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71章 遇仇人 大战始

第七十一章遇仇人大战始

古玄只好把仙识再次探出,这次他直接将放出三万多里,发现抵达三万多里的人只要数十个,都是那些修为深厚的人,而到了三万多里外,那些荒兽的实力也是有了显著的提升,几乎每个荒兽老巢都有数千族群,就是那些渡劫期的修真者一旦被包围,除了死战之外,只有躲入身上的洞天法宝,才可逃脱,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收回仙识后,古玄暗自思衬道,此时所有的修真者几乎都在一万里到三万里之间,自己的目标不是那些单独的荒兽而是那些个荒兽族群,完全没必要与这些人争夺,想来以自己的实力,足够独自行动了,想罢后,收了青虎,就直接朝着第一层深处赶去。

一路上,避开不少修真者,除了碰到那些比较珍贵的宝物将其收取外,普通的那些宝物,就忽略不计了。

数个时辰后,古玄就来到山林间,在山林深处,有一个荒兽族群暗月熊,熊王的实力堪比渡劫中期,而暗月熊也有五千多只,关键是暗月熊老巢背靠着一座小山,地理位置极好,正好可以布置试炼界将其一窝端,又不易被暗月熊发现。

古玄将全身气息收敛,就化作一道风朝着山林间而去,很快就抵达暗月熊老巢边缘,刚将试炼界祭出正欲布置,就感动有两道人影朝着山林而来,浑身释放着渡劫期的强大气势,瞬息间就被暗月熊一族感受到,随即而来的就是一阵怒吼声,两名渡劫期的修真者不但没有后退。反而朝着暗月熊老巢而去。

隐藏在暗中的古玄脸色有些阴沉,好不容易就要布置成功了。却是被人横插一脚,将整个计划都打乱了。换做是谁也不会有好脸色。

看着两人开始与暗月熊一族开始交战了,古玄嘴角闪过一抹冷笑,既然你们打乱我的计划,就要承担我的怒火,当即把试炼界祭出,炼欲化魂阵也启动了,瞬息间将整个退路全部覆盖。不管是这两名修真者还是暗月熊一族,只要想从此地逃离而去,都会进入到大阵内。被试炼界镇压。

布置完后,古玄也是偷偷摸入暗月熊老巢内,他可不相信这两名修真者来这里是为了杀熊取丹,肯定还有其他目的,暗月熊王似乎要比外围的那些兽王聪明一点,没有自己动手,而是让所有的暗月熊出动,将两人包围住群殴。

荒兽没有灵智,悍不畏死。再被血液一激,显得更加狂暴,哪怕修为没有两名渡劫高手高,但是架不住人家不怕死啊!一时间两名渡劫期高手有些狼狈。不过再怎么狼狈。这两人也是渡劫期高手,更是活了千百年,那里是这些毫无灵智的荒兽能比拟的。很快两人就稳住了局面。

而古玄却是来到了他们大战的后方,发现就在暗月熊老巢后边居然有个山洞。仙识一扫,就发现山洞内另有乾坤。最重要的是山洞内有一个一丈多高的小山,这座小山居然全是由荒兽内丹堆成的,旁边还有座小点的山,是一些珍贵的矿石与荒石组成的。

此时,古玄也明白了为何那两名渡劫期的修真者会这般做了,也是自己不够谨慎,居然没有仔细观察一下暗月熊的老巢,才让这两人有机可乘。不过现在却是都该便宜自己了。就当损失了荒兽群的补偿。仙识一裹,两座小山就消失在山洞内,古玄得手后,就悄悄地退了出去!

一出暗月熊老巢,古玄将试炼界收起,就离开了,只是,有时候意外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就在古玄刚走出数百米,三道人影出现他面前,就在这时两股狂暴的气息从暗月熊老巢传出,紧接着就是一道惨叫声,古玄的仙识一直关注着里边的战斗,见到熊王被灭,就知道坏事了。

速度一提,就欲离去,只见眼前一闪,三道人影就把他包围,古玄脸色不变,心中却是一沉,眼前的三人也是有着渡劫期的修为,暗月熊老巢内还有两人,如果被前后夹击,自己的肉身哪怕堪比极品灵器也只有陨落一途。

“不知三位道友这是何意?”古玄脸色一沉,一股渡劫期的气势放出,朝着三人挤压过去。

“小子,你也不用装了,哪怕你在天才,也不可能十年就突破到渡劫期,当初在万灵星灭杀我宗数名核心弟子,又在丹城灭杀两人,那时候都有蛇族庇护你,此时我看谁再来救你,死了后不要怨我,就怪你得罪了我归元宗,宗门的脸面不容受辱,把储物戒指交出来,我邱异火给你个自杀的机会!”

古玄一听这三人是归元宗的,就知道今天想要安然离去有些困难了,瞬息间,心中就将利害关系分析了一边,望着拦路的三人也不多言,手一翻三颗毒炎珠就出现在手中,不动声色地道:“想要我的命,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就在说话间,三颗毒炎珠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邱异火三人身旁,同时特殊空间意境突然使出,三人感到身子一紧,宛若陷在泥潭一般,急忙把各自的宝物祭出,古玄也借此机会离开数丈之远,毒炎珠也是直接引爆,只听到轰隆一声,一朵暗红色的火焰将三人包裹。

古玄仙识一探发现归元宗的三人除了有些狼狈外,只受了一些轻伤,可惜其中的火毒都被三人的防身宝物护住,就在此时,先前与暗月熊交战的两人也是赶到。满脸煞气的盯着古玄,一想到他们堂堂渡劫期高手却被一个小辈给算计了,脸上就有些发热。

“小子,把储物戒指交给我们两人,你们的事,我两人就不插手了,否则——哼哼——”其中一人说道这里,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邱异火一听此言,急忙道:“两位道友,此事好说,等我们灭杀了这小子,他身上的储物戒指必定会交给两位,如果二位不相信,我可以用心魔发誓!”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刚才说话那人继续道:“好,只要你用心魔发誓,我们两人也用心魔发誓决不插手你们之间的仇怨,如何?”

“我邱异火发誓,灭杀此人定将储物戒指交给眼前两人,如有违誓言,定当魂飞魄散!”

“我苗天凰发誓,绝不插手眼前的恩怨,如有违誓言,天地诛之!”

两人发完誓言后,苗天凰两人就退到了一旁,而邱异火三人却是却是朝着古玄包围过去。古玄深吸口气,知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也不再藏拙,直接把吞天瓶祭出,悬浮在头顶,盘蛇枪也出现在手中,瞬间化作斗战之身,冷冷地注视着三人。

“杀!”

古玄暗喝一声,盘蛇枪一抖,就对着其中一人杀去,七杀域场也是全力展开,方圆三十丈内充释着一肃杀之气,可惜对手修为太高,七杀域场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生死关头,古玄也是倾尽全力,真元注入盘蛇枪内,有着吞天瓶的绝对吞噬护体,周身一丈之内,哪怕是半仙器也无法对他造成大伤害,这样一来,他就不用去管防御,将所有的精神全都放在攻击之上。

盘蛇枪舞动间,空间也是一阵颤抖,古玄直接朝着修为最低的这名修真者出手,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只有灭杀其中一人,自己的压力才会减轻,不然自己只有被动的份,想到这里,他的攻击更加凌厉了,每一枪刺出都是朝着此人要害处而去,只是修为上的差距,让他的攻击大大减弱。

邱异火与剩余的一人也是不断攻击着古玄,可是这些攻击刚近身,就被吞天瓶化解一空,见此之后,他们两人便直接祭出本命法宝,朝着古玄攻击,邱异火的本命法宝是一颗火光闪烁的珠子。上面燃烧着一道暗金色的火焰,每攻击一次就让吞天瓶颤动一下。

而另一人的本名法宝却是一方大印,上边刻画着天地山河,给人一股厚重的感觉,大印却是没有攻击反而在等待机会。见此,古玄也不再理会这两人的攻击,反而出手更加快了,与他对战的这人也是拿出一柄巨剑,两人剑来枪往,不断攻击着。

莫约交战一炷香时间,古玄也发现了此人也是一名炼体修士,虽说肉身强度不如他,却也不容小视,到了此时,他已经没有了退路,想到这,古玄直接朝着此人杀了过去,准备近身搏击,真元也不再往盘蛇枪内输入,而是全部涌入吞天瓶内。

归元宗这人见古玄想要与自己近战,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紧接着巨剑就与长枪碰到了一起,第一次硬碰,两人的身子都是一晃,随后就再次交缠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却是越战越勇,不过古玄心中开始焦急起来,真元已经消耗将近一半,等到自己真元耗完,还未截杀此人,那么自己只有躲入道法玄碑或是天地书内。

可是这样的结果,却不是自己想要的,想到这里,眼见对方巨剑攻来,这次他没有用枪抵挡,直接刺出,这样一来只有一个结果,两败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