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40章 途中意外

第四十章 途中意外

“哥!在过几天,我爷爷过生日。你陪我去一趟好吗?”南宫雪樱说道。

经过半年的相处,南宫雪樱真正的接受曹方卓了。这个家伙除了懒散些,没有其他的缺点。当然,脾气有些爆,却能克制。所以,南宫雪樱已经开始叫哥,曹方卓也称呼她为妹子。

“嗯!好吧!走一趟。”

“你个懒家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不满呢。”南宫雪樱用小手碰曹方卓的额头,轻声的念叨。

“妹子,你知道吗?走亲窜友的最麻烦了。长辈无限的唠叨,同辈无限的炫耀,小辈们吵闹、撒娇……”

“好了!这就是国情嘛!你为了我忍一忍,好不好?”南宫雪樱拉着曹方卓的大手,脸蛋贴在她胳膊上撒娇的说。

曹方卓摇摇头,就怕女生的温柔攻势了。一向喜欢温柔女孩的他,总是不忍心拒绝。当然,如果是女强人,霸道的说话,曹方卓可能就不好说话了。

“妹子,听你的还不行吗?别拉了,再拉我的手就断了。”

“嘻嘻,就知道哥对我好!我要把小黄它们都带着。要是有车就好了,回去让我哥哥给买一辆。”

曹方卓说:“要车也是我买啊!让大舅哥买,算咋回事!”

“没事的,你见到我哥可不许欺负他。”

“怎么,你哥我还认识。不会以为我没钱吧!外面我可是有公司的。”

“你有公司,还躲在这里?我哥你一定认识。”南宫雪樱异样的表情,让曹方卓产生了疑惑。

“妹子,咋啦!?”

“哥,你喜欢我吗?”

“嗯!我最爱妹子了。”曹方卓把南宫雪樱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秀美的青丝说道。

“我是故意接近你的!”南宫雪樱可怜兮兮看着曹方卓,生怕他甩手离开。却还是坚持把事情说了出来,这事情始终是瞒不住的。

“故意接近我?为什么?”曹方卓没有生气,反倒是一脸疑惑。就我这个肥猪般的身材,就我这个大众脸,还有人故意接近。

“我哥是明月。”

“明月是谁?”

“是青云师叔祖把我送来沙漠的。”

“靠!青云送你来的。妈的,哪个家伙发神经了。还有,你叫他青云就好了,实在要称呼,就只能叫师兄。不然,我的辈分都跟着降了。”

“你不生气。”

“气?当然生气了,罚你今天晚上陪我过夜。那个家伙想我回昆仑,我让他陪了夫人,又折兵。”

“什么陪了夫人,又折兵。你会不会说话?还有,人家没有准备好,以后陪你好吗?”

“嗯!妹子说得对,我没表达好。就是让青云白忙活,气死他。”曹方卓轻轻的拍了拍南宫雪樱,继续说:“妹子,我不会强迫你的,等你那天准备好了,再说。”

“啵儿!”南宫雪樱在曹方卓脸上亲了一口。

两人开始为外出做准备了,虽然曹方卓觉得带上四小并不合适。但是却没有阻止南宫雪樱的热情,带就带上吧!四小和别人的宠物不一样,在没有受到生命威胁的情况下,是不会攻击人的。在曹方卓身边,都会听他的话。他的理解能力想小孩儿,但是它们的控制能力却是普通成人都无法比拟的。

这些日子两人不光是谈情说爱,对于医学也有探讨。曹方卓的医术有所提高,南宫雪樱的理解也更加进步了。

交代了一切情况的南宫雪樱,让家族派了一辆车到沙漠边的城市。曹方卓把庄园的阵法打开,带着她飞到沙漠边缘。

南宫家并不知道,曹方卓已经和南宫雪樱谈恋爱了。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高手要尊重。但是没有人想到,大小姐身边会是那个高手。

这件事没有成功之前,是不能泄露的。曹方卓的身份和南宫大小姐的身份,可比所谓的明星高多了。要是整出一个假恋爱,对方的脸就丢尽了。所以,昆仑和明月都没有说。

沉浸在甜蜜中的南宫大小姐,又忘了这个事情。

这些日子,各武林世家都开始前往南宫世家。

“啊!杀人啦!”

路上的行人吓得四处逃窜,南宫雪樱也有些瑟瑟发抖。司机看来是个高手,镇定的握着方向盘。

“停车!”曹方卓喊到。

“大小姐,很危险的。”司机劝道。

南宫雪樱说:“我男朋友说的,你听不见吗?”

难怪南宫大小姐生气。司机当着自己的面,决绝男朋友的要求,让人家怎么想。

一个身材肥硕的女子,手里拿着滴血的尖刀。一步步的逼向一个16岁的男生,地上躺着两个人。

“住手,有什么事,都可以说。”曹方卓吼道。

“什么事都可以说?哈!哈!哈……”那个女子疯狂的大笑,眼泪却从脸上滑落。

曹方卓知道一定有隐情,所以并没有出手。这个距离,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制服对方。

“有什么事不可以说,只要你正确,没有可以伤害你。”

“老师,我错了。不要杀我。”那个男生跪在地上不断的求饶。他本来可以逃跑,但是他已经被吓得手脚发软。

“那你告诉我,学生不听话,老师该不该说。”这个女子对曹方卓吼道。

看来她也想发泄,不然根本就不会多话。曹方卓为了知道事情的真相,也按着自己的理解。回答道:“当然该教育了,老师不能批评学生,要学校干什么。”

“可是,就是因为我说他懒,让他没有做完作业别上课。他的家长带着几十个人,把我按在操场上往死里打。我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没有任何人来看我。我被他们打得大小便失禁,我还有什么脸面上课。既然没人给我申冤,那我就自己来。”

“操!还有王法吗?”曹方卓忍不住怒火,破口大骂起来。

仔细一看那个女子,平凡的相貌,却带着一脸的憔悴。眼睛里偶尔闪过红光,这是被逼疯了的象征了。

好!

很好!

现在都为未成年人说话,被逼得进退两难的老师还少吗?难怪那些老同学说教书不好,这是教书还是伺候老人。妈的,以后绝对不收徒弟,这是把师傅往死里整的节奏啊!

“啊!”

一声尖叫,划破天际。

远处传来刺耳的警报声,也把曹方卓的思绪引回来。

原来,把事情真相说出来的女教师,已经在男生身上捅了几刀。然后,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警察的到来。

“哀,莫过于心死。”曹方卓心里不由浮现出这句话。

安抚这南宫雪樱,两人打算离开这里。地上的三具尸体,应该就是把女教师逼疯的罪魁祸首吧!社会道德为何滑坡,因为好人不敢教,坏人不会教。没有教育,后代的道德就不言而喻了。这些与曹方卓无关,还是自己过自己的生活吧!

“站住!所有人全部带回警局。”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曹方住他们也被围起来。

“不用啦,就是这个女子杀掉地上三人。大家都看见了,全部带回警局做什么。”曹方卓有些反感这些警察。妈的,要是女教师出事的时候,都把违法违纪人员抓起来。会有这个后果,现在一本正经,以前干啥去了。

看到众人点头,女警也没有多说。走到曹方卓面前问道:“你目击了整个过程?”

“没有!不过,我问了一下情况,这个女的也把事情说了一边。”

“那你为什么不制止她杀人?”

“我觉得他该死,不愿意出手。而且我不是警察,我凭什么要出手。”

“你跟我回警局做笔录,我怀疑你是同伙。”

“妹子,你和司机回去吧!一会儿,我就回来。”

“黄叔,你先回去。我陪他走一趟。”

“好的!”司机没有迟疑,他已经被小姐批了一次了。再不听话,很可能被辞退。

警局,有一股压抑感,普通人都不喜欢这里。曹方卓不知道,这些警察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他的凶名应该是传播甚远,难道他们不怕吗?

“老实交代,你和她是不是同伙。”女警问道。

“因为老师批评几句,家长就闯到学校闹事。这种杀了就杀了,我不会出手,也不会阻止。”

“教师是负责教书育人的,不能因为别人错了,就不遵守法律。”

“是啊!学生杀老师,老师不能还手,要教育。作为人的基本权利都没有,只有傻逼才当教师。法律真他娘的公平。”

“你说话文明点好不好!”南宫雪樱在一边小声说道。

“你把情况说一边。”女警对南宫雪樱的印象不错,没有再计较曹方卓的话。

……

事情简单的介绍一下,女教师也认罪了。事情本该有个结果了,可是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

“把他们分开关押,他们有重大的作案嫌疑。”一个高大的男子,对着女警说道。

曹方卓把刚进来的男子,打量了一番。对方的眼神说明,他认识自己。虽然没有表现出其他情绪,但是曹方卓知道,有人找麻烦了。

“我女朋友,只能在我身边。我没有违法,也没有达到单独审问的级别。有些人,最好不要自找麻烦。”

“你怎么说话,老子要单独审问,看你敢如何?”

“我坐在这里不动,你有手段尽管来。可能你有所依仗,但是我没有反抗的基础上,你把我整死,能抹得平吗?”

南宫雪樱也不傻,从对话中。不管警察还是其他人,都知道这个男警察要来邪的。

“吴局,你这是?”

“有事我兜着,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妹子,不管怎么样不要离开我。现在有人要把我们往死里弄。”

谁也没有想到,曹方卓会这么说。除了那个吴局,没有人把曹方卓的话当真。

“这里是大厅,审问要道审讯室。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们只能用强。”所谓的吴局说道。

曹方卓拉着南宫雪樱的手,轻声的说:“妹子,走。去参观下审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