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74章 夺宝物 杀戮起

第七十四章 夺宝物 杀戮起

“通过考验的族人有多少?”古玄开口问道!

“不到四成,剩余的族人也不知是没有通过考验还是没来得及联系我们,亦或是遇害了,此刻汇集在一起的只有七十一人!”金汤说完,脸色也是很难看。

“还有一批族人他们也汇集到一起了,共有有十七人,寻常的势力看在蛇族的面子上,想来也不敢招惹他们,等搜刮完这座山峰,我们便动身出发,前往血色宫殿。”听到古玄说还有十七人已经汇集在一起了,金汤也是一喜,毕竟都是一个族的人,谁也不愿意他们他们出现意外。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山上下来数十人,为首的正是血刀与蛇一两人,见到古玄后,也很是高兴。

四人围在一起探讨一番后就决定,蛇一与金汤两人带着族中的人去与剩余的族人汇合,然后便与血刀他们在血色宫殿外边集合,而古玄与血刀两人就一起行动,争取多收集一些宝物。

商议完毕后,金汤与蛇一就带着族人出发了,古玄与血刀确定了方向后,也开始行动起来。

越是靠近血色宫殿的山峰,上边的宫殿也是越多,不到半个时辰,两人就出现在一座山峰脚下,这座山峰上有七座大殿,这里距离血色宫殿所在的山峰也就隔着一座山峰罢了,出现在这里的人,虽然不多,却也不少,这些人都是各族的天才,或是实力强大的修真者。

他们所在的这座山峰,已经有人了,不过此刻这些人均在第二座大殿内,他们两人速度提升到极点,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穿过了第一座大殿,他们两人的目的是最后的两座大殿,所以面对经过的其他大殿丝毫不作理会,直奔目标而去。

不到小半个时辰。两人就来到了山顶,就像被人一剑劈去了一半似地,一座古铜色的大殿落在这里,大殿前有一片广场。而广场的中央却是有一做雕像,有三丈多高,雕像手中握着一柄巨剑,抬眼望着远方,眼中战意十足。这座雕像就像一尊从天而降的战神,期待着战争的爆发。

两人眼中微微一惊,便不再关注这座雕像,而是直奔大殿而去。大殿名唤战神殿,也不知到是不是与这座雕像有关。这个念头只是在他们的心中一闪而逝,他们的目的可是大殿内的宝物。

一入大殿,古玄就发现战神殿内与藏真殿几乎一个样,只有一座石台摆放在大殿中间,唯一有区别的就是这座石台上有三件宝物,一斧一印一碑!均被禁制护在里面。想要收取宝物,必须要将禁制先破除掉。

古玄没有犹豫,盘蛇鼎与盘蛇枪一齐祭出,朝着禁制轰去,血刀也是将化血刀祭出,双手握刀,狠狠地劈了出去。三道攻击落在禁制之上,只是使其晃动了一下,果然,最后这座大殿内的禁制越靠近血色宫殿就越是强大。一击无效后,两人就在此攻击起来。

足足攻击了一炷香的时间,宝物外的守护禁制才应声而破,古玄直接将三件宝物收起。就原路返回,来到第六座大殿内,这座大殿名唤晨鸣殿,两人只是瞥了一眼就进入到大殿内,没有浪费一丝时间。

晨鸣殿内的布置与战神殿一般,不过石台上的宝物却是多了两间。上边有五件宝物,两人当下就开始破除禁制,这里的禁制与战神殿的禁制却是没法比较,连续攻击力几次,禁制就被破除。

古玄上前将五件宝物收取后,正要与血刀两人离去,就见六道人影出现在晨鸣殿的门口处,望着石台上空无一物,六人的脸上就阴沉下来,几乎再同一时间,六人就将他们两人包围起来。那意思很明显,想要虎口夺食,两人对视一眼,没有丝毫废话,直接朝着最近的两人杀去。

这六人是鹰鸽一族的,为首的一人是渡劫期修为,剩余的均是分神后期的修为,本以为吃定眼前的这两人了,没想到,刚一交手,其中一人就身死魂消,被古玄一枪挑死。

与血刀交手的这人见此,心中一紧,露出一丝破绽,被血刀抢到了先机,化血刀连劈几刀,此人便有些手忙脚乱,血刀本体是噬血魔蛇,神通一出,就钻入对手体内,这人只感到周身气血之力不断流失,整个人都慌乱起来,被血刀瞅着破绽,一刀将其斩落。

这一切的战斗就发生在电石火光间,而古玄两人屠杀对手后,非但没有离去,反而朝着剩余的人杀去。

鹰鸽一族为首之人见此,眼中闪烁着杀气,身子一动就消失了,却是此人出手了,他选择的对手居然是古玄,也让血刀松了一口气。见到此,血刀出手更加凌厉了,手中的化血刀刀芒闪烁,与之相敌之人不断后退,剩余的两人见此,狞笑一声,拿出两道铁链,朝着血刀缠来。

血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神识也是全部放出,两人一动,他已经知晓,他可是早就防着这两人,眼见两人朝他动手,他也不再保留,怒吼一声,化作斗战法相之身。体内也是飞出三道血色蛇影,正是神通噬血,见识过噬血的威力,三人那会让蛇影近身,纷纷朝着蛇影攻击而去。

这样一来,血刀的压力就大减,真元注入刀中,刀芒也是暴涨三尺,速度也是骤然加快几分,趁着对手攻击神通之际,连劈几刀,身子一转就来到这人身后,手起刀落,此人就被劈成两半,就连元婴也被轰碎,五脏六腑倾洒在地面,血水飞溅,又是一人死在血刀之下。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惨叫声响起,却是与古玄对战的那人被一枪穿死,那名渡劫期的鹰鸽族人,怒吼连连却是无济于事,与古玄交手了他才发现此人攻击比他只强不弱,眼下却是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朝着古玄杀来,一拼还有一线生机,不拼唯死而已。

既然这样,还不如舍命一拼,搏杀一条血路出来,心态一变,这人的攻击手段也是凌厉了几分,生死已被此人置之度外,攻击力也是瞬间提升,毕竟连生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能让他产生畏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