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30章 骗散仙 传无望

第三十章 骗散仙 传无望

“孙文,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长老召见,赶快走!”就在古玄发愣之际,李承站在密室口催促道!

听到李承的话,古玄眼中一亮问道:“李承,不知此次来的是哪位长老?”

“我也不知道,不过他手中有长老令牌,还是散仙,我给你说,这名长老好似受了伤,你可注意着点,不然死了也就白死了,密使大人可不会为了一名小小的执事,惩罚一名长老的,孰重孰轻,那些人心里都有数。”李承低声对着古玄说道!话语中也是有些畏惧!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古玄发现前去的路线有些不对,孙文的记忆中绝对没有通往这里的路。

“别说话了,马上就到了长老所居之地了,这一处洞府好像只有长老级别的人才知道。如果不是这位长老受了伤,来此地修养,我也不知道隐雾谷还有这么一处隐蔽的洞府。”李承说完,心中似乎有些不快,不过放到谁头上,碰到这样的事也会有些怨念。自己管理的地方自己却是没有一个外人了解,对于李承与孙文来说,这就是一个耻辱。

两人又走了不到一炷香时间,就来到一个石洞之前。李承对着石洞大声道:“隐雾星执事李承与孙文前来拜见长老!”

“进来吧!”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洞内传出,古玄能够从声音中听出一丝虚弱来。脑中闪过无数念头。就被李承拉着进入到石洞。石洞内镶嵌着数颗夜明珠,将其照的亮如白昼。转转折折两人终于来到一个大厅内,中间盘坐着一名老者,全身披着黑色的长袍,脸色有些苍白,紧闭着双眼。

感到古玄两人来了,老者瞬间睁开双眼,一股强大的气势朝着两人压下。古玄还好说,李承直接跪倒在地上,满脸尽是恐惧。古玄也是装出一副努力撑着的模样,脸色苍白,眼中尽是后怕还有一丝不屈,见到古玄还在撑着,老者有些惊异,多看了古玄两眼,就沉思起来。

“你这几天去哪了?”老者瞥了古玄一眼,厉声问道!

“回禀长老,晚辈这几日在紫丹星上?”古玄如实回答道,心中却是有些惊疑,到底出了什么事?

老者先是一愣,随后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道:“紫丹星可有变化?”

“回禀长老,紫丹星还是与先前一样,晚辈处理好自己的事,就转悠了几天,晚辈二人的休息时间还没有到,还有两个多月的自由时间。正好没事,就多转悠了两天。”古玄回答的很是合乎情理,可是听在老者耳中,就发现老者眉头一皱,难道自己那里说错了?古玄心中的疑惑一闪而逝。

“你先前的几天去哪了?”老者又把目光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李承!

“晚辈也是去了紫丹星,待了两天,将这些年收集到得尸首交给了灵路真人,晚辈就返回了这里,才发现长老已经到了这里。”李承也是如实说完,老者死死地盯着两人看了一番,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就是说不上来,一挥手,就让两人退下,心中却是在回想着两人的话语。

古玄与李承一出老者的居所,相互看了一眼,均是有些疑惑。但是古玄心里却是有些警惕,肯定是自己回答的话,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此时的老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旦等老者反应过来,自己就有危险了,是该离开了,古玄心中暗道!就思索着如何一人离开。

随即就对李承道:“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就先行一步了!”说完也不理会李承满脸的疑惑,就朝着传送阵的密室赶去。古玄把速度提升到了极限,十数个呼吸过后,就来到了密室,直接将传往魂城的传送阵启动了,眼前一阵变幻,古玄就出现在魂城中,很快就消失在人还潮流中。

古玄来到一处僻静的角落,身子一阵变幻,变成了林冲的样子。来到传送阵前,打听一番,才得知魂城的传送阵没有直接抵达龙域的,就连到血孤星血孤城的传送阵也没有,只好退而求其次,传送至天魔门。

隐雾星,那名老者还在思索着古玄与李承的话,突然一道灵光闪过,发现自始至终古玄都没有说他去紫丹星干什么?李承是为了交接尸首,那么古玄呢?他去哪里干什么?还待了数天时间?不好,老者心中暗呼一声,脸色一变,就把神识放出,发现古玄已经不见了,只有李承还在修炼着。

老者脸色一阵变幻,知道自己被古玄骗了。密使大人曾交代自己,隐雾星似乎被人发现了。自己就急忙赶来,没想到却是传送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遇上了空间风暴,说来也是奇怪,空间风暴就出现那么一瞬间,见到自己受创了,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致使他的行程被耽误了,没想到到了这里居然被一个蝼蚁般地人物给骗了,一时间,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把古玄碎尸万段,最后强制将心中的怒气压下。

“希望紫丹星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老者喃喃自语道,随后就闭上眼开始疗伤起来!

天魔城,是天魔门的城池,城池内相当繁华,毕竟天魔门可是魔门一脉的魁首。无数年过去了,都没有哪个宗门可以撼动天魔门。可见其实力非同一般,天魔城也就汇聚了无数魔修,天魔门也没有排斥,而是定下了规矩,天魔城内不得打斗,违者格杀勿论。有了规定后,所有的人都不想抚了天魔门的面子,引来杀身之祸。无数年过去了,天魔城内,还从未有过厮杀。

可是,就在今日却是有无数人朝着天魔城的城外赶去,据说是天魔门的弟子在追杀一名妖族之人。很多人都去看热闹去了。古玄一听是妖族之人被追杀,眉头一皱,也就随着大部队出了城。

果然在城外不远处,四名天魔门的弟子,正在围攻一人,古玄神识一探,发现被围攻的人居然是鼠族之人。就欲帮其一把,大喝一声:“住手!”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古玄,打斗的五人也是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古玄,其中一人出言道:“道友,此人是我天魔门的敌人,上边有令,务必要将此人活捉。还望道友不要让我等为难!”

天魔门的这名弟子,发现无法看穿古玄的修为,软硬兼施说道!古玄淡淡一笑问道:“此人是杀害过你天魔门的弟子?还是得罪了你们天魔门?”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的命令是活捉此人,余者一概不知!”天魔门的那名弟子再次开口说道!

“好了,此人就交给我吧!回去给暗金说一声,人被古玄带走了,有时间来龙蛇城,到时候我请他喝酒!”古玄说完,见四人有些踌躇不安,就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沉思片刻,拿出一块玉简,刻录了一些东西,扔给其中一人道:“回去把这块玉简交给暗金就行了,放心,你们绝对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友可否稍等片刻,暗金师兄一会就来!”那名最初开口的弟子再次说道!

古玄思衬片刻就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去城中等候吧!”说完朝着那名被围攻的人点了点头,被围攻的人来到古玄身前深深一鞠道:“多谢古兄的救命之恩,我叫传无望,只是古兄的样子?”传无望说道古玄的样貌时有些疑惑,古玄也是有些惊讶的说道:“你见过我的样子?为何我却毫无印象?”

看到传无望脸色有些为难,便不再追问,传无望却是误会了古玄,急忙道:“上次在万灵星时,我见过古玄一面,当时古兄你身受重伤,只顾赶路,哪里还会留意到我!”

古玄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深深地看了传无望一眼。几人就朝着天魔门而来,还欲看热闹的众人,看到一场争斗被古玄三言两语就揭过了,都是有些失望。古玄几人刚进天魔城,一道声音隔空传来。

“古玄兄弟,别来无恙!”暗金从一辆战车上下来,就朝着古玄走来。两人虽然没有多少交集,却是有些惺惺相惜。当初暗金等人从血佛秘境出来后,还暗自感叹,可惜了古玄此人。没想到再次相遇居然是这样的方式。

“古玄兄弟,这次的酒我来请,到了天魔门,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无需那么多客套!”暗金还是那么豪爽,拉着古玄直接朝着战车走去,古玄回头对着传无望道:“一同去吧!”

古玄两人就在暗金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酒楼,要了个包间,三人就开始大碗喝起酒来。古玄把自己在荒域的事情说了一遍,听的暗金叹气连连,传无望也是一脸的羡艳。唯独古玄脸色很是平静,他们只听到自己的闯荡很刺激。却是体会不到那种惊险,那是拿自己的性命在赌博,稍有差错,便会身死道消。

“来,为了古玄兄弟的到来干一碗!喝!”暗金说完,三人拿起大碗碰了一下,就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