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42章 世家宴会

第四十二章世家宴会

“怎么回事?雪樱还没有回来。”做寿的南宫老爷子,询问着手下的人。

“老爷,大小姐在路上遇到杀人事件,被带到警局去了。”

老爷子生气的说:“什么?把我孙女带警察局去了。给我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我孙女还会杀人不成?”

也是。

他的大寿之日,孙女被人抓了,能不生气吗?

最关键的是他这个孙女乖巧得很,根本不可能去做违法乱纪的事。若是他孙女没有犯错,别人找麻烦。那么南宫世家,也不是任人摆布的。不把事说清楚,他不会善罢甘休。

这时候,明月走了过来问道:“爷爷,妹妹回来没有。”

南宫老爷子实话说:“还没有,她和男朋友被抓警局去了。对了,你给你妹妹介绍的什么人?不会是他惹事吧!”

“爷爷,谁告诉你那个男的是妹妹的男朋友。”明月有些惊奇,有些高兴的问道。

一旁的司机连忙搭话说:“少爷,小姐一直叫那个男的为哥,男子也叫大小姐为妹子。”

“哦!哈哈哈!我的辈份上升了。不过,这以后怎么叫呢?”明月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念叨着。

“雪明,什么辈份怎么就升了?还有,你妹妹身边的那个男人,你知不知道是谁?”老爷子把明月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中诧异,连忙询问道。

明月高兴的说:“知道,爷爷你也听说过,就是我那个金丹期的师叔祖。”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老爷子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孙女什么时候认识这个人的,自己怎么不知道。

“是这样的,他和青云师叔祖闹别扭,不愿意回昆仑。前些日子,西方的修真者过来抢他的东西,结果被赶跑了。青云师叔祖回来后很激动,让整个昆仑找合适的女孩儿。我和师叔祖亲近,就把妹妹安排进去。没想到,妹妹居然把事办好了。回去后,一定敲师叔祖几件宝贝。”明月把事老实的告诉了老爷子。

老爷子摇摇头,骂道:“你个没良心的,就不怕你妹妹吃亏。”

“你放心好了,妹妹是自愿去的,他也想见见高人。青云祖师说了,如果曹师叔祖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一定让他负责。”明月连忙劝道。

停了一下,明月又自言自语道:“这次他能来,一定是妹妹要求的。看来他对妹妹也不错。就是不知道,我该怎么喊。”

“还是喊师叔祖,毕竟师门比世俗更重名声。”老爷子是最重视辈份的,一听明月的话,立刻指正道。

明月没有反驳,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急忙问老爷子说:“爷爷,刚才你说他们好像被警察抓了。”

“是啊!”老爷子想起这事儿,心里的火还没有消。

“靠!大事件,这次他会不会把这个城市毁了。他的脾气可不好……”明月一听,喃喃的说道。

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那个说我脾气不好,要毁城市。”

“啊!”

老爷子和明月,被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嗓子。

明月回头一看,果然是曹方卓。

立马恭敬的喊道:“师叔祖!”

然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哥,说好了,不能欺负我哥哥的。”南宫雪樱知道自己的哥哥最疼自己,连忙解围。

曹方卓笑呵呵的,没有在逗他们。对南宫雪樱说:“妹子,这位是老爷子吧!你说我该怎么称呼他们。”

“这是我爷爷,这是哥哥。你也跟着我喊,不能仰仗昆仑的辈分。”南宫雪樱说。

“好!听妹子的。爷爷和大哥怎么还在门口站着,难道不让我们进去?”看到南宫老爷子和明月想劝南宫雪樱,曹方卓制止了他们,主动说道。

“就知道哥好!”高兴的南宫雪樱,拉着曹方卓的手就往里走。

突然,她转过身说:“黄叔,车上的四个小家伙呢?”

“在后院,我去带过来。”司机连忙回复说。

曹方卓淡淡的说:“不用了,我通知它们了。”

“小黄它们能听到,能听懂。”南宫雪樱疑惑的问道。

曹方卓一脸得意的说:“那还用说。小黄它们是灵兽,就是整个昆仑都拿不出几只。”

明月心说:几只,一只都没有。灵兽现在就只有蜀山有一个。这个师叔祖就是不简单,灵兽都不止一只。不过,据他所知曹方卓没有上过昆仑山,他怎么知道的。于是张口问道:“师叔祖,你没有去过昆仑,怎么知道的?”

“切!青云师兄一看我的灵兽,眼睛都亮了。师门能有几只?”曹方卓不屑的撇撇嘴,骄傲的说。

“哥,昆仑有多少灵兽?”南宫雪樱可不相信,毕竟昆仑是华夏前列的门派。曹方卓都又四只灵兽,那些门派难道少得了。

明月听到妹妹的话,摇摇头,尴尬的说:“一只都没有!”

“嗯!昆仑真的这么落魄了?”曹方卓大吃一惊。要知道他心中的昆仑,可是万仙来朝的景象。就好像西游记里的天庭,仙鹤飞舞,灵兽穿梭。

“师叔祖,整个修真界,就只有蜀山有一只灵兽。”明月给曹方卓解释道。当然,言下之意就是,您老把灵兽送给师门多好。当然,如果有培育灵兽的方法交出来,最恰当不过了。

曹方卓骂道:“都是那个岛国,哼!老子非要他好看不可。”

“哥,别生气了。那天有空,我们带着四小去岛国逛逛。对了,它们能吃普通的食物吗?”南宫雪樱对岛国也不待见,一边劝解,一边给岛国上眼药。

曹方卓说:“不用给它们食物,它们跟我一样,吃不吃都无所谓。”

进入庄园后,曹方卓对南宫老爷子和明月说:“你们去招呼客人吧!我这个上门女婿,有美女陪就行。”

本来人就多,南宫老爷子也就没有客气。他没有想到,孙女会离开曹方卓,整得寿宴都受到了影响。

亲密的南宫雪樱,拉着曹方卓停下了脚步。她想家了,今年她先是忙着医学,后来突然被安排去沙漠。都一年没见到母亲和奶奶了,她难免有些思念。但是她又担心和曹方卓分开,会怠慢自己的男友。

“妹子,想我丈母娘了。去吧!你知道我静惯了,我在这儿喝茶等你。”曹方卓连忙鼓励道。

“嗯!”南宫雪樱带着笑容朝后院走去,曹方卓让四小跟上。

自己带着四小,难免会被人围观。说不定有些无聊的世家子弟,又要强买自己的宠物,那才是没事找事。

所有大型宴会都是一样的,人多口杂。

这些客人就连主人家,都认不完,更不用说宾客了。特别是年轻一辈,没过几年,人已经长变了。要不是由长辈带着,真的认不出来。

熟识的朋友,自然坐到一起。经常一起玩耍的,也自动的搭伙。那些亲切又难得一见的,更是要好好交往。一个宴会,就是一场交流,一次碰头。

不过,是个人都有自己的气势,能告诉其他人,你的身份。当然,有演员天赋的除外,他们善于隐藏自己。

曹方卓在角落中孤单一个人,穿着又不出众,不尽然已成为大家注意的对象。曹方卓也不例外,他的样貌虽然不出众,但是心态平稳。没有趾高气扬,没有卑躬屈膝,淡淡的总给人一种疏远感。

杨月是一个官二代。

他父亲就是浙省的省委副书记,在今天的宴会上也算一个角色。他这个人喜欢交朋友,并且他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弱。虽然不拿说交的都是真心实意的哥们儿,但是两面三刀的酒肉朋友还真没有。

曹方卓很快成为他搭讪的对象,“兄弟,要不要一起逛一逛。”

“不用,我就在这儿坐会儿,等一个朋友。”

“告诉我,是不是想偷偷看美女,才找这样的借口。”

曹方卓一看,这个家伙还听坦诚的。见面就敢说,看美女,不怕我揭他。于是对他说:“我叫曹方卓,兄弟哪里人?干脆在这个聊聊。”

“我叫杨月,跟老爸一起过来的,在省城工作。你这么悠闲,在那个地方偷懒。”杨月说。

其实,偷懒是指在政府机关上班。现在的政府机构,没有什么事需要处理。工作比较轻松,待遇也不错。当然,要是没有背景,当公务员也是被使唤的角色。

“你眼力不行,我就是个无业游民。你居然把我当成个人物了。”曹方卓鄙视的看着杨月,打击他道。

杨月看曹方卓不像说谎,疑惑的问道:“你难道就是世外高人,你的言谈举止怎么有些特殊。”

“呵呵!其实,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不争,所以不用讨好别人。因为我不争,所以也不怕别人比我强……”曹方卓一连串的歪理,就直冲杨月。

“你这个家伙!我也分不清,你说的是真是假?”杨月被对方一长串的说法打昏,老实的交代。

曹方卓也不计较,问起了最初的话题:“你刚才说看美女,怎么一个女的都没有?”

“女的当然有,一般都是陪同家人。要么是亲人,要么是男友。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杨月说。

曹方卓看到一个美女向这里打招呼,猜测是找杨月的,就说道:“别说了,那个女的是不是在喊你。”

杨月一回头,是自己表妹。对曹方卓说:“我有事先走了,等下陪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