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10章 为富不仁

第一百一十一章 贪心作祟

付文作为省报的记者,见过的世面也算不少。

可是现在他的冷汗直往外冒,太吓人了。这付家坝的人是怎么了,一个二个的跟刁民一样。

刚才付玉华和曹方卓的话,他全部录制下来。同时他也弄明白了,原来这个曹方卓是黑心商人的说法,是有人陷害的。

曹方卓对付家坝人的一般都是忍,但是现在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付文不由想起了,路上听到的消息:‘付家坝是强盗窝,千万别去。’看来这种说法是有根据的。

看到付玉华离开,付文对曹方卓说:“曹老板,这件事,我会在媒体上给你证明的。”

“不用了。现在这个社会,你说付家坝的人是刁民。对他们也没有影响,他们不害怕的。我的货物不在市面上销售,说我是黑心商人也没有什么影响。至于承包水库的事,你们也插不了手。”曹方卓对付文说。

付文仔细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再说了,现在发表出去,效果也不会很好,说不定引起争论。等大家把事情忘得差不多的时候,再发一定能吸引眼球的。让那些说曹方卓是黑心商人的媒体,自己打自己的脸。

春节临近,节日的气氛也浓烈起来。

曾胜利也跑了不少部门,但是曹方卓的合同不光在政府有备份,而且律师楼也有备份。这样就算政府的人,同意给曾胜利帮忙,也无法单方面撕毁合同。

曾胜利看一切无果,却并没有死心。

作为网络上的常客,他知道社会上什么人的力量最强——二代。

这些娇生惯养的年青人,被各种光环包围着。让他们以为他们就是天,他们就是王法。几乎都是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式。

曾胜利了解到,玉河地区的二代不少。和小说中的不同,这些二代都不怎么惹事。虽然偶尔利用点关系,找点小钱。但是没有搞什么欺男霸女,也没有搞统一地下势力。

这些人都很收敛,一般情况都不会出手。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玉河市市长唐国书上任三年多了,他儿子喜欢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已有。

唐旗云是家里唯一的独子,父母都难免有些溺爱。加之唐国书的工作忙,对于儿子的教育和关怀自然就少了。当母亲的胡雪兰又是个贪图享乐的人,每天都在茶馆去耍。

从唐国书是大学毕业进入政府部门工作起,由镇上的普通工作员做到一市之长。虽然费尽心力,但是他除了工资之外,总会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收入。

胡雪兰是镇上的一名工作人员,但是自从结婚以后,她就做专职家庭主妇了。除了开始孩子还小的几年外,她多数时间就是去打牌。

这也算偏僻地区的好处吧!男人当官,老婆一样打牌,没有人说什么。其实她打牌到不是打得很大,只是消费时间。

唐旗云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自然嚣张跋扈。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本事的人,一切都靠当官的父亲。所以每到一地,都先和当地的二代们搞好关系,并且对于混混也是态度暧昧。只有关系都稳当了,才会为自己谋取利益。

这次到玉河也是如此。

大家都知道,在华夏不论商场、官场都有意见不同,关系不好的人。也有几次见面,就亲如好友的人。

唐国书在玉河当市长,和他意见不同的不是市委书记,而是分管政工的李副市长。

因此,两人的儿子也有些看不顺眼,其他的二代们关系倒是不错。

这种情况下,唐旗云想在玉河捞钱,就有所忌惮。

别看唐旗云拼命的往兜里捞钱,却从来不把人打残或整死。一般都不亲自出面,让混混恐吓一番。如果不奏效的话,就让人在对方店铺站着,恐吓顾客。

至于女人,大学和高中生,唐旗云都不会放过,甚至初中生都有。

当然,唐旗云没有脑残到强奸或者迷奸的地步,和他发生关系的人,多数都是自愿或者不反抗的。

比如,女人爱财就直接给上一叠钞票;要找工作的更好办,直接用市长公子的身份给公司打个招呼。至于那些想钓金龟婿的,玩了之后,呵呵!当然就赶紧脱身了。

虽然许多女人被唐旗云骗了,但是却不能说他犯了罪。因为当时这些女人的确是自愿的,所以,就算对方说的话是假话又能如何。这些暗自懊悔的女人,却依旧过着平淡的生活。

唐旗云去年听说在郁关镇有家会所很火,当时就想收为己有。

当他让手下去调查的时候才发现,这会所不是他能动得了的。会所老板虽是个女子,但是家的关系可比他厚多了。如果他敢动手,就连他老子都要被牵扯进去。

于是就打算人财两得,开始追求黄文婷。却被直接拒绝了,谁叫他的名声在圈里传得太凶了。

正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曾胜利找来了。

曾胜利找到唐旗云,是因为以前跟他一起混的人,现在有人在唐旗云手下做事。

这个人叫麻三,从小都喜欢打架斗狠,身手也不错。唐旗云和他交往以后,觉得他还有些潜质,就让他做了暗子。

麻三和曾胜利多年不见,过年的时候集了一次。在聊天的时候,曾胜利无意中说起曹方卓的事情。

麻三当场就动心了,光靠养鱼都有近千万,这个好事,唐少一定会喜欢的。至于说背景或者其他,麻三觉得唐少能解决。一个租水库的会有什么本事呢,有关系的都弄公司了。

一个反曹方卓的联盟,就这样在正月里成立了。双方决定同时对曹方卓开始采取行动。

唐旗云这方,做了两手准备。

先同郁关镇打招呼,让他们把合同作废了。这些事不用找唐国书,唐旗云直接跑一趟就行了。当然找唐国书的话,纯粹是找骂。

经手出租水库的方主任,一听唐旗云是市长的儿子,就知道这事只能这样办了。

虽然市长大人没有说话,但是不帮忙的话,市长知道了会怎么想呢。所以方主任就把关于曹方卓租用水库的合同,直接交给了唐旗云。

唐旗云可以把合同改掉或者撕毁,也可以让曹方卓写转让协议。这些事情都不是方主任在意的,结果如何他不想知道,也管不了那么多。

另外唐旗云还让人,去盐都要挟曹方卓的家人。

这事是麻三办的。

俗话说,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这些混子他们会有不少朋友的,并且多数都是做这个方面的。

麻三找的人叫丁富顺,是滇南省犯省后,跑路去盐都的。麻三许诺如果事成,丁富顺的事情就帮他处理了。要知道全国发生的案件太多了,随便用个意外身亡。丁富顺这个就可以改头换面,重新获得新的身份了。

丁富顺手里有人命,为人下手也狠。麻三平时做事不愿意找他的,这次却又只能用他。因为川省的混子,麻三认不了几个。虽然麻三再三强调就是绑架两个老年人,不要伤害他们。却忘了丁富顺的脾气大,一不顺心谁的面子都不给。

曹方卓整个春节都在家里休息,不知道这次黑暗的大网,再次袭来。

今天刚要上网,四小就通知,有人划船到小岛。

曾胜利来到岛上找到曹方卓,骄傲的说:“姓曹的,本来你把水库转租给我就好了,没有想到你居然不识趣。现在市里有位公子看上你的水库了,可能你连本钱都收不回。”

曹方卓听到曾胜利的话,眉头一皱。

看来有些麻烦了,如果市里的人要对付自己,还真的不好办。如果人家走正规的手段,让政府采取什么规划,自己怎么办?如果他们采取水库投毒,然后让公安局的陷害自己。说是自己为了保水库,才在水里投毒怎么办?

不过,曹方卓嘴里一样不认输,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担心。说:“哦!市里的公子??真***,把自己当要葱了。别说市里的公子,就是首长的儿子都一样。你让他来动我的水库,试一试。”

“姓曹的,你以为你的合同真的很厉害吗?那位公子找到律师一说,你认为律师会为了你这样一个百姓,和市里的公子闹翻吗?人,要认清形式,现在华夏你这种人是翻不出什么浪的。”曾胜利嘲笑的说。

本来就是付家坝单独享受的蛋糕,现在却必须要分唐少一块。他心理也不满意,十分的生气。他认为这一切都是曹方卓的固执造成的,现在强大的势力面前,曹方卓连保留的机会都没有。

大家都是被小说毒害了的人,都认为现在的二代们都是赶尽杀绝的主。却不知道唐旗云要的很简单,把水库出租权交出来。还有岛上的其他,钱也是会付的。

唐旗云不想发生什么强夺别人东西的事情。那样的话,就是他父亲都没有办法保他。虽然他文化不高,却知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把别人逼急了,人家和你拼命怎么办?那个能保障自己周围时刻都有保镖,那是电视里演的。

曹方卓心理也很烦,说:“你说这些有屁用,有本事就让那位公子来。你再这样显摆,小心老子把弄残了,丢水里。”

“你敢?这里是红云水库,别把自己想得太厉害。要是你敢乱来,我们整个付家坝的人,都会对付你的。”曾胜利说。

曾胜利是曾经的混混,他知道人是冲动的动物。

有些时候,做事根本就不会在乎什么法律啊!什么道德之类的东西。心里一火,什么都规矩全忘了。

他以前生活困难,又没有什么负担,所以不怕死,敢拼命。现在虽然儿子在监狱,可能不久要判死刑。但是他老婆跟他关系很好,他不愿意死。更主要的是现在他是队长,这个水库眼看就要到手了,他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他怎么会去冒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