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1章 炼精血 欲离开

第二十一章 炼精血 欲离开

星奎苦笑一声,开口道:“似乎这种果子对我没有用,难道说只对你们蛇族有效果?”

古玄沉吟片刻,把目光看向了小毛猴,小毛猴似乎见识到小墨蛇的经历,猴头摇的宛若拨浪鼓,三人也被小毛猴的样子给逗乐了,星奎心中有些郁闷,他巴不得能像小墨蛇一样生不如死,最后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此刻换做成小毛猴了,却是因为害怕痛苦退缩了。

见到小毛猴这个样子,古玄也是有些无奈,只好将古金唤来,将小毛猴的墨蛇果交给他,可是小毛猴却是有些不愿意,自己不敢吃又不愿意让别人吞服。几人都有些哭笑不得,真是一个极品。

劝了半天后,小毛猴才一脸不舍地将墨蛇果交给他,并且对着他一阵乱叫,古玄一听,便知道这猴头又在敲诈他,也不以为然,直接点头答应了。

他把自己猜想的墨蛇果效果与古金一说,便让其自己决定,没想到他这个二弟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当他看到古金眼中的那抹火热,心中也明白了古金的意思,便将墨蛇果交给了他。

古金一口将墨蛇果吞食后,便仔细感受身体内的变化,片刻后他感到意识非常清醒,他的心中一喜,难道师尊的猜测是真的,可惜这个念头刚浮现,一阵疼痛从血脉深处传来,瞬息间席卷了整个身体,他感到体内的血液沸腾了起来,似乎被一股高温在烧灼。

全身筋脉颤鸣,宛若虬龙游走一般,每一条经脉都是凸现在身体表面,这种痛苦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此刻是深有体会。

偏偏意识却是非常清醒,每一丝疼痛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终于感觉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眼下自己所经历的感受到的就是生不如死。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他才感到血脉中的这股烧灼似乎退去了,无尽痛苦过后。收获也是巨大的,他的神魂似乎在经历这次的痛苦考验后,凝练了一丝。

不过,最大的收获就是,体内血液有三成完全转化成了精血,一股气血之力直冲头顶,他感到自身的肉身也是不断壮大着,看到古玄等人都在盯着他。便欲开口说话,却是被古玄阻止了。

“你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赶快借此机会,继续提炼周身血液,继续壮大血脉之力,凝练精血,这种机会你如果错过了,这辈子想要再碰到,比登天都难!”古玄说完,衣袖一拂,古金就出现在五行古莲之上。五行古莲坐落在碧落湖上,周围充释着一股浓浓地生命之力。对于此刻的古金来说凝练精血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小墨蛇与古金的变化都出现他们的眼中,等他在吞噬墨蛇果后。便可确认墨蛇果的主要功效。

古玄没有再犹豫,墨蛇果直接塞入口中,墨蛇果一入口便化作一道津液进入体内,他将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体内,关注着血脉的变化,一个呼吸没有变化,两个呼吸依旧如此,三个呼吸过后还是无动于衷,就当他默数到第七个呼吸时。一道神秘力量融入到他的神魂中,让意识处于最为高昂的状态。

他的心中一动。变化要来了。果然,就在这时。他感到全身血液沸腾起来,他发现一道透明的火焰在自己的血脉中燃烧,好像要将所有的杂质全部炼化一空。就在同时,他感到一股发自骨子中的疼痛,这种疼痛感越来越强烈,而意识却是清醒无比,根本不用他谨守。

古玄发现这股疼痛比神魂分割都要痛的多,分割神魂只有一瞬间,随后功德就将神魂给修复,可是眼下他却是清晰的感受到这种痛苦,他才发现自己以前所承受的痛苦与之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没有可比性。这种惨烈的痛苦直直承受了三个时辰才终于停下来。

当这种痛苦消失后,他才长出一口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终于体会到了。他发现墨蛇果所化的那种透明的火焰似乎隐藏在了血脉深处,只要契机到了还会再次燃烧,可是再一想到刚才所承受的痛苦,他的心中就打了一个寒颤。似乎经过一次的人,绝不愿意再经历第二次一般。

稳了稳心神,他发现体内的血脉之力被淬炼了一番,比之原来的要精纯三倍有余。体内的血液也是有足足三成化成了精血,此刻墨蛇果的效用已经真正的明了了。那就是墨蛇果只对蛇族之人有用,外人服用后血脉之力只起到一丝微乎其微的功效。

“如此说来,这墨蛇果对蛇族的重要几乎如同传承之宝一样了,也不知道这种宝物,可不可以用根枝培育出来,如果能成的话,哪怕浪费一些三光神水也是值得的,不过此事却是不急于一时,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分身说完,眼中一亮,似乎在打算着什么。

“正好借着这些精血,我先去闭关一段时间,看能不能转换更多的精血!”古玄说完,身子就出现在血湖中,盘坐在湖面上,手一翻,血神经就出现在他手中,血神经可是血魔的独门功法,不修外力,只凝炼自身血脉,而观想之物居然是自己的精血,这与他眼下的情况有些相似。

他体内的精血是墨蛇果所演化成的透明火焰提炼而成的,血神经内所提到的精血却是吞噬生灵的血液壮大自身的血脉之力,从而借此来凝练精血,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练成精血,血神经也就算是小成了。等到精血足够精纯时,便可凝结血丹,等到血丹成型后,血神经才算是步入大成。

古玄识海中,不断感悟着血神经的精髓,元蛇经也是化作一方混沌鼎,不断推演着,吸收血神经的精华,不断壮大元蛇经自身。可惜足足推演了半个月,他只是借鉴了其中的一些精妙之处,真正的转化普通血液为精血的法门,他却是始终无法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