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6章 沙漠寻材

第十七章 千里驰援

曹方卓看着已经完善的差不多的庄园,非常的满意。

要是资金再丰富一些的话,自己说不定就弄出,星际要塞一般的堡垒。

小黄几个家伙,就像长得的小孩一样。已经不想最初那样,每天都黏着曹方卓了。曹方卓相信,无论是虎仔,还是小黄都有自己的尊严。异界小说中,具有智慧的魔兽,像小狗一样撒娇卖萌。曹方卓认为哪是不可能发生的,高级魔兽的尊严,不会允许他那样做。

曹方卓觉得庄园有些冷清了。

因此,他又把电脑拿出来了,开始以前的生活。

修真界自己也算官二代了。师傅玉真千年前就是昆仑的核心弟子,现在至少也是领导层了。青云的地位曹方卓不清楚,但是当初其他各派弟子的态度,说明了一切。曹方卓想象自己同为青字辈弟子,普通修真者应该尊敬自己。

没有人欺负他,挑衅他,修真的动力自然就降低了。

自己的亲人,又已经赠送了护身法宝,安全也没有问题。更让曹方卓没有压力了,每天除了必须的夜里修炼外,他都没有修炼过。

凭他现在的战斗力,修真界中许多人都能把他搞定。这是曹方卓的认为,但它不怕。因为明月那小子说过,昆仑现在也算修真第一大派。哪个敢无视昆仑的尊严,那么一定会很惨。

这天,曹方卓正在上网,一年没有响过的手机响起来了。

曹方卓心想:哟呵!哥还有业务了。

移动一定恨死哥了,一年来分钱的话费都没有消耗。‘占着茅坑不拉屎。’这句话生动的形容了曹方卓的电话号码。

“喂!哪位?”曹方卓看到,不是只响一次的诈骗电话,就接了起来。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二老表,春强表弟出事了,你知道吗?”

曹方卓听出来了,这个女人是自己的三表姐。因为人比较热情,所以亲戚中人缘最好。

而春强是曹方卓最小的表弟,今年才二十岁。是家里的独苗,听姐姐说,最近要结婚了。曹方卓因为懒散,所以给姐姐说了不参加。现在出事了,难道是他女朋友变卦,要换老公。要知道现在的女子,可是相当的霸气的。

“没有听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懒散。”曹方卓对于亲戚可是从不掩饰,直接交底。

三表姐说:“春强表弟出车祸,成植物人了。舅舅非常的伤心,我们几家想帮些忙。你们家,哪个出面?”

曹方卓明白表姐的意思。姨娘和舅舅们都是普通工薪阶层,但是亲情却很浓。幺舅出了事,其他人都要表示。而曹方卓父母双亡,只有他和姐姐。作为男性的曹方卓,是家族的承担人,所以表姐第一个找到他。

“唉!怎么回出这事儿呢?你们怎么打算?”曹方卓问道。

他也不清楚表弟的情况,只能见面过后再说。他也想知道诸位亲戚怎么处理。

“现在春强表弟还在重症住院区,幺舅的钱也快花完了。我打算拿一万块,给幺舅救救急。”表姐说道。

其实,曹方卓也不清楚表姐家的情况,但是他真的穷了。卖翡翠的钱,都买材料了。现在说他分文皆无,也不会错。但是自己的亲戚出事了,帮忙是一定的。

“恩!这样吧!这个星期我赶过来。春强在哪个住院。”曹方卓也快速的表态。

表姐没有挂电话,反而是给曹方卓说明了情况。

原来,春强表弟的女朋友要出差,强拉着他做陪。俩人没有坐公司的车子,上着一个朋友帮忙。两队情侣就开往省城,但是这个朋友车速过快,闯到红灯。被大货车给撞了,责任全在自己这一方。朋友小两口中,男的当场死亡,女的重伤。表弟重伤昏迷,女友却只受了轻伤。

曹方卓迅速的炼制了一枚疗伤丹,一颗培元丹。他不知道有没有作用,却代表着他的一点心意。

在前往蜀都的路上,曹方卓不断思索人的脆弱。一个人,就这样轻易的就悲剧了。曹方卓的沉默,让整个车的人,都感到压抑。

华西医院,西南最大、最权威的医院。

在行业里声名显赫,春强的状况只能在这里才能治疗。不过,电视里经常出行这样的场景,出车祸的植物人很快清醒,却忘去了过去。那只是电影的情节,植物人复苏的机率,不比中五百万的彩票简单。

但是,只要有希望,不管怎么小,都要去争取。这也是所有华夏人的习惯,可能也是人的本性吧!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压抑的气氛,是每个医院的最大特点。

尤其是重症住院区,没有病人的家属会轻松。这里的病人随时,都可能从世界上离开。哪个家属开心得起来,就连医生和护士斗不敢笑。因为病人家属会认为,哪是幸灾乐祸,非找你麻烦不可。

曹方卓找到表弟的病房。

幺舅和舅娘都在里面,还有大舅、三舅、五姨、六姨等几家人。曹方卓一看,好嘛!除了自己,其他的人都是全家赶来的。

曹方卓偷偷的看着几位长辈,都是一脸沉重。五姨夫这个家主,也没有吝啬,直接那了五万给幺舅。农村的三舅也拿了一千块,让曹方卓感慨得很。亲情虽然不能用钱来衡量,但是危急关头的救命钱,却很说明问题。幸好,他也想办法弄了一万,不然真不好意思待在这里。

幺舅胖乎乎的身体,现在明显瘦了不止一圈。

舅娘本来徐娘半老的脸,现在都老了十几岁的感觉。

曹方卓看着表弟,躺在病**一动不动。就连脸上也是熟睡的样子,没有当初的朝气和活力了。光光的头上裹着雪白的纱布,鼻子上挂着呼吸机。

曹方卓听表姐的女儿说,春强是大脑受了震荡,才会出行这中情况。听说按摩穴位有良好效果,曹方卓一阵心动。妈的,别的我不行,没有学过医,但是穴位什么地我还能不熟悉吗?当初,治疗小黄,让自己不敢轻易的对人使用神识。但灵气刺激穴位没有任何问题。

曹方卓突然发现,春强的女朋友不在,但是她的父母一直都在忙里忙外。

说实话,曹方卓认为,春强的女朋友现在把他抛弃很正常。虽然曹方卓知道春强知道后会伤心,但是人都有躲避灾难的本性。难道有谁真心愿意和植物人过一辈子,谁不想过好日子。

而这对老人做的真好,曹方卓也相信表弟醒来后,会加倍的回报他们。

曹方卓知道,只要对春强进行刺激,让他的大脑产生反应就好。具体穴位就不那么讲究,当然头部的穴位除外。曹方卓找到人体最下面的穴位,也是脚步要穴——涌泉。用食指按压,同时输入少量的灵气。

培元丹和疗伤丹都没有交给幺舅,因为表弟不是身体受伤。灵魂或者说神识受到伤害,用这些丹药没有效果。

曹方卓偷偷的为表弟按压了几分钟,并输入了少量灵气,来维持他恶生命。曹方卓希望这样,能够让表弟好转。

舅娘在一边,拿出表弟外出游玩时,大舅帮他们拍摄的照片。讲述着表弟以前快乐的生活,这也是常见的电影情节。曹方卓却发现,表弟没有一丝反应。看来这中方法,还是不行。

女方的家长叫什么,曹方卓没有去记忆。他只关心表弟的病情,希望他早日康复起来。

所以,对方的邀请,大家都拒绝了。

曹方卓想要出去透透气,同时思考一下。他是否需要去图书馆,学习一下关于按摩穴位及其效果。

“你应该上去看一看他!毕竟你们也相处了,这么多年。”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从楼下的通道传来。

曹方卓回头一看,原来是春强表弟的岳父。不知道他对面的女孩,是不是就是春强的女朋友?不过,从老两口的表情来看,应该没有错了,就是哪个女人没错。

曹方卓不会去谴责她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知道表弟完好的恢复之后,这个女人是否会后悔。

“他就一个残废,说不定那天就死了。我才不会把我的命运,跟他交接在一起。”哪个女人低声的说道。

她父亲说道:“要知道,是你要拉着他做陪的,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内疚吗?”

本来曹方卓都打算离开的,但是这个女人的话让她留了下来。原来,这个女人在随后的交谈中,不断的损坏曹方卓表弟的名声。这也让曹方卓有了,干涉一下的想法。如果把这个女人的真面目,暴露在大众面前,她还能找到男人吗?

不过,曹方卓和她有不认识,真要出面也不好说。曹方卓在想要不要,把表弟治疗好了再说。如果那样的话,杀伤力会不会更大一些呢!

一个男人,从外面走进来,多哪个女人说道:“兰香,我们今天去哪儿耍!”

“不和你们说了。”这个女人,对她父母说道。然后,转身拉着男子,就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