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19章 善后事宜

第一百二十章 黯然离开

曹方卓到了郁关镇,找到律师楼、镇上的招商办,商量合同的事宜。

因为曹方卓知道镇上的合同已经没有了,那么就不会存在什么法律效力了。律师楼也是狼狈为奸,把自己的合同藏起来了。

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曹方卓的身份了。

他们对于曹方卓提出的建议,没有一个人敢提出异议。只有希望对方不要把他们记恨在心头就好了,那还敢挑刺呢。

曹方卓把他们叫来,也只是通知他们一声,自己愿意把水库转租。

“合同的事,大家心里都明白。我如果再租用水库,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这个水库现有的鱼,我会在这一两天打捞完。你们可以安排人租用,租金你们按月分算一下,该退多少就退多少。”曹方卓的话说得很轻,但是方主任已经很高兴。

方主任:“曹老板,这个事情是红林的百姓做得不地道,但是你也想体谅我们的苦衷。你放心租金的问题,我们绝对不会收。”

许多人都认为曹方卓租用水库找钱了,他们租用也可以找钱。

现在水库的租金已经涨到了两百万一年了,来咨询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这个时候,本来有一些官员想让亲戚租水库的,不过付家坝的人,居然要自己租用,拒绝任何人参与。

曹方卓不管他们以后那个租水库。虽然每年都能喂不少鱼,但是要想找到几百万,还不是一般的困难。

曹方卓临走的时候,去找了一下镇长,让他发个通知。桃花岛上的桃林转让,有意者到桃花岛竞拍。

如果以往的曹方卓,他首先会想到把桃林让给付玉华。但是现在的他对付家坝的人反感,谁也不要想占他一点便宜。至于杨晓育是否还在这里住,就是他的事情了。

曾胜利虽然很疯,把自己当成付家坝的救世主。

但是他一样不敢在曹方卓面前龇牙,唐旗云的下场摆在哪里。何况曾胜利发布那个帖子后,也经常上论坛去逛。曹方卓一怒杀人的镜头,他怎么可能忘记。

黄文婷叫来了几辆大卡,要把曹方卓转让给她的东西运走。付家坝的人远远的看着这一切,更加觉得把付玉华赶下台是明治的选择。

这些东西以后就是他们付家坝的了,再也不会让别人分去一杯羹。

曹方卓把水库的鱼全部捞出来,居然有近万斤。曹方卓想到黄文婷将来的损失,这次就按每斤二十卖给黄文婷。

知道曹方卓是仙人后,黄文婷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贪财的仙人。仙人那里会用自己的仙法找钱,都应该是高高在上,俯视凡人的。

这次曹方卓自愿降价,她当然不会同意了。以前都是她主动提出涨价的,现在知道对方的本事,更要讨好。不过,曹方卓一再坚持,并表示以后不会再到滇南省来了。甚至他和黄文婷见面的可能性,基本都为零。

黄文婷也就,按曹方卓的要求做了。她知道回去后,一定要涨价,这是最后的一批货。自己用清水饲养,还是比不了曹方卓的仙法。

最后,曹方卓把除四小之外的动物全给卖了,算下来收入近百万。

黄文婷离开的时候,曹方卓拿出两样东西。一个是杨晓育做的微雕佛像,另一个是刻画了符文的珍珠。本来,在玉河的时候就该给她的,但是当时没有想起来。

这两样东西并不能赶到防护的作用,却有安神宁气的作用。对于在都市生活的黄文婷来说,非常的实用,灵气的滋润也会让她更加美丽。

在依依不舍中,黄文婷离开了红云水库。她知道自己和曹方卓不是一个层次的人,难怪当初曹方卓知道自己的意思,也不愿意追求。

曹方卓把东西也收拾好了,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他是神仙。把东西装进储物戒指的时候,也不会避讳什么。

岛上就剩下空屋三间,空鹅舍四座,桃树近千,牧草无数。其他的都已经被曹方卓处理掉了,就连岛上的警示牌都撤下来了。

在夜幕之下,曹方卓把聚灵阵的灵石全部都取出来了。符文当然也被他破坏了,就算是青云来一趟,也不会发现修真的印迹。

曹方卓还专门准备了一个玻璃缸,放了小半的水,聚灵草也被他连同泥土一起转移。这种灵植就算昆仑都没有,曹方卓走到哪里,都可以重新建立聚灵阵。

青云离开红云,其实是很激动的。

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曹方卓在桃花岛上的阵法设置。曹方卓得自千年之前的传承,根本不知道现在华夏修真界的现状。

曹方卓在桃花岛设置的阵法,就连青云这位昆仑的太上长老都无法认出。阵法的布置方法,效果都有记载,可是能够全部弄懂的人不多。

青云出来游历一趟,就发现一个高手。年纪轻轻修为就到了金丹期,而且还会布置各式各样的阵法。这不仅仅是昆仑之幸,而且是整个华夏修真界之幸。

青云被阵法困惑,当然就没发现聚灵草,不然的话,他一定会抢回昆仑。

曹方卓在一夜之间,就让灵气充沛的桃花岛恢复到了平庸。最过分的是原来的灵气在他和四小的吸收下,没有留下那怕是一点点。

其实,付家坝的人根本就感受不到灵气,他们只会觉得没有以前那么舒服了。

————————————————————

几天过去了,桃花岛上的桃林要转让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玉河地区。

许多人都想来插上一脚。不说桃花岛本身的吸引力,光是这里面曾经居住过仙人,就是一个好彩头。

曹方卓知道付家坝的人,多半不会让其他地方的人,获得这个机会。他想到竞拍的方法,就是要让付家坝的人多付出点代价而已。

付玉华和曹方卓打了个招呼。他现在只是一个平凡的老头,付家坝的事情他根本就参与不了。

对于曹方卓家里发生的事情,付玉华也觉得很内疚。当初,要是给大家做下工作,和平的处理此事多好。

曹方卓对付玉华的感觉,就像陌生人一样。

有句话叫道不同,不相为谋。付玉华和曹方卓在对于穷人和富人之间关系的态度,分歧太严重了。这也造成双方,闹到现在这个地步的重要原因。

镇上的领导这次亲自参与,这次桃花岛的竞拍。

他们害怕付家坝的人,再次弄出这样的事。郁关镇的镇长已经想好了。如果别的人承包下来,他就要让所有付家坝的人签订协约,不得破坏人家的生产。

镇上的几位领导都先后作了发言,这是华夏的特色。

很快一位领导站在台子上,清了清嗓子,说:“现在请曹方卓老板说下桃花岛桃林的情况。”

“桃林有一千棵树。去年每棵树结了三十斤桃,每斤桃卖的一百块。这笔帐大家都会算,你们承包下来是不会吃亏的。出多少钱,你们也可能估计一下。”曹方卓其实,在整付家坝的人。

他只说去年怎么,并没有说今年的情况。当然会让外乡人加入竟争行列,这个价吗?自然就抬高了。

“小曹,你就不能直接,把桃林都转让给我们付家坝吗?”付玉华觉得曹方卓真的很过分。

大家熟人熟市的,把桃林让给付家坝,又不会有什么损失。全然忘了曹方卓的父母,就是因为曾胜利的原因才死的。

曹方卓说:“如果没有买的话,我会把所有的桃树全部砍掉。我不会便宜一个,害死我父母的人。”

对于国家的法律还是不满的。

曾胜利明明就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但是却一直逍遥法外。理由是曾胜利并没有让唐旗云去对付曹方卓,只是告诉了唐旗云红云水库很找钱。

“50W!”

“80W!”

……

一连串的报价声,打断了曹方卓和付玉华的谈话。曾胜利不知道是不是脑袋发卡,居然叫出五十万的价格。曹方卓刚才就说了,去年桃子的情况。那个算不出来,而且凡是参加拍卖的人都去桃花岛看来,今年每棵桃树都能结上五六十斤的桃子。那该卖多少钱,每个人都会算。

最后,付家坝以曾胜利为代表的红林五社,买下了整个桃花岛的桃林。但是他们要求,把小屋和鹅舍一样收下。

曹方卓对镇政府的人说:“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但是我话要说清楚。如果你们觉得买下桃林吃亏了,马上退出还来得及。不然,以后没有把桃花岛管理好,别再找我的麻烦。”

镇上的领导一听曹方卓的话,以为他后悔了,当下想顺着曹方卓的意思办。

曾胜利看出领导的犹豫,连忙说:“我们不会后悔,而且这次是在大家的公证下,进行的竞拍,总不可能现在就反悔吧?”

周围的人,不论是不是付家坝的人,都觉得这种时候反悔不好。人毕竟要讲究信用,人无信不立。

最终,在镇政府的监督下,双方签订了合约。

曹方卓收下曾胜利他们给的现金,然后一个人抱着玻璃缸,登上汽车,离开了红云。

本来拍卖就是用支票的,但是曾胜利故意要整曹方卓,从银行把钱取出来,让几个人把他带回来。却不知道曹方卓一转身,把钱收进了储物戒指。

这是大家第一次见到储物戒指这种神器。有了这种东西运送东西还用愁吗?

在大家的目光中,曹方卓落魄的背影逐渐消失了。没有人知道曹方卓会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