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章 碧灵峰 盘蛇变

第二章 碧灵峰 盘蛇变

两人一路经过蛇族之地,发现喜庆的气息越来越浓厚了,族人不知晓内幕,只知道办事,一听到自家老祖宗突破到九劫散妖的境界,都是大喜,办置这些事宜也就很上心了。

一路穿过诸多地方,来到了主峰,古玄带着黑潭直奔议事厅,到了议事厅后,古玄发现诸多长老都在,对着蛇衍行了一礼道:“族长,这位前辈是我从一座秘境中带出来的,是黑水玄蛇一脉碧灵蛇,有着渡劫期的实力,距离渡劫不到半年时间了!特此带到族中寻求庇护。”

“黑潭前辈,这位就是我族的族长蛇衍,余者皆是长老,最上首的那四人是我族的太上长老!”

“黑潭见过族长及各位族老!”黑潭见到这帮人,心中的傲慢之气也收敛了几分,这里的人修为最次的都与他相同,剩余的修为都比他高,心中已经认可了蛇族。

“不错,血脉比之族中的人还要精纯,可惜你的血脉中有着龙族的气息,使得自身的血脉被压制,不然早就渡过天劫了,这次渡劫就老夫就帮你一把,将血脉中的龙族气息化去,以后你就搬到碧灵峰上,让黑元给你安排一处洞府,领取的份励与长老一样!”端坐在最上首的太上长老碧涛天发话了,说完后一挥手一件碧绿色的山峰出现在黑潭面前。

“这是我的本命法宝,借你渡劫一用,切记前四十道天劫定要用肉身来抵挡,让天劫将你身上的龙族气息化去,后边的天劫实在挡不住了,就将碧落山祭出!你下去吧!”碧涛天说完就闭上了眼。

“等等,不要抵抗!”金穹打出两道金色的印记朝着黑潭与古玄而来,两人依言没有抵抗,金色印记直接进入识海,化作一股信息,却是一篇名叫“斗战法相”的神通。

古玄将黑潭送到碧灵峰后,就返回自己的洞府。把盘蛇鼎祭出,是该让盘蛇鼎进行第一次蜕变了。将镇仙金拿出,这块镇仙金有人头大小,如果全部融入盘蛇鼎,却是有些可惜了。

镇仙金最大的功效就是镇压仙界法则,只要是镇仙金炼制的法宝,与仙人对战时,就可压制对手体内的仙道法则,所以在上古之际镇仙金是所有修仙者的噩梦,最后所有的镇仙金全被天宫收取,炼制了一件宝物镇天宫,天宫有了这件宝物,才发展成上古之际的大势力。

镇仙金坚硬无比,就是神器也无法在其上面留下痕迹,只有用鲜血寖泡半个时辰后,镇仙金就会变得柔软如泥。那时候就是一个凡人都可以轻易的将其分开,这是石经上记载的方法。古玄深信不疑,没有石经,古玄连镇仙金都认不出来,不然拍卖会那么多人,为何只有四人识得。

遂将手臂划破,一道血液涌出,流入玉盆内,过了一会古玄见血液差不多了,一道气血流过手臂,上边的伤口就恢复如初。就盘坐在地上等待镇仙金软化。

半个时辰过去了,镇仙金上边多了一抹血色,古玄的真元化作一柄长刃,将镇仙金劈成两块,将一块收了起来,剩下的一块还留在玉盆内。心念一动,盘蛇鼎出现在古玄手中,往地上一抛,拳头大小的盘蛇鼎立刻化作一尊三尺大小的紫金色鼎。把镇仙金放入其中,心中一动,又拿出三块空灵晶也放入其中。就把太初紫火祭出,开始让其进行融合蜕变。接下来就是看盘蛇鼎自身的变化了!

古玄也盘膝在地,开始揣摩起识海中的斗战法相来,经过一番领悟,才发现斗战法相说白了就是一种变身,战斗时候的变身。妖族自古以来肉身都是比较强悍,战斗时变成本体,有时候空间不够,就有些压抑。于是经过无数年的变化,妖族各族都根据自身的战斗方式推演出一部适合自己的神通。

蛇族的斗战法相就是蛇头人身,战斗之际可以将自己变成法相之状,不仅有了人族的灵便,还有了妖族的肉身,这样一来,战斗力就可以提升好几倍。

古玄每次战斗时,总感觉缺少什么似地,看过斗战法相之后,心中已经知晓了,自己本身就是走的炼体一脉,如果再加上变身法相,完全可以横扫高自己两个境界的敌人。

便慢慢地感悟起斗战法相的修炼方式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古玄对于斗战法相的修炼也是越来越明悟。其实说白了就是将自身的优势压缩到一起,以人身来承受本体的威能,与如意真身的修炼方式有些共通之处,如意真身是变化成他人,而斗战法相却是只改变自身。修炼的速度就看你对自己身体了解的多么纯熟。

闭上眼,回忆了一遍斗战法相的修炼运行图,便慢慢的修炼起来,由皮肉到筋骨,由筋骨到内脏,最后一气血将其融会贯通,这就是斗战法相修炼的本质。

三个多时辰过去了,古玄长啸一声,变成了蛇头人身,全身布满了金色的鳞甲,就像穿了一件贴身内甲一样,唯一的缺点就是身子又一丈多高,这已经是古玄凝缩的最大限度,主要是古玄的身子淬炼的太过精纯,杂质几乎没有了,一凝缩身子的各个部位都已经是最匀称了,根本无法在变身。或许这就是古玄修炼斗战法相的最大缺点了。

变身后,古玄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实力翻了几番,攻击力也提高了三倍多。防御就更不用说了,身上的紫色鳞甲绝对堪比上品防御灵器。只是速度降低了几分,不过自己已经领悟了风之意境,虽说速度慢了,但也不比出窍巅峰期的修真者慢。

突然,古玄感到盘蛇鼎已经发生了变化,急忙把法相之身褪去,来到盘蛇鼎边上,放出神识观察起盘蛇鼎来。只见盘蛇鼎的鼎壁开始透明起来,上边的九条蛇纹符亮了起来,不断在鼎壁之上游荡。金色的祥云也是一阵翻滚,盘蛇鼎越来越透明,最后化成一片虚无,就在此时,太初紫火爆发了,化作一片紫色地火海,一道盘蛇鼎虚影在火海中跳跃着。

紧接着盘蛇鼎上边的道纹一阵颤鸣,一股金色的**被这些符文吸收,盘蛇鼎也开始凝实起来。最后化作一尊紫色鼎,上边旋刻着金色的符文,道痕,祥云,不断流转,汇聚成一方世界,日月山河,倒悬高空,只是这方世界有些虚幻,好似无根之源,几个呼吸后就这方世界再次化成符文道痕。

太初紫火一阵大盛,盘蛇鼎突然暴涨起来,先前还是三尺大小转瞬间就化作三丈大小,轰隆一声,古玄的洞府就被撑破。山体也被太初紫火烧出一个极大地空间,山石直接被焚化一空,只见盘蛇鼎在太初紫火中不断旋转起来,越来越快,最后所有的火焰都被盘蛇鼎吞噬一空。

古玄感到盘蛇鼎内部有些暴乱起来,心中一紧,把九龙炉祭出,直接将盘蛇鼎摄入其中。急忙打出八十一道手印,太初紫火也从盘蛇鼎内蹿出,钻入九龙炉底部,也不知道盘蛇鼎到底出了什么情况,居然充释一股狂暴地能量。心念一动,石经中的炼器经验全部涌入古玄心头,就开始分析起来。最后古玄感到其中一段描述与此时的情况有些相似,阴阳不协调,起了冲突。

古玄也有些不敢确定,但是九龙炉内的盘蛇鼎已经越来越狂暴,已经容不得自己考虑了,一狠心,古玄手中多了两个玉瓶,里边装的正是阴阳造化水,想来这水可以讲盘蛇鼎内的狂暴气息镇压下去。毕竟这水之中蕴含着一丝造化之力,想来可以起到作用。

三十六道手印过后,九龙炉炉壁上的一条龙纹将大嘴张开,古玄急忙将两个水球打入九龙炉内,太初紫火也是一阵大盛,慢慢地随着时间地过去,盘蛇鼎内部的狂暴气息被平息了下来。古玄才长出一口气,提着的心逐渐放松了下来。

一个时辰过去,九龙炉炉壁上的九条龙纹一阵大颤,融合成一条,张嘴吐出一尊拳头大小的紫色小鼎,正是盘蛇鼎。此刻的盘蛇鼎虽然多了一丝镇压的韵味,整体却是给人一股虚幻的感觉。古玄一招手,将其招到手中,感觉有些轻飘飘的,缺少了一丝厚重。

怪不得感觉到盘蛇鼎多了一丝虚幻之感,原来原因在这。想要厚重,这个简单,融入重玄星材料就行了,只是自己此刻的身上却是没有,寻常的材料根本不够厚重,突然,古玄脑中闪过一块石头,却是炼狱海中得到的那块石头,虽然不知其为何物,却是厚重无比,加上可以存身炼狱海,想来也不是凡物,就将其拿了出来。

这块石头有些大,整体暗红色,却是不知道是何物?手一翻,残刀仙器就出现了,对着石头就是一刀,可惜刀身被反弹了回来,暗红色石头上边却是无丝毫印记,只好将残刀仙器收起,把血斧拿出,顺着石头就是一斧,石头上边多了一道裂痕,又是一斧下去,石头咔嚓裂成两块,古玄把其中的一块与血斧收了起来,剩余的一块丢入到盘蛇鼎内,又把太初紫火祭出,开始再次淬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