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80章 大逃亡 天荒山

第八十章大逃亡天荒山

“当你们归元宗算计我那一刻起,老夫就发誓,只要是归元宗之人,见一个灭一个,见两个杀一双,给我死来!”古玄说完,真元幻化成一只巨掌朝着卢天奇拍去。

巨掌所过之地,所有的灵气都被巨掌吞噬一空,整个场面有些诡异,眼看着巨掌就要落在卢天奇身上,这时,一道透明光罩出现在他的身上,巨掌就落到了光罩之上,只见光罩一阵摇晃,而卢天奇却是被这股巨力给打出数丈之远,不过却是没有受到实质性地伤害。

卢天奇刚落到地面就见一道黑影朝他而来,却是铁鳞蟒一尾抽来,卢天奇还没来得及躲闪,就被铁鳞蟒抽飞了,半空中地卢天奇身上传来一道咔嚓声,那道护身的光罩终于破碎了。古玄见此,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盘蛇枪瞬间射出,速度之快,超出了卢天奇的反应,此刻地他面临着一股前所未有地压力,最后卢天奇一咬牙,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

只听到,咔嚓一声,又一道光罩破碎,盘蛇枪也是一顿,趁此机会,卢天奇借着这股巨力,身子朝后退去,与铁鳞蟒拉开了距离,满脸杀气地盯着古玄,此时他恨死了古玄,进入荒兽平原之前,他家地散仙老祖给他了一道防护符,可以催动三次,先前用了一次,没想到不到数个呼吸间,自己却是连用两次,这道底牌没了以后,他与荒兽争斗时,就会少一份保障。

底牌被毁,他把火气全部撒到古玄身上。祭出一方大鼎,悬浮在头顶。垂下一道淡黄色地光护着自己,手中也是多了一柄暗金色飞剑。指挥着向古玄杀来。

古玄心中暗叹一声,他知道卢天奇不会轻易被自己杀死,大势力的弟子都有保命底牌,明知如此,事情发生后,心底还是有些遗憾。

不过手上地攻击却是没有停,又祭出一柄飞剑,朝着卢天奇攻击而去,铁鳞蟒也是朝着他窜去。一剑一枪,不断攻击着卢天奇,加上铁鳞蟒地拼命打法,卢天奇节节败退,出手更加狠辣了,一柄飞剑被其指挥地密不透风。

古玄见此,心中暗喝一声“爆!”那柄飞剑就自爆了,卢天奇离得最近,瞬间就被炸翻。一口鲜血吐出,脸色有些慌乱,不过关键时刻铁鳞蟒却是朝着古玄攻击而来,却是刚才灵器自爆时。铁鳞蟒也被伤及到了。

当时就掉转头来,朝着古玄杀来,古玄暗骂一声晦气。果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却也没有放在心上。一声冷哼落魂神通使出,还在朝着他扑来地铁鳞蟒就轰然倒地。卢天奇吞食了数颗丹药后,见此也是有些得意,只是还没几个呼吸,铁鳞蟒就被灭杀,一时间,居然愣住了。

紧接着一股危机传来,他也是清醒了过来,心中一阵后怕,可惜高手过招,哪能容得一丝分心,古玄可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落魂神通再次使出,卢天奇只感到识海一阵钟鸣声响起,这钟声也太突然了,身子猛地一顿,破绽就露出来了。

随即就感到身子一痛,瞬间醒了过来,而识海中的钟声还在响着,一时间卢天奇手忙脚乱,片刻后就感到气血在急速流失着,才发现气海处插着一柄紫色小枪,不断吞噬着自己血肉,卢天奇当即立断,抛弃了肉身,元婴出窍便想逃离。

只是,古玄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一道冷哼声过后,又是一道钟鸣在他的识海响起,两道钟鸣声很快就汇集在一起,声音越来越大,逐渐地卢天奇双眼开始迷茫起来,在逃出数百米后,卢天奇两眼就失去了光泽,古玄仙识一裹,卢天奇地元婴就被他收起,急忙打出数百道手印将其封印。

卢天奇已死,不过归元宗地其他弟子还活着,此刻还不知道他死了,当即身子一阵变化,化成卢天奇地样子,把铁鳞蟒一收,盘蛇枪也回到了他的身旁,就走到卢天奇身死之地,将其遗物收好。朝着大阵里边走去,这些弟子全都借助着大阵地威力合杀铁鳞蟒,哪敢分心关注卢天奇的战局。

此刻见到卢天奇入阵,都是一喜,知道铁鳞蟒王已死,更是拼了命地轰杀这些铁鳞蟒,古玄暗自冷笑一声,来到几名归元宗弟子身旁,不动声色地将特殊空间意境放出,手起枪落,几人眼睛等地老大,眼中尽是惊愕之色,显然没有想到卢天奇会对他们出手。

将几人身上地储物戒指收起后,尸体直接朝着铁鳞蟒扔去,而他就朝着剩余地两伙人身旁走去,片刻之后所有的归元宗弟子尽数死绝,铁鳞蟒也被他收入试炼界内,对于这些布阵地法宝却是看都没看一眼就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内,古玄就开始变成归元宗之人,连续抢劫天玄宗,地灵门,寒光教,噬魂宗等十多个势力的人,消息传出后,一时间荒兽平原陷入一阵诡异地局面,那些中小势力遇到归元宗地人立即开始逃命,哪些大势力虽然不信,却也没有反对,而那些中小实力却是逢人就讲。

荒兽平原第二层,一处小山谷内,归元宗十几人汇集在一块,不过却是没人开口,夜玄机深吸一口气扫了一眼众人道:“眼下这事你们有什么看法?”

“很明显,是有人在栽赃嫁祸,想挑起我归元宗与其他势力的争斗!”其中一人说完后,其他人都是赞同这个说法,就连几名渡劫期地高手也是纷纷认同,夜玄机暗叹一声,便没有反驳。

“此事,先放放,涉及到这么多势力,我们已经没有能力解决了,哪怕就是我们说了实言,他们也不会相信,等荒兽平原结束后,将事情上报给宗门,让宗门与这些门派去交涉吧。”

“还有另外两件事,整整一个月时间,我们都没有再碰到古玄?难道古玄真的已经丧身极焰鹰口中。如果是这样,为何谈师弟没有联系我们?难道连谈师弟也来不及逃跑一同被极焰鹰灭杀?不过不管怎么样再有一天时间,几乎各大势力地人都将抵达第三层地入口,到时候,我们都仔细关注一下蛇族就知道了?”

“接下来,我们商议一下第三层地计划,每次荒兽平原开启后,进入第三层几乎都是各个大势力地人,虽然也有一部分中小势力地人及其散修,数量也只是占据大势力之人的一成,却是不足为虑。”

“天荒果只有四个地方有,其中一个在禁区内,也就是说,能争夺的只有三个地方了,根据这么多年来的潜规矩,不管哪个势力最先抵达天荒果之地,便可独得三成天荒果,剩余的七成由后面赶来的势力所分。所以这次进去后,我们不管其他的,都先朝着靠近禁区地那一处赶去。”

“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第三层地荒兽几乎都具有灵性,也有一部分开启了灵智,所以他们也懂地趋吉避凶,此次宗门专门交给我一见宝物,可以让这些荒兽不敢靠近我们,这就是我们地优势,到时候,留一名渡劫期地师兄留守在第二层,其他地渡劫期师兄就全部进入第三层,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就是独得其中三层地天荒果!”夜玄机说完后,拿出一枚玉简,交给身旁地两名渡劫期高手。

这两人看后,眼中闪过一抹狂喜,刚欲开口询问,就被夜玄机制止了,当即传音道:“先保密,等进入第三层在交给其他人观看!”

各大势力都在商议进入第三层地事时,古玄也是再次收服一只荒兽王,此时地他变成了另一副模样,整个人给人一股弱不禁风地感觉,不过却是没有人敢小瞧,因为他身上释放着渡劫期高手地气息。座下也是刚收服地蒲象王,三丈多高,十丈多长,就像一堵移动地墙壁。奔跑起来整个地面都像是在地震,霸气十足,可惜这样太显摆了,即将抵达天荒山脉,他也是将蒲象王收起,御器而行。

天荒山脉是整个荒兽平原最大地山脉,连绵数千里,却也是第二层与第三层地分界线,也不知道荒兽平原是如何形成地,每层之间都有无形的空间禁制,出了连通的门户外,其他地方根本无法通过,就像有一堵无形地墙一样,拦在你面前。而通往第三层地门户就落在一座小山之顶,无数年来,这座山也就被人取名天荒山。

天色快暗之际,古玄眼前终于显现出一座较大的山脉,正是天荒山脉。放出仙识感受了一番,发现大多数人都已经到了天荒山脉,只是原本进来数名修真者,此时只有不到一万人,虽然还有一些人没有赶到这里,想来也就数百上千人。

修真之路,艰难无比,稍不留意,就身死道肖,此时地这些人完全诠释修真的不易。昨日还坐而论道今日便已驾鹤西归,而就算如此,千百万年来,依然还有无数人还是前赴后继而来,踏上了这条不归路,长生容易不死难!

古玄沉默片刻,长叹一声,不过既然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却是决不后退,随后就朝着天荒山脉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