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83章 考验出 争传承

第八十三章 考验出 争传承

突然,有一天,他感到周围的地面破裂开来,一场天雨过后,地面冒出一株株竹子,正在吸收着他的生命之力不断成长着,他开始慌了,可是他却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生机被新生的竹子吞噬。

随着时间的变迁,他从刚开始的惶恐不安,到悲痛欲绝,再到后来的麻木,直到有一日他发现自己的一条根系居然也是破土而出,新生的这株竹子是他非他。

他也有些明白了,这就是他的另一生,虽说不是他,却也是他身上分离出去的一个全新生命,或许无数年后,他也会像自己一般,由弱到强,再由强转弱,临死之际,也分化出一道根系塑造另一个他,生生不息,永无止境,就这样一直轮回下去。

轮回,这就是轮回吗?就在他陷入沉思之际,突然发觉自己从空灵之境退了出来,心中略有些遗憾,下一次碰到这种机缘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一时间,他也有些迷茫,到底自己领悟的是木之意境呢?还是轮回意境呢?他也疑惑了

吱吱小毛猴的一阵叫声将他从沉思中唤醒,才发现小毛猴怀中抱着一根青翠欲滴的竹笋,上面散发着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闻之使人心神安宁。

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株灵根,倘↘,若这株灵笋不被小毛猴发现,无数年后,肯定会蜕变成一株强大的灵根,大道至公,一饮一啄。皆是定数,自己的感悟被打断。却是补偿了自己一株灵笋。

这个买卖到底是赔了还是赚了,日后自会有定夺。

望着小毛猴舔食着灵笋上边渗出的汁液。他就有些好笑,这株灵笋足有它高,小毛猴却是舍不得放于地上,就傻愣愣地抱在怀中,眨巴着小眼睛,警惕地望着他。搞的自己像是强盗一般。

一把将小毛猴提起,将灵笋收入天地书内,小毛猴却是吱吱叫唤着,有些不满他的做法。气呼呼的望着他,他只好将其安慰一番,告诉小毛猴自己不过是替他保存一段时间罢了。

又拿出几颗金乌火枣塞到它手中,才将小毛猴给哄开心了,自己想要搜寻宝物,还得靠小毛猴帮忙才行,不过自己貌似跟小家伙有了协议,灵药山谷内的灵药小家伙可以随意摘取。而小毛猴却是要帮自己寻找宝物才行。

离开了竹林,他把青虎唤回。再次躺在青虎背上,让青虎放缓速度,随心所欲的行动就行了。

只是接下的半个月时间,他没有在寻到什么珍贵的宝物。他也没有失望,宝物为什么那么珍贵,就是因为稀少。如果满大街都是宝物,宝物也就不那么珍贵了。

这一日。古玄依旧躺在青虎背上,优哉游哉地喝着酒。突然感到整个血帝宫一颤,就见血帝宫背后出现一道七彩祥云,血帝宫内的灵气都是一阵絮乱,只要身在血帝宫内,都能看到这个异象。

天降异象,必有宝物出世,他也是将酒葫芦一收,招呼青虎一声,其实不用他说,青虎也知道他要说的话,当下就敞开四条腿,急速狂奔起来。憋了半个月,终于盼到了用武之地。

就在异象显化的那一刻,血帝宫内的人都是将手中的事情收起,朝着异象显现之地赶去。

古玄距离异象出世之地有些远,中间隔了一座血帝宫所在的山峰,如果没有中间的那座山峰,他便可以直接穿过去,眼下这种情况却是不行,只能扰一个大圈子。

青虎似乎也感受到主人的焦急,也是拼了老命,卯足了劲狂奔,速度极快,从远处看,就像一道青色的影子掠过一般,一路上也碰到了不少人,都让青虎给超越了。

足足狂奔了半个时辰,终于抵达到异象出世的地方,没想到此地已经汇集了将近五百人,或是立在虚空中,或是停留在半山腰,双眼都是盯着异象显化的下方。

那里有一株三尺高的金色小树,通体宛若黄金锻造而成,上边生长着九枚金色的果子,此刻正在吸收着天地灵气,却是即将成熟。

他在自己的记忆中翻找了一遍,却是没有找到关于金色果树任何信息,只能暗自叹息,造化无穷,自己的见识太浅薄了。放出仙识一扫,就发现蛇族除了自己之外,已经全部到齐了。

当下,他就朝着蛇族人所在的位置赶去。蛇族之人,都在蛇一的飞舟上,此刻飞舟却是停在半空中,他将青虎收入天地书,就踏着虚空,一步一步朝着飞舟走去。

见到古玄到来,蛇一便将飞舟上的禁阵打开,进入飞舟后,发现族人完好无损,他也放心了。

“你们来得早,可知这金色的果树为何物?”古玄直接开口问道!

血刀与蛇一相互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随后血刀就开口道:“我们还以为你认识这东西呢?都是期盼着你早点到来,没想到也有你不知晓的东西!”血刀说完还不忘记打击他一下。

“看来只能静观其变了,这金色果子成熟后,定会发生一场争执,到时候你们就不用出手了,我看能不能抢夺一颗,你们把自身该管好就是,不要见了宝物就不要命了。实在不行,我们就不抢了,虽说会错过一次机缘,可是自己的小命却是最珍贵的。”

古玄满脸慎重的对着所有人说道,血刀等人均是点了点头,其实也是古玄关心则乱,能够进入这里的人,都对自身的实力有着清楚的认知,该不该出手,该何时出手,都是心中有数的。

所有人都是默不出声,静静等候着金色果子成熟。整个空中的气氛有些诡异,不过果子还没有成熟,一切都是未知的。

谋事在人,成事看天,那些对自身实力满意的人,已经是磨刀霍霍,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些实力不足的人,早就躲在远处,默默地观看着场中的变化。

不管如何,这些人都对自身的实力有着清晰的认识,不会盲目的去争夺,能够走到这一步,已经证明了他们的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