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5章 六人聚 魔祖现

第二十五章六人聚魔祖现

古玄刚踏上传送阵旁边的传送阵就碎裂成虚无,传送阵上边的数十个赤红色朝着古玄飞来。一只真元大手将数十个赤红色葫芦掠到一边,这时大日魔祖的声音再次响起。

“哈哈哈,是不是有些后怕,不要担心,你身前的传送阵没有问题。老祖已经说过了,生不一定是生,生不一定是死,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还不敢拼一把,这种人根本没有资格称为修真者。要知道富贵险中求,那些登临巅峰的强者,那个都不是有一颗敢于挑战天下人的强者之心。如果连魔殿的考验都无法通过,那么你注定平庸一生,不要以为老祖在贬低你们,这是事实。这次魔殿之争,你退缩了,说明你不相信自己的实力,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人,又有何资格问道天穹,证道长生呢?所以后辈之人,你要切记,修真这条路只有前进,没有后退,拼一把或许还有生机,但是倒退一步,却可能万劫不复!还望三思!”

古玄听完大日魔祖的话,陷入了沉思,仔细品味了一番此话,却是深感有理。修真之路宛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以每一步都要谨慎而行。正如大日魔祖所言一步踏错就有可能万劫不复,加上古玄有前世的经历却是认可了大日魔祖的话。强者之心似乎自己也有,重生以后,从出道至今同阶之中,自己未曾一败,前世的谨慎过头,最终功亏一篑,今生重新来过,古玄只求活的酣痛淋漓,千百年后也不会心有遗憾。

挥挥手,将数十个赤红色的葫芦收了起来,对着传送阵一步踏出。古玄只感到眼前一暗,发现来到一座大殿内,大殿里边已经有了三人,一名浑身散发着凌厉气息的男子,年龄莫约与古玄相似,修为已经到了出窍期巅峰。还有一人身着黑色束装,身子有些消瘦,脸色很平静,扫了一眼古玄就闭上了眼,最后一人是一名脸上有道狰狞的伤疤,一直延伸的耳后,看人的目光有些阴毒。

观察完三人,古玄就打量起整座大殿来,这座大殿通体漆黑,就连光线都有些暗淡。大殿中有六根石柱,支撑着整座大殿,石柱边上各有一个平台,而在大殿的中间有一个平台有数十丈之大,也不知有何用处。古玄将神识探到石柱上,却是毫无动静。就不在关注,闭目养神起来,等候着所有人的齐聚。

转眼间,进入遗迹已经半个月了,魔殿还剩下最后的一人没有到来。古玄等五人没有人开口,没有人交谈,都是默默地静坐着,养精蓄锐,等候最后时刻的到来。

突然,整座大殿亮了起来,最后一个平台上的人终于出现,只是最后的来人居然是一名老者,修为有些模糊不定,老者扫了众人一眼,对着众人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就在平台上盘坐下来。

“哈哈哈,恭喜你们进入老祖的传承之地,你们只有六人,看到了眼前的那座擂台了吧,那里就是你们六人争夺传承的地方,你们会有一人被选中成为守擂之人,会与其他的五人分别交战一番,只有击败了其他的五人就有资格获得老祖的传承。擂台之战没有规则,你可以动用所有的底牌。只要一方认输,败者就会失去传承的机会。当守擂人被击败后,战胜的对手充当守擂人,当所有的人都失败时,你们所有人均会被传送出去。老祖的洞府也会关闭,千年之后会再次开启。”

一道人影出现在大殿中,全身笼罩在暗红色道袍中,对着众人一笑,随即又道:“你们不必惊讶,这是老祖我的一个念头,被留在此地主持传承,你们可以把我当成大日魔祖的一道分身。我不会干涉你们的交战,只要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人成为我的传承者,我会告知你们想要知道的,好了接下里就是选择擂主之人了。祝你们好运!”大日魔祖说完,对着中间的擂台打出一道手印,只见擂台一颤,一道白光朝着古玄射来,古玄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擂台之上,成了第一任守擂之人。

古玄也没有想到自己成了守擂之人,也不知是说自己的运气好呢,还是说自己的运气背呢?深吸口气将心中的浮躁压下,手一翻,盘蛇枪出现在手中,一手横枪,颇有一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刷!一道人影出现在擂台之上,却是那名脸有伤疤的男子,手中拿着一面漆黑色的大鼓,上边给人一股摄魂之感。斜着眼打量了一番古玄,才说道:“小子,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与我巫骨交手的人,都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中。”

古玄轻轻地摇了摇头,手中盘蛇枪一指巫骨,那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尽管放马过来,巫骨也没有动怒。只是咧嘴一笑,只是他这副尊荣,笑的有些狰狞,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咚咚咚!

一阵鼓声陡然响起,却是巫骨开始发动了攻击,手中的那面漆黑大鼓此时散发着幽幽的光芒,上边的符文也是一阵跳动。鼓声响起之际,直接出现在古玄的心中,似乎连心脉跳动都被鼓声操控了一番。随着鼓声的急切,古玄感到全身血液也是沸腾起来,冷哼一声,驱散了鼓声对自己影响。

盘蛇枪一晃,化出数百道枪影,四面八方朝着巫骨绝杀而来。巫骨还是先前的样子,只是左手拍打的鼓点越来越急切,那些密集的枪影还没有到达他的身侧就均被鼓声震散。

突然间,巫骨一动,鼓声也是大变,不再是先前的单纯音杀鼓声了。这次的鼓声时而急促,时而低缓给人的感觉就像身处百战沙场,自己就像是战败的将军,四野之上尽是敌军,想要活捉自己一番。也不知怎么回事,古玄想起了蛇族传承阁内石碑上的那段话!

“蛇有蛇径,鼠有鼠道!星辰周转,万物变幻,各行其道!春秋轮回,草木枯荣,生死之间,皆为大道!混沌虚无,何以载道!心中有道,吾亦为道!”

这段话好似洪钟巨吕一般彻响心间,古玄已经忘记了这是在战斗,还是生死之战,而是在不断的感悟那段话。不知是过了多久,或是几个呼吸,亦或是无数年,古玄感到自己到了临门一脚,可是如何踏,就是不得其门而入。知道机缘还有些不到,就退出了这种境界,只是心中还有些遗憾。

“你感悟完了,那就来战吧!”巫骨狰狞的脸上尽是战意,只是那眼中却是有些阴邪。让人感到矛盾之极,漆黑色的大鼓已经悬浮道巫骨的头顶,一股萧杀之气在整个擂台上蔓延。

“杀!”

两人同时大喝一声,一道无形的气势扩散到擂台之外,古玄手中盘蛇枪对着虚空一划,一道凌厉到极致的枪芒朝着巫骨的胸前刺去。速度极快,让人防不胜防,这是古玄在灭杀黑甲魔牛时感悟出来的,只是还有些生涩,没能领会到枪道真意,否者就不会是一道枪芒。

巫骨眼一缩,手中的黑铁大剑朝着胸前一剑劈出,头顶的大鼓也是放出一道幽光,将其护住。枪芒虽被巫骨破去,但是还是让巫骨退了数十步。这时古玄已经欺身上前,盘蛇枪对着巫骨头顶的大鼓扫去,盘蛇枪一舞动,周围的空间也是一阵晃动。巫骨能够感受到盘蛇枪的厚重,可不敢让自己的宝物来抵挡敌人的大枪。左脚一踏地面,手中的黑铁巨剑,当空一刺,盘蛇枪稍稍一顿,巫骨趁此时机,来到了古玄的身旁,想要与古玄近身交战。

可惜,他估计错了,盘蛇枪瞬间小,可是其分量一丝没有减少。当黑铁大剑与盘蛇枪一交锋,巫骨脸色就是一变,黑铁大剑直接被震飞,身子也是后退,想要与古玄拉开距离。只是古玄会放过眼前的时机吗?答案是否定的,古玄身子一步上前,来到巫骨身旁,肩头狠狠地朝着巫骨撞去。

只听到咔嚓一声,巫骨胸前就陷下去一块。身子也是不由自主的飞起,足足被撞飞了数十米之远,才轰然落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巫骨有些复杂的看着古玄,眼见古玄再次逼近,尽管心中尽是不甘之色,却还是不得不认输,不然绝对会身死道消,如果换做是他自己,也不会放过敌人。

“我认输!”话说出口,巫骨就知道这次的传承十有就是古玄所得,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自己已然落败,说再多也是在做无益之功。只是他想知道打败自己的人到底是何方高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抬头问道:“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古玄!”古玄没有丝毫掩饰,直接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巫骨,经过一番交战,古玄也是感觉的出来,巫骨眼中的阴邪之色,应该是修行了秘法,或是神通失败后才迫使眼睛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巫骨得知了古玄的名姓,拖着受伤的身子朝着擂台之下而去,背影有些萧条。

奈何,这就是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