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5章 大猿王 惊仙棍(下)

第五章 大猿王 惊仙棍 下

?“猿族实力大损之后,就将族人召回,整个族地都封锁起来,大猿王得知后,却是无能为力,自身被飞升通道的力量所伤,又被紫月族打入一个紫色月亮,在不断地吞噬着他的血脉,其子袁破天开始炼制丹药,为大猿王疗伤,可惜炼制了无数丹药还是无济于事。最后本源尽被紫色月亮吞噬而亡。”

“大猿王死后,袁破天将其遗体放入塔中,将其本命法宝惊仙棍也放到身旁。将伤害大猿王的罪魁祸首紫月亮从大猿王体内取出,融合了无数材料,以无上大神通将地脉打通,连接到地火,将其化作一口天地洪炉,把紫月亮与无尽材料放入其中,并且收集了猿族三千族人的心血,欲给猿族炼制一件镇族之宝!仙器出世后,没有猿族血脉根本没有办法得到仙器的认可!”

“只是袁破天一直等到飞升妖界,也没等到仙器出世。就将这颗星球封印起来,可惜无尽岁月过去了,也不知出了何差错,我们这次的行动才致使仙器出世!具体是什么仙器,现在也不知道,现在大家商议一下,这件仙器出世后的归属问题!”谢东轻叹一声,如此盖世人物,居然死于非命。当真是一大讽刺。

“我妖族,不是人族那种势利小人,既然是袁破天为猿族所炼制,那我蛇族就不参与了,我们将这塔中的东西先分配了,再说那件仙器中蕴含着三千猿族精血,想来与祖传族器一样。没有其血脉根本发挥不了仙器的威力!”蛇千山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我玄龟一族,也是如此,怎么谢兄?难道你天狮一族还要参与?”玄洪有些不善的问道!

“玄洪兄此言差矣,我天狮一族也是妖族一员,此时已经知道这件出世仙器是猿族宝物,焉能作出这种事情!”谢东脸色一正,慎重的说道!

“好,塔内得到的东西,等仙器出世后我们在分配,至于大猿王前辈地遗骨与惊仙棍我们先收起起来等猿族之人到了后,我们在交给他们吧!”蛇千山说完,挥手将大猿王的枯骨与惊仙棍收起。一众人出了巨塔,就朝着喷发五彩光柱的地方等候着。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天际传来几道气息,观其修为,最差的都有渡劫期。

“哈哈,仙器出世,老夫的运气真好,有了仙器,以老夫的修为就可以完全渡过天劫了!”刚到的一名人族渡劫期修真者激动地说道!

“滚,这里是我妖族的地盘,哪怕是神器出世,也只有我妖族才有资格收取。”一名浑身结实的大汉扛着着一杆狼牙棒,满脸不屑的看着人族修真者说道。

那名人族修真者脸色变了几变,眼中闪过一抹怨毒,满脸阴狠地看了大汉一眼,直接御空离去。

“废物一个!”大汉大笑地骂了一声,望着那名修真者远去,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气。

“玄龟族的小子,你过来!”大汉对着玄洪喊道!

“项山前辈,不知叫晚辈有什么事?”玄洪脸上尽是苦涩之象,硬着头皮,挤出一丝笑容问道!

项山眼一瞪道:“小子,我有那么可怕吗?你是什么眼神?不就是把你族的玄甲老儿揍了一顿至于吗?你玄龟一族,皮粗肉厚,防御比我神象一族都耐打,再说那事都过去十多年了。早就过去了,心眼真小!对了,你们来得早,可知晓这妖器何时出世?”项山瞪着眼,又是一阵数落。

“前辈,你先看看这个?就明白了?”玄洪苦笑着给项山递过一枚玉简。项山冷哼一声,就拿起玉简看了起来,片刻后,看完了,眼中尽是落寂之色。

“某家这次就算是帮侯厉那老小子一次,下次定要好好让他与某家打一场!”项山低声嘟嚷一声,拿出一个传讯珠,不知给谁传讯起来。

古角星的一处偏僻角落,刚才被项山喝斥的那名人族修真者此时,手中多了一面蓝色的镜子,对着镜面吐出一口鲜血,急忙打出数十道手印。片刻后一道蓝光出现在虚空,化成一面大了巨大的镜面,只见镜面中出现了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

“雍旗,有什么事通知本座?”

“密使大人,手下在古角星发现了一件仙器正欲出世,五彩光柱都出现了,可惜这是妖族的地盘,手下还欲等仙器出世后,得到献于密使大人,可是妖族之人霸道无比,直接把手下给轰了出来。手下无奈之下才将界面镜使出通告密使大人。”雍旗把身子弯的很低,眼中闪过一道怨恨!

“你确定是五彩光柱现世?”被称为密使的人有些急切的问道!

“回禀大人,确实如此,古角星星周围几颗星球的修真者都看到了,现在只有几个妖族小辈在那里守候着,想来妖族的高手很快就会赶到!”雍旗虽然想借密使的手除掉项山,却也不敢说假话,他可是见过说假话人的下场,绝对是生不如死!

“好了,本座知道了,你就在古角星带着,留意着妖族人的动向,本座有一个时辰就行该过去了,想来仙器出世还需要一段时间。”声音刚说完,镜面就消失一空。雍旗眼中的闪过一抹毒辣,阴笑几声,消失在原地!

“小子,你这灵酒是哪弄到,味道还算不错,可惜与猿族的灵酒一比,就差了不是一个台阶!”项山拿着一个酒葫芦灌了几口,有些回味无穷的说道!

“前辈,这是晚辈在荒域那里得到的,也就剩这些了,等这次完了后,就去太虚商会在买一些!”古玄这些人与项山坐到一起正在大碗喝酒。

“别叫我前辈,前辈的,听着不顺耳,我们不是人族那种穷酸儒,不用讲那些繁文礼节,你看我顺眼,我看你不错,你叫我老项就好!”项山灌了一口灵酒,对着古玄的肩膀拍了拍。

就在几人喝酒的时候,前后不过几个呼吸,三道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正是蛇族,天狮族,玄龟族的人,蛇族来的是太上长老黑傀,天狮族是一名五劫散妖谢言,玄龟族也是一名五劫散妖玄隐。

“千山,这仙器是怎么回事?”黑傀开口问道!

“那个,前辈你看这个就知道了?”谢东对着黑傀行了一礼,把先前的那个玉简递了过去。

几个呼吸后,黑愧看完了,叹了口气,什么也不多说,把玉简扔给玄隐与谢言,两人看完后与黑傀表情都是差不多。

“现在才过去半个多时辰,也不知道仙器何时出世?”项山喝着酒嘟嚷道!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突然黑傀三人朝着一处虚空看去,只见虚空闪过一道涟漪,一名全身黑袍的人出现了。随后一道破空声响起,正是先前离去的雍旗。

“小子,你还敢回来,滚!”项山直接对着雍旗吼道,吼得时候直接是带着真元,雍旗直接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倒飞了出去。满脸骇然地看着项山,项山还欲出手,黑袍人直接出现在项山面前,被黑袍人拦住了,项山的脸直接阴沉了下来。

“滚,这里是妖族的地盘,不是人族可以插手的,不要以为修为比我高,就可以耀武扬威!”项山只是三阶散妖,却是丝毫不惧黑袍人。身子一动,一拳轰出。拳劲一出,空间都是一阵颤抖,黑袍人冷哼一声也是一掌拍出,身子晃了晃,而项山却是倒退了数十米远才停住,两人高下立刻看出。

“不要逼我出手,我的目标是仙器,不想与妖族各族起冲突,要知道仙器可是无主之物,能否得到手,凭地皆是机缘!”黑袍人淡淡地说道!

“哼,老子不管那些,老子只知道这里是妖族之地,人族的规矩在这里根本不起作用!”项山说完,直接把狼牙棒祭出,上边闪过一道血光,对着黑袍人当头劈下。

“既然你不知后退,本作就先料理了你再出手争夺仙器。”黑袍人冷哼一声,手中多了一柄暗红色的钩子,黑袍人的速度极快,瞬息之间就出现在项山身边,一道血光闪过,空间直接出现了一道裂缝,项山把手中的狼牙棒直接对着黑袍人甩去,想要来个同归于尽。只是黑袍人不愿意这样做,硬生生的把身子横移出去,躲开了狼牙棒的杀招。

项山也是急速退了开来,可惜还是被血色钩子划破了左臂,血液滴答滴答地掉落。项山眼中闪过一抹果决,怒喝一声,身子暴涨起来,转眼间就化作一丈多高,身子表面就像包裹了一层树皮一样。角质感十足,这可是神象族的斗战法相之身。项山一变身,气息即刻间暴涨一截。手中的狼牙棒也是随之变大,直接对着黑袍人轰来,每一棒都蕴含着排山倒海的力量。

黑袍人不敢硬拼,只能凭借着身子的灵动闪躲着。黑袍人躲闪半天,好似十分恼怒,硬是接了一棒,借着这股巨力拉开了距离,身上突然传来一股毁灭般地气息,观战的几人眼中都是一缩。便准备出手相助。就在此时,五彩光柱出现的那片有些涟漪的空间,咔嚓裂开,一股肃杀的气息传来,所有人都感到一阵心惊。却是仙器将要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