都有几百斤。比起付家坝那些村民用心栽种的葡萄,产量至少要多上两倍。

叶友山知道曹方卓是履行诺言,让他来喝葡萄酒。

说起来叶友山很好奇,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红云地区,有什么像样的风景。

自从曹方卓来了以后,就完全变样了。先是自己弄出个桃花岛来,接着就附近的村民都整出一个葡萄园。葡萄成熟的时节,还是有不少人来葡萄园游玩的。

不过,到桃花岛的人,比付家坝的人都更多。

叶友山也是从游客那里知道,付家坝被称为强盗窝。专程到付家坝游玩的人,相比桃花岛来要少许多。

到桃花岛游玩和付家坝的人接触少,所以每年桃花开,桃子熟都有不少的人。葡萄成熟的时候,人虽然不多,但是想来买葡萄的人不少。不过曹方卓都以自己要酿造葡萄酒为借口,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叶友山来到小屋的时候,看到曹方卓和一个五十多的老头在争论。

“老付,当初我就说了,让你种植葡萄,只是自留地。你偏偏不听,要把所有的田地都改种葡萄。现在,我能有什么办法?”曹方卓的嘀咕,叶友山一下就知道了大概。

曹方卓的建议付家坝的人不听,现在出了麻烦了,又让曹方卓帮他们想办法。心想:这付家坝的人,不会把曹方卓当然保姆了吧!

付玉华听了曹方卓的话,脸上也难得的红起来。想到当初曹方卓对他再三叮嘱,只能在山坡和土坎上种葡萄。

偏偏村民不听,而且就连他付玉华都觉得多种点好。没有想到等几十万斤的葡萄一熟,市场一下就跨了。

现在只能看这位年青人,有没有什么办法了。他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整个付家坝的利益。

只能厚颜的对曹方卓说:“小曹,我知道是我们不对。但是我们是农民,本来就目光短浅,你就原谅一会吧。而且现在那么多葡萄,都卖不出去,我们真的活不下去了。”

“卖不出去,你应该去找政府,我没有本事把这个事情解决下来。”

曹方卓也无奈啊!你几十万斤的葡萄,只能保存一个星期左右。我有什么办法?全国的葡萄总量,供需刚好合适。现在你突然整出几十万斤,那个地方都卖不掉的。

付家坝的葡萄今年产量不少。

每亩产量不高,大概有五百斤左右,算起来近千亩的葡萄园,能够有五十万斤的总量。

这些葡萄虽然味道也可以,但这个数量太多了。一下就把整个滇南省的葡萄价格,打压在每斤一两块钱斤。并且至少有三十万斤的葡萄,不能在变坏之前销售出去。

这些都是叶友山从杨晓育那里了解到的,并且他和杨晓育都没有什么办法。

付玉华看到曹方卓的样子,也知道没有什么办法了。但是他却想到自己身后,还有付家坝几十口人。这一年的辛苦不能白费,他只能对曹方卓耍无赖了。

“小曹,种葡萄的事是你建议的,现在出了问题不找你找哪个?”付玉华把一切都归责到曹方卓的身上,那怕这结果是他们不听劝告造成的。

“很好!老付,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这样!你可以去告我,看政府怎么处理。这件事,我没有办法,而且以后你们有事也不要来找我。”曹方卓一听也生气了。

妈的,一群笨蛋自作自受,还要我解决问题。

若是有办法肯定会帮忙,自己也没有办法,能怎么办。不曾想,付玉华居然要把所有的损失,都推到自己头上。

简直是笑话,我建议你种葡萄,你出了问题就找我;我建议你自杀,你一定告我谋杀了。

叶友山连忙劝到:“都不要这样,消消气。有事好商量。”

“有什么好商量的,我本来就没有办法。”曹方卓对叶友山说。

虽然话有点冲,可是语气却不如先前那么火爆了。

“不找你找谁,你几百万一年,这点损失算什么。我们这些老百姓,一年几个钱,这损失还不倾家荡产啊!”

叶友山一看,不劝了,两人都是牛脾气。

曹方卓更火了,大声吼道:“我有钱怎么了,我是偷了,还是抢了。现在华夏的人,都和你一样思维。有钱人就该吃点小亏,让你们占便宜。凭什么?我的钱难道不是血汗钱吗?自己没有本事找钱,还人五人六的怪别人。想想自身的原因,不要什么事,都怪别人。”

“你们就是为富不仁。现在是贡产党的天下,你们这些剥削人的资本家都该被镇压。”付玉华一听曹方卓的话,也火大。

要不是你发财了,我们会跟着你学,种葡萄吗?要是不种葡萄,我们的生活和以前一样平静。

这时的他,完全忘了曹方卓的桃花岛,给他们带来的那么多的收入。就连政府不断的辅助都被这些农民当成剥削,何况曹方卓的这种情况呢。

“好啊!尽管来镇压,我要看一看,一个国家还要不要法律了。”曹方卓说完,转身就要走。

“你们两个不要闹了,啥子大不了的事吗?走,屋里头谈。”杨晓育见到他们争吵起来,立马相劝。

杨晓育出来,付玉华就不敢在无理取闹了。

曹方卓也不愿意和付玉华他们,闹到无法相处的地步。

杨晓育让叶友山,去把地窖里的葡萄酒拿一坛出来;曹方卓去把厨房的饭拿出来。

杨晓育开始给付玉华作工作了:“老付,你刚才那种说法要不得。小曹没有欠你什么,他凭什么要出钱来弥补你们的损失。而且你不是不知道,当初小曹对于你大肆种植葡萄提出劝告的,就连那个卖葡萄的黄老板都说过你们。你们那些笨蛋,被钱整花了眼,谁的话都不听,现在知道好歹了吧!”

“杨哥,怎么办?难道看着葡萄烂掉,葡萄树难道要挖掉?”付玉华不甘心的说道。

“老付,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付家坝是怎么搞的,怎么就没有几个人愿意来。要是有人来买的话,也不至于堆积这么多葡萄。要是小曹种的葡萄,绝对许多来买,甚至还有人开车来收购。可是,我听说你们找人来运葡萄,都没有愿意来?”

“是啊!真是怪了。以前都不这样,去年还有来收苞谷的。今年大家都要躲瘟神一样,听说是付家坝的人请,就立马拒绝。”付玉华无奈的说。

叶友山和曹方卓很快就回来了。

叶友山听到付玉华的话,想了想,还是说:“付队长,我倒是知道一些传言,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杨晓育、曹方卓、付玉华都不是笨蛋,立刻知道,叶友山说出来的话,绝对不好听。

付玉华终于逮到一个愿意说实话的,当然想知道原因了。问道:“叶老板,你说说,这是什么原因?”

“说出来,你不要生气?我也只是听说的?”叶友山再次给付玉华打预防针。

要知道刚才付玉华连曹方卓这个长期交往的朋友,都一样耍无奈。叶友山也不放心,所以不得不再说一下。

付玉华说:“你说,我会认真的思考,不管对不对,都不怪你。”

“我听人在传,付家坝是强盗窝,所以搞运输的都不愿意到付家坝。许多游客都有忧虑,所以你们的葡萄园,也没有多少人去参观。”

“我就说嘛。到桃花岛来玩的人成千,在付家坝住的人只有十来个。要让我知道那个在污蔑付家坝,非找他的麻烦不可。”付玉华恨恨的说道。

曹方卓一下就想到了去年那个司机,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长年在外跑运输的司机,本来关系就复杂。没有点水平怎么混,早还被人压榨干了。

这样的人被人敲诈了,能不报复吗?

这个司机没有人找人,直接到付家坝找麻烦,就算比较正规的一类了。换些脾气不好的,直接让你把钱吐出来。

叶友山也不知道其中的原由,对付玉华的询问,只能和曹方卓一样沉默以对。

杨晓育不知道原因,却劝付玉华说:“老付,以后做事的时候,不要莽撞。你打得过几个人,小心把命玩丢了。现在这个社会,并非想像中那么太平。来!来!来!不说了,大家把酒满上。”

“曹老板,你叫我来喝酒,如果你不喝,那可说不过去哦!”叶友山对曹方卓说道。

曹方卓笑笑,说:“老叶,葡萄酒我还真敢喝。”

杨晓育、付玉华都知道,曹方卓从来不喝酒的。

现在听说曹方卓可以喝葡萄酒,心里十分不平衡。心想:难道小曹对自己两人不满,故意不喝的。现在这样是不是挑明了,不愿意和我们交往。

杨晓育说:“小曹,我叫你喝酒,你可从来不喝的。难道对我有意见,还是不愿意和我交朋友。”

曹方卓看着付玉华和杨晓育都盯着他,要他给个说法。叶友山也在一旁等他答复,毕竟叶友山以前也听说曹方卓不喝酒的。

“你们想什么呢?我酒精过敏,是对白酒。葡萄酒还是可以喝的。不过,以前你们每次请客,都喝白的我怎么办。总不可能让你们专门去买葡萄酒吧!”曹方卓淡淡的说。

杨晓育说:“真的,这种事情还真的怪了。”

“真的,我几岁的时候,被灌了白酒,住了几天院。从哪以后,就不能喝白酒。不过,有几次喝葡萄酒酒,发现没有事。”曹方卓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