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55章 变数出 欲屠仙

第五十五章 变数出 欲屠仙

第二道雷劫还是与第一道雷劫一般,一分为四,根据修为的高低,雷劫的威力也是大小不一,四道雷劫宛若四条紫色灵蛇,散发着冷冽的气息,整个空中的灵气都是絮乱起来,噼里啪啦直响。

咔嚓!咔嚓!

雷劫全部轰击在他们身上,面对第二道雷劫,无名之人并没有如第一道雷劫一般挥刀攻击,而是任由雷劫之力劈到身上,只见暗红色的战甲闪过一道光芒,就将所有的雷劫之力御去,化作满天雷光倾洒在空中。

而剩余的三人却是一幅大敌当前的模样。手中法宝不断攻击着雷劫,身上的防御法宝也是全力开启。第二道雷劫也是轻易渡过,甚至是比渡第一道雷劫也要轻松不少。

紧接着第三道雷劫也是相继降临,威力比之第二道雷劫也强不了多少,四人心中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有些胆战心惊,事出反常,必有蹊跷。尤其是他们明知道此次的天劫已经发了变异,心中更是有些忐忑。

不到半个时辰,九道天劫已经尽数渡过,劫云吸收的灵气终于尽数耗尽,又开始继续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来孕育接下来的雷劫,给四人也留了一点时间。对于未知的恐惧,四人都是不敢掉以轻心,将防御法宝祭出后,就急速开始恢复真元,每人身前都是堆满一堆灵晶,快速吸收着里面的灵气,倚望早点恢复。

就这样提心吊胆等候了一个多时辰,劫云还在吸收着天地灵气,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四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天劫到底在搞什么东西。不过心中虽有疑惑,却是没敢乱来。就耐心等候起来。

又等了将近半个时辰。劫云中传出一声雷鸣声,接着就见九道雷劫一涌而出,每道雷劫都有水桶粗细,其中蕴含着一股狂暴的雷电气息,四道雷劫奔着无名之人而去,三道雷劫朝着齐辕落下,剩余的两道雷劫正好每人一道。

无名之人头顶蓝色大旗猎猎作响,释放出一道蓝色光幕,将全身一裹。暗红色战甲也是散发出一道光幕,将其护住,手中黑色窄刀连续劈出三刀,将雷劫之力略一阻挡,之后,无名之人身子就是一动,长刀飞出,钻入一道劫雷中,刀罡肆掠。数个呼吸间就将这道雷劫轰成一片雷电之力,散于空中。

双手握拳,连续挥出几拳,又将其中一道雷劫给轰碎。剩余的两大雷劫却还是落到了他的身上,无名之人被雷劫给劈中,身子一就倒飞出去。蓝色大旗的防护罩被轰碎,不过战甲的防御之力却是没有被破除。真元也是尽数散发而出。在体表流转了一圈后,回归气海。除了狼狈一点外,却是毫发无伤。

齐辕也是将三道雷劫之力破去,脸色有些发白,尽管心中对雷劫之力有些猜测,可是真正降临到他身上才发现威力远比自己估计的大许多。当下就拿出一把丹药一口吞噬下去,就盘坐在地上,恢复消耗的真元,不敢浪费丝毫时间。

最后的两名五劫散仙已经受伤了,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明显是受了内伤,此刻也是服食了丹药,盘坐在地尽最大的努力恢复着伤势。

劫云边上多了一个三百多丈大的旋涡,散发着一股庞大的吞噬之力,无数灵气都被这个漩涡吸入,被劫云转化为雷劫之力,一道道雷电之力不断在劫云中穿梭,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不知不觉中,又是三个时辰过去了,劫云中再次出现一股毁灭般的气息,就在四人感觉到这股气息后,就立马醒来,将所有的防御宝物祭出。

咔嚓!只见一道胳膊粗细的紫色雷劫破开劫云,朝着无名之人劈去,速度太快了,哪怕是无名之人也来不及作反应,就被劈中,这道雷劫的威力太过于强大,蓝色大旗演化的防御直接就被洞穿,战甲也是无济于事,直接破开他的防御进入到体内。

只见无名之人全身都颤抖着,一丝丝雷电之力缠绕在他的身体表面,就在这时,又有四道雷劫之力降下,一人一道,只听到两声惨叫声响起,就见两名元婴腾空飞起,元婴上边还缠绕着一道紫色的雷电之力,不断侵蚀着元婴。脸上尽是惶恐之色。

齐辕身上也是传出一道道咔嚓声,却是所有的防御尽数被破去,雷劫之力直接贯入他的体内,这些雷劫之力就开始大肆破坏他的经脉肉身,元婴上是布满一道道雷劫之力。眨眼间体内的经脉就被破损了三成,五脏六腑也是受了重创,连喷几口鲜血,才感觉好受了点,也没有再多想,拿出一把疗伤灵丹一口吞噬下去,就开始镇压体内的雷劫之力。

无名之人也是喷出几口鲜血,眼中闪过一抹惊骇,此刻他也顾不上压制什么修为了,把修为尽数放出,全力镇压体内的雷劫之力,可还是就在他将全身气势放出的那一刻,劫云就是一阵变化,只听到,轰隆一声,劫云再次扩大,而那个旋涡更是不要命的吞噬着天地间灵气。

似乎无名之人的所作所为惹怒了天地,方圆数万里内的灵气全部被劫云汇集而来,一股灭世般地恐怖气息将方圆数千米全部笼罩住。劫云也是疯狂的旋转起来,似乎也愤怒了。这个情景一出,不禁渡劫的四人被惊呆了,就连远处观察的千痕等人也是面面相窥,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劫云翻脸了呢?

“哼!”突然间一道冷哼声回荡在劫云的上方,虚空中出现了一张虚幻的脸,对着劫云冷哼一声,劫云就是一顿,这一停动,使得劫云中的雷劫之力更加暴乱起来,似乎就要马上爆炸了一般,一股晦涩的气息波动在劫云中。

众人都有一种感觉,只要劫云爆炸了,哪怕就是远处观看的千痕等人也只有死路一条。

“紫元,你可知罪?”一道空旷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虚空中,却是那张虚幻的脸开口了。

地面上的无名之人听后,身子一颤,似乎极其害怕,嘴一张刚欲说话,一口鲜血再次吐出,他也顾不上擦拭嘴角的鲜血颤抖地回答道:“属下知罪,任凭主上惩罚!”

“哼,看在以往的功劳上,这次就算了!”虚幻的人脸说完,把目光注视到劫云上,再次冷哼一声,劫云就是一阵颤动,只见虚幻人脸低喝一声:“散!”

劫云就开始一点点消散开来,数个呼吸后,劫云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虚幻人脸眼中射出一道无形的力量,落在了紫元的身上,瞬息间,紫元的伤势就恢复如初。

“走吧!先回去,好好布置一番,也该我们现世了。”虚幻人脸对着紫元说道。对于千痕等人看都没看一眼,似乎这些人在他眼中连蝼蚁也算不上,根本没资格让他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