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25章 他乡遇美

第二十五章 他乡遇美

曹方卓不得不,再次感叹命运的捉弄。

他打电话,打着打着竟然到了一个酒店前面。更巧的是这个酒店,还是他们初中同学聚会的地方。最后,还遇上一个他不得不妥协的主儿,这就是命啊!

曹方卓也询问了姚桃的情况。

姚桃告诉他,生活不错。前些年结婚了,女儿都三岁了。一家人也和和睦睦,她还买了辆小车开。虽然现在买小车不算什么,但是有车开,明显要拉风不少。看来聚会的人,都混得不错,自己会不会成洗刷的对象呢?

曹方卓知道,姚桃的老公一定是不想别人说他管得太紧。所以,才让老婆一个人参加同学会。这个家伙也算体贴,不知道长得如何。

姚桃和许多结婚过后的女子一样放得开,不再是以前那种羞涩模样。

“班长,你看我把谁带来了!”姚桃对班长段纯美说。

曹方卓看到,对面四男五女都投来疑惑的眼光。立刻自我解嘲的说:“我是曹方卓,段班长,不会介意我不请自来吧!”

“曹方卓??”几个人听到名字,惊呼出声。

不是他们想起了曹方卓,而是他们脑海里没有这个人的一点印象。

倒是段纯美很自然的说:“对于学校里老实巴交,工作后不理会老同学的人,我们早就忘了。但是你回到我们这个集会,我代表党和人民接纳你。”

曹方卓知道大家没有记起自己,也没有过多介绍。和几人握个手,表示一下,就坐在角落了打发时间。

老同学见面,也是一种缘分。虽然这几位都是班级里有些出息的人,但是曹方卓依然感觉得出,大家已经长大了。社会风气已经在不经意间把大家同化了。

可能他们自己也在苦恼,既想加深同学之间的友谊。又习惯性的在朋友前炫耀自己的生活。

姚桃没有读大学,却因为丈夫的关系进入了教育系统。曹方卓听段纯美和其他同学交谈的时候,表露出一种不屑。从大家的谈论中,曹方卓知道这几位心中的职业排行榜。老板第一,公务员第二,白领第三,打工者第四,教书的最垃圾。用那位英俊的男士的话来说,教书纯粹是吃力不讨好。因为他儿子读书那个学校,就出现一起事故。

一个学生调皮,老师说了一句。这个学生就在老师回家的路上,把老师的砍成重伤。手成了残疾之后,学生没有受到处罚。不知道是对方家世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老师因为教育学生残疾,却没有人讲公道。就连这个老师的医疗费,都没有人负责。结果,另一个老师害怕惹事,没有及时制止学生打架。学生被同学杀死在校门外。在场的老师被处分。

所以,这个曹方卓想不起名字对帅哥说:“老师已经不是一个正当的职业了,他是保姆,是替别人被黑锅的最佳行业。”

曹方卓不知道这种观点对不对,但是想到自己当初那么调皮。现在的年轻人火气又大,法律意识又好,加之有众多媒体撑腰。教书真的很窝囊,姚桃如果不喜欢这个工作,自己就帮下忙。

不知怎么的,曹方卓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看小说的时候,主角经常叫师傅老头,老不死的。现在的学生也是这样,看来自己修为虽然不低,但是徒弟最好别收。妈的,万一收到一个徒弟,将来要把自己当boss一样刷,自己不就惨了。不收徒弟,谁敢拜自己为师傅,就干掉谁。

青云要是知道曹方卓的打算,非要把这个口无遮拦帅哥给和谐不可。就是因为他,昆仑少了一个崛起的机会。

“各位,真对不起!刚才你们定的餐厅,被张少包了。请多多包含,今天的消费算小店的。以后,你们再来,小店给八折优惠。”大堂经理一边解释,一边观察众人。

他得到老板的批准,许下了承诺。但是有些时候,别人咽不下哪口气,真的闹起来。酒店最受伤,虽然这事情是张少强行提出的。但是人家关系好,谁也那他没办法啊!

“大家都不容易,算了。”曹方卓的几位同学都不是惹事的人,都选择了妥协。

曹方卓也没有和别人计较什么,不过张少这个人,他记住了。敢这么做的人,不是关系太好,就是脑袋有包。这样的人做敌人好过对朋友,那句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曹方卓,不好意思啊!”姚桃有些歉意对对曹方卓说。

本来想让曹方卓多和同学们交流,却没有想到多数人都把曹方卓给忘了。其实,这样难怪,都十几年没见了,那个会记住不熟悉的人。要不是当年曹方卓对姚桃使过龙爪手,姚桃印象深刻,可能今天就认他不出来了。虽然姚桃并非爱上和恨上了曹方卓,但是小姑娘被人那样调戏,想忘都忘不了。

“没什么,这是运气的问题。说不定,就是我的运气不好,才让你们受连累呢!”曹方卓开玩笑似的说。

大家收拾起东西,就往门外走。

大厅本来没有多少人,但是有些时候,意外无处不再。一个女人可能是急着上厕所,急速的往wc跑。姚桃正和曹方卓说话,没有注意到。

结果,“嘭”的一声,那个女子向外飞出去,把大堂的桌椅板凳碰到不少。

说起来姚桃应该受伤,她是背对别人。受到撞击不会有反应的空间,受伤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曹方卓在她身边,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再说了,别人还好一点,姚桃在曹方卓心中的地位可不同的。

对面那个女子之所以会飞出去,就是曹方卓的原因。他在姚桃身后撑起了真气护盾,对方撞到那个上面,飞出去就很正常了。

“哪个把我女朋友撞到的站出来?”一个冷森森的声音在大厅响起。

曹方卓一看,对方不是普通人。应该是一个长期习武之人,健硕的身材,皮肤紫铜色。算得上一个好汉,就是说话的味道,听起来有些嚣张。

同学们都知道是姚桃这儿出的问题,但是没有人卖友求荣。姚桃这时才回过身,发现倒地的女子。她并不知道,因为她那个女子才摔倒的。因为曹方卓使用的护盾没有颜色,姚桃没有感觉到撞击,也没有发现问题。

“洪哥,就是这个男人撞到我的。”女子对着习武的男子说。

曹方卓知道为什么女人那么说,并且连上厕所的事情都忘了。因为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月内换了三个男友的刘兰香。

“小子,你有什么说的?”男子趾高气扬的对曹方卓说。

他不知道自己的新女友为什么要这样。但是今天的宴会是为她准备的,再说自己的女人,耍点小性子是应该的。所以,她根本不给曹方卓解释的机会,直接开始质问起来。

“贱货,就是贱货。只有那种有眼无珠的垃圾,才会是母的就上。”曹方卓本来就是世俗的女子有偏见,更何况刘兰香的所作所为他都清楚。说起话来,自然就有些恶毒了。其实,如果那个男子和气一点,曹方卓也不会放这种范围性攻击。

男子很生气,恶狠狠的说:“小子,在蜀都谁都要尊称我一声‘洪哥’。你不要拿你的无知,来挑战我的底线。”

姚桃轻轻的拉了拉曹方卓的手,示意他不要惹事。曹方卓反而低声的说:“没事儿的,这种角色翻不起多大的浪花。”

然后,抬头对男子说:“哦,洪哥?什么时候,华夏还有人干混黑社会,不怕死吗?再说了,昨天下午,某个女人还在和其他男人亲热,今天就找了一个新男人。这个速度,简直创造了世界记录,用贱已经无法形容了。你堪称贱剩,贱人中的剩人。”

“妈的,给我好好的教训着小子。”洪哥也生气了。虽然这个新女友很贱,但是她很漂亮啊!而洪哥的相法是女人就是要宠着,对女人凶的男人都不是男人。

平时,曹方卓可能还不会计较,但是现在不一样。要是姚桃受伤了,他心里会更加不安。

所以,气愤的曹方卓对洪哥说:“我不想惹事,你最好让他们别乱动。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洪哥,这个男人特别可恶,只有我想耍朋友,他就在我朋友面前说我坏话。你看,今天他又是这样。”刘兰香在一旁挑拨到。

虽然她几次恋爱,都又曹方卓破坏的踪迹,但都是她抛弃男友在先。这个女人当然不会说实话,再说逼急了她还有绝招撒娇。这一招对许多男人都有效,当然曹方卓这种极品除外。

“放心,不会有事的,你站后面些。”曹方卓温柔的对姚桃说。

整得几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姚桃,当然也打量着曹方卓。姚桃两口子关系不错,这个曹方卓怎么对姚桃好像有特殊的意思呢?无聊的屁民最喜欢八卦,曹方卓这几个老同学也不例外。

姚桃也感觉到大家的眼光,又想起曹方卓的行动。她发现曹方卓除了对她之外,其他人都很冷淡。难道他对自己真的有那个意思,可是自己家庭很幸福。一定要劝说他,让他找到自己的幸福。姚桃心里合计着,要让曹方卓知道,非笑抽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