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37章 天王塔 赠灵丹

第三十七章天王塔赠灵丹

古玄打量着手中暗红色的大殿,就滴血认主,瞬息之间,一股信息就出现在古玄的心中,此殿名曰:暗血殿。…≦是一件顶级地洞天法宝。加上暗血殿,自己就有三件洞天法宝了,如果在算上天地书与道法玄碑及星辰珠那就是七件了。

一时间,古玄感慨不已,前世奔波了一生,也没有获得一件洞天法宝。今生不经意间就收获了七件洞天法宝,根本没有可比性,有时候古玄还在暗想,如果前世自己有今生的际遇,自己的家族还会破灭吗?

可惜一切都过去了,自己早已不是前世的大乘期高手了,而是蛇族的一员,但是心中的仇恨却不会忘记。置于问罪归元宗,那只是时间问题,古玄不想借用蛇族的名头去报仇,他有信心在千年之内覆灭归元宗,新生的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复仇只是自己路上的一处阻碍罢了。

望着眼前的几件洞天法宝,古玄也是有种成就感,别人拼死拼活才的一件洞天法宝,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得了这么多。如果被外人知晓的话,绝对会冒着被蛇族灭亡的危险来抢夺的。

紫塔自己用了,金天带留给小灵儿,突然古玄脑中出现了玉婷的容颜,只是以玉婷的身世,想来不会缺少洞天法宝,既然如此,暗血殿就留在自己的洞府,将其当成以后的洞府就成了,至于长生殿就留给古龙便是,身为自己的大弟子,手中没有两件宝物也说不过去。长生殿就当是自己送他的拜师礼了。

就剩下这座十八层巨塔了,自从拿到手后,就一直没有时间来瞧瞧,如果不是小毛孩提醒,古玄差点都把这座巨塔给遗忘了。想想也是,埋葬大猿王遗体的宝塔会是一件普通的塔吗?

这错巨塔高数十丈,共有十八层,塔身表面似乎被地气侵蚀了,有些坑坑洼洼。古玄祭出太初紫火将整座巨塔包裹起来,开始煅烧,一炷香时间过去了,古玄将太初紫火收了起来,心念一动一股水流凭空出现在巨塔上空之中,对着巨塔浇落下来,只听到一阵嗤嗤声想起,随后又是一阵咔嚓咔嚓响起,只见巨塔表面布满裂纹,古玄心中有数,幻化出一只真元巨掌,对着裂缝就是一掌,一块褐色岩石块掉了下来。

一道金光一闪而逝,古玄心中一定,确认了自己的猜想,神识将整个巨塔包裹,将太初紫火唤出,瞬间遍布了巨塔,在太初紫火的高温下,那层褐色的岩石层开始软化。神识控制着太初紫火生怕一不小心就将这座巨塔焚毁。巨塔表面的岩石层慢慢的化成**,还未滴落,就被太初紫火焚烧一空。

半个时辰过去了,巨塔表面的岩石层终于被太初紫火烧毁一空,一座金色的巨塔出现在古玄眼前。仔细观察着眼前的巨塔,古玄心中兴奋不已,逼出一滴血液,弹向金塔,可惜紫色的血液落在金塔上,却没有被吸收,而是掉落了下去,古玄心中一怔,难道滴血认主的方法不对?

思衬了一会,就将神识放出开始一寸一寸的查探起金塔来,终于在塔底之处发现一块碑文,上边雕刻着紫色的符文,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镇府石碑,前世古玄在一处上古遗迹中得到一卷残籍,上边曾有记载,上古之际,修士都有自己的随身洞府,洞府均有镇府石碑,只要炼化了镇府石碑就可以控制整座洞府。

难道这座金塔是一件上古洞府?古玄心中暗自思衬道,至于是不是炼化一番就知晓了。当即古玄就朝着这块金碑滴了一滴血,眨眼间就被金碑吸食一空,上边的紫色符文也是一阵跳动。一股微弱的联系诞生在心头,古玄一喜,当即把真元注入金碑内,开始炼化起来。

古玄的真元刚注入金碑就消失一空,就在加大一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管古玄将多少的真元全部注入金碑内,都会被吸食一空,好似一个无底洞一般。最后古玄一狠心,将真元放开不再控制,不到半个时辰,古玄的一身真元就被金碑吞噬一空,整座金塔好似发生了一丝变化。古玄拿出一大把复元丹一口吞食了,复元丹一入体内,就化作一股股真元,古玄一边恢复真元,一边注入真元,当古玄第四次将真元消耗一空时,金碑终于饱和了,不再吞噬真元了。

只见一道金光从金碑射出,将整座金塔包裹进去,随后金碑就化作一道流光钻入古玄体内。一股关于金塔的信息出现在古玄心中,古玄就沉浸在这股信息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幽幽转醒。感受了一番才发现,眨眼间,三天时间过去了。

原来这座金塔名曰天王塔,是上古流传下来的,被大猿王得到,大猿王受伤之后将其传给袁破天,等到大猿王死后,袁破天就将大猿王的遗体放入其中,并将其封印在地脉之中,他要给猿族炼制镇族宝物,就没有再关注天王塔,只是袁破天以地脉为炉,地火煅烧,紫月亮为主材,还有一些珍惜材料集三千族人精血炼制这件宝物,孕育的时间极其漫长,等他飞升也没有等到宝物出世。

经过无尽的岁月,地脉变迁,天王塔也被暴露在地表,才被蛇千山等人发现。以至于引发出仙器出世让众人均是忽略了天王塔,最后被小毛猴提醒,自己才把天王塔收起,没想到居然收了一件上古洞府之宝。

这可是比洞天法宝强多了,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里边的灵脉早已枯歇,需要古玄再找一些灵脉进去就可以恢复上古洞府的威力。心念一动,天王塔就出现在古玄身旁,手一指,天王塔就坐落在天地书的一处元石矿脉之上,开始吸收元气,加快上古洞府的恢复。

对了,这次在长生殿中得到三颗灵脉珠,正好将一颗打入紫塔中,紫塔中的灵源也就解决了。当古玄把神识探入紫塔时,才发现里边居然有两人,这才想起冰琴与林冲还在紫塔之中。就打消了现在进入的念头,反正灵脉珠已经在手中,随时都可以将其安置好。就出了天地书,放出神识查探了下古龙,感受到古玄还在闭关,就悄悄的除了洞府,朝着龙蛇城飞去。

古玄到了龙蛇城直奔城主府的方向,几个呼吸过后,古玄就出现在城主府内,府中的看到是古玄后,都是各自忙自己的事,这时有一名中年男子赶来。看到古玄时眼中一亮,对着古玄道:“古玄,你怎么有时间来这里了,三长老现在在主峰议事,要不要我通知三长老?”

“黑锁执事,我不是来找三长老的,有你就行了,叫人给我先安排两间密室,我们先到里边谈!”古玄看到黑锁,还正愁不认识人呢?黑锁就自己送了上来。

“走,古玄,有什么事,我们里边说!”黑锁说完,就与古玄朝着会客厅走去。

两人端坐好后,古玄没有说废话,就把林冲与冰琴的事情说了一遍,黑锁听后,眼中尽是精光,对着古玄嘿嘿一笑道:“这件事,你做的对,收仆人,侍女,我族自己人多得是,哪需要外族之人。万海林家一家只是一个二流势力,但是万海四大家族合起来,实力就堪比化刀门,飞仙派这些老牌势力。冰琴是冰宫之人,很可能是那种特殊的弟子,你这次救了两人一次,与他们接了善缘。没有遵循遗迹规则,算是给了他们背后势力的脸面,以后我族之人在他们的地头上出了事,他们都会帮下忙。小事可以多帮两次,大事也可以帮一次,说到底还是我们占了便宜!”

古玄听到黑锁的理论,脸上有些不好意思,黑锁似乎看出了古玄的心思,自顾自得说道:“你不要小看这些事,大势力的每一名核心弟子都有他的独到之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宗门会舍弃一名核心弟子的!说不定数十年或是数百年后,就是这些人为了宗门独撑一片天。”

看到古玄似乎陷入了沉思,黑锁再次说道:“我妖族的猿族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大猿王多么耀眼的一颗新星,却是落得那般下场,幸亏有其子袁破天,不然猿族早就没落了。如果紫月族当初不那么对大猿王一家,以大猿王父子的资质,庇护紫月一族完全不是难事,所以有时候选择很重要。决定更是重要!”

“多谢执事指点,古玄铭记于心!”古玄起身朝着黑锁一鞠躬。黑锁嘿嘿一笑制止了古玄,笑眯眯地说道:“想要答谢,给点实惠的就行,就把你炼制的丹药给几粒意思意思就成!”

古玄一怔,没有想到刚才还是一本正经的黑锁转眼间就成了一副财迷的模样。让古玄有些哭笑不得。挥手拿出一个葫芦,又拿出一个玉瓶,将自己炼制的渡厄丹倒了三粒,交给黑锁,黑锁起初没在意,拿在手中一番观摩,却是没有看出个名堂来,就朝着古玄问道!

可是听到古玄的回答后,黑锁整个人都惊呆了,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颤抖地说道:“这…这真的是渡…渡厄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