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77章 极焰鹰 遭算计

第七十七章极焰鹰遭算计

天荒石的出现让无数修真者的内心火热起来,对于那些散修或是小势力的人来说,只要找到一枚天荒石便可换的数十年的修炼资源,这绝对是一笔及其划算的买卖。

财帛动人心,贪欲遮人眼,不让人动心的只是宝物不够好而已,天荒石一出不仅那些小势力散修动心了,就连许多大势力的人都是动了一丝贪念,于是许多人都被天荒石的表象迷住了眼,都开始迫不及待地开始搜寻起天荒石来。

他们似乎忘记了,天荒石的珍贵以及罕见,能够遇到一颗天荒石是运气,遇到两颗三颗还是运气,可是当许多人一颗也碰不到的时候,他们还存在着一丝幻想,抱有着一丝侥幸,却不知到他们已经被贪欲迷住了眼,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哪些被贪欲所迷住的人,在一无所获之后,终于将目光放到了那些荒兽老巢身上,要知道几乎每个荒兽族群都有收集荒石的习惯,顺着这个思维,这些人都开始朝着离自己最近的荒兽老巢赶去,直到身陷险境之后,才明悟过来,可惜已经迟了,数千人被荒兽撕碎,当成了食物,无数鲜血染红了大地,却是有些刺眼。

第一批人的死亡,也让各大小势力清醒了过来,均是后怕不已。之后的行动都是谨慎了不少,那些散修也是在死亡的威胁下将贪欲收了起来。

而在第二层地一处隐蔽之处,盘坐着三人,手中握着灵石都在恢复着体内的真元。足足有一个多时辰,这三人似乎恢复了全身的真元。睁开了双眼,相互看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惊骇。

“老大,接下来,怎么办?”

“我们此次进来一共十七人,没想到一时被贪念所迷,致使九人死亡,剩余的几名兄弟也不知逃出去了没,你们两人先联系其他兄弟,等所有人都到齐后,就开始下一步行动!”

“老大。那断魂刀所交代地事怎么办?”

“哼,他断魂刀虽然是八劫散仙,却也管不到我血沙头上,至于他交代地事,看情况吧,一名元婴期的蛇族后辈,哪怕就是蛇族最核心的弟子,断魂刀想杀哪有不死的原因,可断魂刀却是没有动手。想要让我们出手,他想的到美,我又不是傻子,想借刀杀人。哪有这么便宜?此事先搁置一段时间,如果有机会也不是不能做,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想把兄弟们都找到。明白了吗?”。血沙说完,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愤怒。

“明白了,老大!”两人同时回答道!话音落罢。就开始联系起其他人来。

古玄一路走过,遇到了不少荒兽族群,却是没有收取,一是这里的荒兽实力更加强大了,二就是他们有遇到更好的荒兽,毕竟他要的是各个境界都需要的,而不是那些有断层实力的荒兽。

突然,一阵鹰啼声响起,古玄仙识一探,发现数百只极焰鹰正在追杀六名修真者,这几名修真者最高地修为只有合体后期,低地只有出窍后期,也不知他们如何招惹了极焰鹰,要知道就是各大势力对极焰鹰也是心存忌惮,不敢招惹。

唯一的原因就是,极焰鹰速度极快,可以再空中飞行。而修真者进入这里后,被这里的规则限制,根本就无法御空飞行,只能御器而行,速度也下降了一些,这样的情况下,谁敢招惹毫无限制的极焰鹰,完全是找死的行为,眼下居然有人敢招惹极焰鹰,居然还能提前跑掉,让古玄一阵惊愕。

被极焰鹰追杀的六人,驾驭着一件剑型飞舟,急速飞驰着,也不是是巧合还是有预谋,就在离古玄不远处停留了下来,几人眼中闪过一抹诡异之色,他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念头,却也不怕这几人。要知道极焰鹰可是认准了他们这帮人,既然他们自己停留下来找死,自己也乐意看一出好戏。

眼见极焰鹰就要到了他们头顶,飞舟再次启动了,朝着古玄先前来得方向飞去,不过就在经过古玄身旁时,数颗雷光闪烁的珠子朝着他飞来,古玄眼中闪过一抹杀意,特殊空间使出,飞舟及飞来的珠子都是一顿,只听到一声爆炸声响起,紧接着就是几声闷哼声。

古玄心中多了一股杀意,盘蛇枪直接出现在手中,直接化作流光朝着飞舟杀去,飞舟只是稍稍一阻就被盘蛇枪刺成一堆碎片,一股奇异的味道弥漫在四周,飞舟上逃离一劫的六人闻到这股气息后,脸上都是闪过一抹绝望,就在此时,无数极焰鹰已经来到了他们的头顶。

似乎是被这股奇异的味道刺激了,一个个宛若发了狂似地朝着古玄及六人扑来,古玄也是脸色一变,脑中闪过一道灵光,这帮人居然贼胆包天,敢去偷盗极焰鹰的蛋,最后还敢算计自己,想要至自己于死地,他怒了,不过心中却是有些疑惑,强自忍着心中的杀意。

身子一动就来到六人身旁,特殊空间意境使出,六人感到周身一紧,识海一痛,就失去了意识。仙识一裹,这些人就消失在原地,这时一只极焰鹰来到了他的身旁,锋利的爪子直接朝着他的脑袋抓来,古玄冷很一声,隐隐带着一丝神魂气息,极焰鹰的身子一顿,就掉了下来,古玄见此一把抓住,就消失在了原地。

无数极焰鹰盘旋在上空愤怒地鸣叫着,盘旋了半个多时辰,不见一个人,最终满腔怒火地离开了。

天地书内,六个元婴被束约在空中,满脸惊骇地望着古玄,口不能言,手不能动,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古玄冷冷地扫了一眼六人,他可不相信这是一个意外。

其中一人突然感到自己身上的那股神秘力量消失了,急忙开口求饶,可是当他看到古玄那冰冷地眼神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求饶的话语也是戛然而止。

“说,是谁指使你们的,回答满意了,给你一个痛快,不然我不介意搜魂!”古玄说完,半眯着眼盯着眼前的元婴,似乎能够看穿此人的内心一般。

“我——我不知道啊——道友——我——”话音还没说完,就感到神魂一阵剧痛,整个元婴脸都缩在了一起,眼中尽是恐惧后怕之情。古玄搜魂完毕后,直接将这个元婴扔给青虎,青虎大吼一声,一口就吞食了,然后便趴到地上炼化元婴,这可算是大补品。

古玄得到了此人的记忆后,眉头皱了起来,根据此人的记忆,他们完全是临时起意,路途中遇到他,便想要用雷火珠炸裂极焰鹰的蛋,让自己身上沾染蛋的气息,嫁祸给他,好让极焰鹰找他的麻烦,他们好趁机逃离,可是这个结果却不是他想要的。

难道自己猜错了,随后又将一名元婴搜魂,结果还是如此,他的眉头皱地更紧了,肯定有哪一环出问题了,接着又搜了两人的魂,结果还是如此,古玄就开始回想着四人的记忆,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最后发现还是没有丝毫线索,包括他们老大的记忆也是如此,对付自己完全是临时起意。

既然四人还没有找到答案,剩余的两人也没必要存在了,当即就对着剩余的两人开始搜魂,片刻之后,古玄的脸色就难看起来,原来最不起眼的一个人,居然是归元宗的人,而剩余的几人居然毫不知情。而用极焰鹰的蛋嫁祸自己也是这人提出的。

根据这名归元宗弟子的记忆得知,归元宗在进入第二层后,就一直留心着自己的动向,发觉自己所行的位置离极焰鹰老巢越来越近后,就有人提出了这个计划。

这家伙就找到了这几人,他们在一层曾经一起合作过,然后不露痕迹地提点几句,果然这几人就萌发了偷盗极焰鹰蛋这个念头,最后一合计,就干了一票,也不知是老天保佑还是怎么回事,他们偷盗时居然没有碰到极焰鹰,只是极焰鹰发现蛋少了,就循着他们的气息追了过来。

此人就拿出剑型飞舟,这些人关键时刻也没有在意为何一个散修会有上品飞行灵器,只想着如何逃命了。这家伙驾驶者飞舟有意无意间就朝着古玄的方向飞来,果然就在离极焰鹰老巢不远处碰到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有这些空间型的宝物,自己还真是被极焰鹰给撕碎了。

归元宗,真是阴魂不散,自己本来还是打算等度过天劫后,再找你们的麻烦,不过你们想要急着找死,就不要怪我心狠了。想到这里,古玄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之色。既然想要急着灭杀我,我就送你们一份大礼,希望你们会喜欢。

不过在这之前先把这只极焰鹰控制了再说,心念一动,一只极焰鹰就出现在他面前,可惜不管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古玄将试炼界拿出,一道蛇形符文就对着极焰鹰脑中钻去,片刻之后极焰鹰就安静下来,翻手拿出一粒启灵丹抛给极焰鹰,果然启灵丹对于这些没有开启灵智的生灵来说,都有着极大地(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