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30章 乱象出 纷争起

第三十章 乱象出 纷争起

蛇族之事解决后,归元宗便在太虚商会中开出悬赏,只要能够提供一丝线索的,奖励百万灵石,有准确消息的,奖励五百万灵石,并且可以受到归元宗的庇护,这个悬赏一出现,整个修真界都掀起一股暗潮,可惜眼见百年之期到来,却还是没有一点消息传来。

还有一件诡异的事就是修真界十大宗门之一的御雷宗弟子,外出时颇颇被人偷袭,近百年来,已经损失了数十名,可是出手之人却是狡猾无比,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是毫无线索。有人跟御雷宗过不去,许多修真者都是冷眼旁观,他们巴不得这样呢?

剩余的一些事情与这两件事情相比就不值一提了,将这百年来所发生的大事看完后,古玄的脸色严肃起来,归元宗与御雷宗几乎同时受到了他人的算计,古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股暗势力。难道自己被算计也是暗势力所为?似乎自己没有得罪过暗势力?

很快他的心中就闪过一副画面,心中也有些猜想,难道紫丹星的事情被他们发现了?可是为何这么迟才对他出手?还是说自己被暗算一事只是一个巧合呢?

一时间,他心乱如麻,为何所有的事情都落到了他身上,一件比一件棘手,家族之事还未查探清楚,眼下又出了这档子事,似乎自己自重生以来,机缘运气多了起来,而麻烦也不少,暗势力似乎也坐不住了,也要行动了,这样一来就会波及到整个修真界。

暗潮涌动,乱象已出,风云变动,纷争将起。修真界平静的日子也似乎到头了。不过不管怎么样的乱局,不要波及到他以及身旁的人就好,否则他也不介意大开杀戒。

动乱一生。自己的修为也是有些不够用了,可惜他的修为短时间内已经无法提升了。不过也该这些荒兽王发力了,当下心中便有了定计,身子一动就出现在分身面前,发现分身正在炼制丹药,他便朝着星魂胡走去,这些星魂水有着扩大识海的功效,不知道离开了无回星还有没有效果。

心念一动,所有的荒兽王就出现在星魂胡的边缘之地。他们先是一惊,不过当他们感受到古玄的气息后,就安静了下来,静静地望着古玄。这些荒兽王此刻的修为都有着出窍期到分神期的实力,可是他们的肉身实力却是都在渡劫期,这就是他们最大的本钱。

星魂湖水之力是可以扩大识海,可是关键时刻他却是想到了当初的那只地龙,识海虽然被扩大了不少,可是最后神魂也是被星魂之力腐蚀,最后却是魂飞魄散。地龙死上一万只。他都不会心疼一下,可是这些荒兽王别说死了,就是伤了他也会心疼一阵子。这可是他以后对抗归元宗的底牌。

沉吟片刻后,他从试炼界放出两只合体期的金背犬,将星魂湖水化成两颗拳头大小的**,让两只金背犬吞噬下去,之后,他就将仙识全部放出,进入金背犬的识海中观察起来。

星魂之力一入金背犬体内,就朝着识海而去,眨眼间金背犬的识海就开始扩张起来。等到星魂之力被消耗一空后,识海也是停止了扩张。而地龙的那种现象却是没有出现。到底是地龙的神魂弱小的原因还是离开无回星的缘故?想到这里他有放出两条地龙,实力与他在无回星上测试的那只差不多。

又是两颗星魂之力凝聚成的**。在他的控制下,飞到地龙的嘴边,地龙直接将其吞噬,古玄再次仔细观察起来,片刻后两条地龙的识海扩大了几分,却是没有死亡掉,他的心中一松,果然星魂之力的变化与无回星有关,眼下这个问题已得到证实,那么就该让这些荒兽王来扩张识海了。

当下他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这些荒兽王,没想到这些荒兽王听到星魂之力可以扩大他们的识海后,直接纷纷跳入到星魂湖内。他也没有阻止,将九道仙念化身放出,便在湖边留意起来。

或许是这些荒兽王开了灵智的缘故,亦或是他们肉身强悍的原因。这些家伙进入星魂湖后,就不断吞噬起星魂之力来,转眼间,半个月就过去了,荒兽王也是一个个上了岸,跟他打过一声招呼后,就趴在湖边开始感受起识海的变化来。

这时分身也是到了星魂湖边上,将两个葫芦扔给他,他微微点点头,便将养神丹与蕴魂丹拿出,每只荒兽给了两颗丹药,让他们尽快服食炼化,荒兽王们对此并没有异议,反而有些期待,等他们全部服食丹药后,他观察了一遍,发现他们一切正常后,就离开了天地书。

刚出了天地书,他就发现星奎已经在等候着他了,星奎似乎有些激动,见到他后直接开口道:“四十七日后,天劫将至!”

听到星奎的话,古玄先是一愣,随后也是激动起来,星奎如果渡过天劫,他以后行事就更加方便了,有一个大乘期的高手护驾,虽说不能在修真界横着来,却也是可以参加一些特殊的场合。

“好,你现在的要做的就是将心态放平稳,不要太过于激动或是紧张,以你的实力渡过天劫那是十拿九稳的事,到时候我在给你一粒渡厄丹,你也可以借着天劫之力将身体淬炼一番,肉身强度说不定就会突破至仙器级别!”古玄说完,也是有些期待起来。

星奎听后也是点了点头,他的前身可是噬星兽,虽说肉身强悍,可是也没有渡过天劫,也不知道天劫的威力如何,不过他却是见识过别人渡劫,那种天劫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挠痒痒,可是眼下他已经不是噬星兽了,而是成为了妖族的一员,身体的本能让他既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

得知星奎再有一个多月后就将渡天劫,他也打消了出去的念头,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他就给星奎讲述了一些关于天劫的注意事项,天劫因人而异,不同之人天劫的威力也不尽相同,不过星奎却是有些特殊,毕竟是夺舍而成的,前身又是噬星兽,到时候天劫肯定不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