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67章 火莲熟 毒炎蜥

第六十七章 火莲熟 毒炎蜥

仙识一出直接将莲座裹住送入天地书内,这只爪子抓了一个空,才发现宝物被人抢去,怒吼一声,就见整个岩浆湖翻滚起来,一只十丈多长的毒炎蜥蜴从岩浆湖内冒了出来,张嘴吐出一道毒液,朝着古玄喷来,他冷笑一声,敢在他面前玩毒,简直就是在找死。

盘蛇枪瞬间出现在手中,朝着毒炎蜥蜴一枪刺出,毒炎蜥蜴也感受了威胁,张嘴吐出一颗暗红色的石头,朝着盘蛇枪砸来,被这块石头一砸,盘蛇枪也是微微一顿,毒炎蜥蜴却是身子一蹿,两只巨爪就朝着他抓来,他却是恍若未见,就当巨爪即将碰到他的身体时,他才一脚踢出。

咔嚓!

一道响声过后,毒炎蜥蜴却是痛叫一声,两只爪子也是当场就被折断,长长的尾巴一个横扫再次朝着他扫来,古玄身子一动化作斗战法相之身,就在毒炎蜥蜴临身之际,双手快速出动,将其尾巴给抓住,就开始轮转起来,转了四五圈后,直接对着坚硬的岩石壁甩去。

砰砰砰!一串巨响过后,毒炎蜥蜴就化作一堆碎肉,坚硬的岩石壁也是凹下去一块,可见力度之猛。

挥手将剩余的两株地脉火莲收入天地书内,就听到一声怒吼声,从岩浆湖中传出,岩浆也是飞出一大片,倾洒在石壁上,再次倒流回去。紧接着一头更加庞大的毒炎蜥蜴出现了,岩浆湖也是不断翻滚起来。

“吼!”

一头毒炎蜥蜴现身了,仅仅三分之一的身子,就把整个岩浆湖空间给占满了。两只灯笼一般的眼睛闪烁着寒光,死死地盯着古玄。眼睛深处闪过一抹哀伤,显然刚才死去的那只毒炎蜥蜴是他的后代。

这只毒炎蜥蜴一现身。他就感到一股压抑,就是面对七劫散仙时,他也没有感到这种气氛,显然这只毒炎蜥蜴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七劫散仙的修为。这次却是不能善了了,此地空间较小,却是自己的优势,面对这只蜥蜴,他非但内有逃离而去,心中还有些活跃试试。

“小子。给我死来!”毒炎蜥蜴口吐人言,说完后,张嘴吐出一道毒液,毒液所过之处,空间都是嗤嗤作响,古玄正欲闪躲,就感动元婴中的毒丹动了,瞬息间就破体而出,直接朝着那道毒液而去。七彩之光一闪而逝,这道毒液就消失不见,毒丹似乎还有些犹意未尽。

毒丹围绕着古玄转了几圈,发现再无毒液。才钻入体内的元婴中,再次沉寂下来。

毒炎蜥蜴眼中一缩,自己的毒液他自己清楚。哪怕比他修为高的人沾染了自己毒液也只有死路一条,眼下的古玄在他眼中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居然将自己的毒液吸收一空,他看的出来七彩珠子是此人的内丹。不是什么宝物,难道眼前之人在扮猪吃虎?

不过,此刻却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敢灭杀自己唯一的后裔,那么此人只有死了,它心中的怒火才能平息下来,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身子瞬间就缩小起来,眨眼间就变成一丈大小,尾巴一拍地面,身子就像离弦的箭一般射下古玄。

古玄脸色凝重起来,身子却是急速闪躲开来,特殊空间意境使出,将方圆三十丈内尽数覆盖,毒炎蜥蜴将要靠近古玄时只感到身子一紧,一股无形的压力将他压制,速度就是一顿,古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手中的盘蛇枪一抖,离手而出,直刺毒炎蜥蜴的左眼。

毒炎蜥蜴躲闪不及,双眼一闭,只听到叮叮叮一阵脆响,它的左眼传来一阵刺痛,一滴滴暗红色的血液也是滴落到地面上,刚落到地面就听到嗤嗤作响,血液被焚化一空。

古玄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以盘蛇枪的威力居然还没有将毒炎蜥蜴的眼睛刺穿,也不知这只毒炎蜥蜴的肉身强度达到何种境界,居然凭借着本能就将仙器的攻击挡下,使得他的心中也是有些慌乱。

“吼!小子,你居然敢伤害老祖我,那你就去死吧!”毒炎蜥蜴咆哮一声,张嘴吐出一颗金红色的珠子,上边冒着丝丝火焰,身子一蹿就将出去的洞口挡住,只见整个岩浆湖也是一阵翻滚,一缕缕火毒不断从中冒出,只听到岩浆湖地下也是轰隆隆声直响。

他见到出口被一堵,心中就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再听到地底的声音,那股危险也是越来越明显,很快整个地面也是颤抖起来,古玄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一变,不过看到守护在出口处的毒炎蜥蜴,心中也是一阵冷笑,暗道:“既然你想玩一票大的,我也再添一把火,希望不要被自己玩死了。”

知道了毒炎蜥蜴的打算后,他心中却是轻松了一些,只有未知的危险才是最可怕的,被人知晓的危险就不那么可怕了,他将仙识探出,仔细感受着地底的颤动,不敢有丝毫大意,毒炎蜥蜴打算暗算自己一把,他也是打着这个主意,那就看谁的手段高明了。

地面的颤动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岩浆湖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旋转着,周围的岩石壁也是咔嚓咔嚓响动起来,突然,古玄眼中一亮,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对着毒炎蜥蜴诡异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身子就消失不见了。

毒炎蜥蜴见到古玄诡异一笑后就消失不见,心中也是升起一丝不安,放出神识将整个岩浆湖空间查探一遍,发现没有任何异常,也是镇定了下来。

心中暗自冷笑一声道:“小子,哪怕你躲入洞天法宝或是空间仙器中,老祖也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狱火岩浆爆发吧!”

毒炎蜥蜴对着金红色的珠子喷出一口血液,珠子瞬间光华大放,一股狂暴,毁灭的气息席卷了整个岩浆湖,只见一道漆黑色的岩浆从岩浆湖内爆发出来,毒炎蜥蜴见此眼中也是一缩,似乎对这种漆黑色的岩浆颇为忌惮,身子一动,就欲逃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