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85章 考验出 争传承

第八十五章 考验出 争传承

最让人感到可惜的就是,此次血妖大帝的传承现世,那些大部族的天才似乎都没有到来,否则大战就更加精彩了,这不由得让观战的人感到有些遗憾。

九人相互对视一眼,就朝着金色果树走去。走到距离果树还有三尺之远时停了下来,同时出手,每人采摘一颗,就在九颗金色果子被摘取后,金色的果树也是瞬间枯萎,生机尽失。

众人见此,也是惋惜不已,如此宝物,最终却是落得如此下场。到底是可悲呢?还是可叹呢?

死去的树,更像是用黄金锻造而成的,古玄当即出手将其收了起来,那名本体是鬼脸桃树的修真者眼中闪过一抹可惜之色,至于剩余的人却是对一株死去的树不感兴趣。

能够引发天地异象的灵根,死去后虽说有些珍贵,却也比不上他们手中的灵果,自然没有人会对此感兴趣,见到古玄连死去的灵根也不放过,心中却是有些鄙视。不过他们也不敢再脸上表现出来。

灵果已经分配完毕,灵根也是被古玄收起,这些人就各自散去,虽然有一些人,心中起了心思,却也不敢出手,三名散修个个修为强悍,剩余的人却是背后有大势力,那些起了心思的人只能无奈叹口气。

最后的两道考验他们也不知道何时到来,入此宝山,焉有空手而归的道理。转眼间,十之八九的人都各自离去,继续去寻找属于他们自身的机缘。

古玄回到飞舟后,蛇一就启动了飞舟,离开了这里,他们也没有开口询问灵果的事情,毕竟这是古玄自己获得的。又翻过两座山峰后,蛇一就将飞舟停下来。片刻间这些族人也是各自离去。

古玄却是没有继续去探寻宝物,而是一个闪身进入到天地书内。发现金汤也是醒了过来,正在与古金交谈着。小毛猴却是抱着那株灵笋,不断舔食着渗出的汁液。

“参见师尊!”古金见到他后,急忙行礼问候!

古金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修为也是达到金丹巅峰,体内一共凝练了三枚金丹,此刻他的实力对上元婴巅峰的修真者也有的一拼,不过对上同级别的妖族就有些不行了。

“不用多礼,你先不要急着突破元婴。等回到族内,再进行突破!”听到古玄的话,古金点了点头,也没有询问原因,古玄在他的心中就如同父亲一般的存在,不论古玄说什么,他招办就是了。

“金汤,你感觉怎么样?等回到族内,我就可以将你的伤治好,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

“古玄。你也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的伤势自己清楚,元婴没有当场破碎。已经是先祖保佑了,不能修炼元婴,我还可以淬炼肉身,你也不用担心,我虽然资质不如你们,却也不是轻易认输之人!”听到金汤的话,他心中也是一松。

人生在世,焉能不受打击,所以人不怕打击。就怕受到打击一蹶不振的人。只要你的心没有倒下,总能想到成功的办法。不过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金汤,你听我说。我确实找到了一种办法,可以让你的实力不减反增,只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实力虽然增长不少,但是以后的路却是更加艰难,使用了这个办法后,你今生只能走体修这条路了!”

古玄说完,也不等金汤开口继续道:“你下别急着下结论,好好考虑一番再做决定,我这个办法只是下策,等回到族中,看看诸位族老有没有办法,到时真的别无他法时,我在把这个方法告诉你!”

听到古玄的话后,金汤也是从刚才的激动中冷静了下来,对着他点了点头,就沉思起来。

见此,他也就离开这里,发现那些荒兽王都在努力修炼中,就没有打搅它们,然后一个瞬移出现在灵药山谷中,将金色的灵根以及灵果拿出,开始观察起来。

也不知到这枚金色的果子到底是何灵果,有何效用,不过他却是在这枚灵果中感受到精纯到极致的金系灵力,他能感觉到金系灵力的庞大,眼下的他只要吞食下去,除了爆体而亡,别无他路。

既然发现不了这灵果的奥妙,他就将其收入到星辰珠内,想来有着三光神水的孕育,灵果的效用应该不会流失。之后,他才将金色的果树拿在手中,运转起紫蛇瞳开始观察起来。

只是不管他怎么观察,也感觉不到一丝生机之力。心念一动两颗水球就出现在他面前,一颗是碧落泉水凝结成的,一颗是三光神水凝结成的。他也不再犹豫,就将两颗水球,倾洒在金色小树根部。

可惜,还是没有反应,紧接着他又唤来其它的湖水,分别浇灌到这株小树根部,最后还是毫无反应,见此他也死心了。将其栽到碧落湖边上,就不在该管了。

出了天地书后,他就沉思起来,第七道考验的是他们的心性如何,那么第八道考验会死什么呢?心中闪过无数猜测,最后还是长叹一声,才发现血妖大帝所布置的七道考验,宛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将这个想法剔除后,他就不再思考这个问题,与其浪费脑力思考它,还不如带着小毛猴寻宝去,血妖大帝的传承迟早都会显露,与他却是没有多大的关系。

想通后,他就不在纠结这个问题,将青虎与小毛猴放出,再次踏上了寻宝之路。

不知不觉中,又是半年过去了,其中有些人已经焦急起来,宝物再多也是有限的,七百多人,搜寻九座山峰,半年时间过去了,每个人的腰包鼓了起来。

可是传承久久不见动静,一部分人还是受到了影响,心中变得浮躁起来。

蛇族之人也是汇集起来,全部聚拢到一起静静地修炼起来,古玄三人却是没有修炼,每日都是醉生梦死,小日子过的极为舒适。

长期以来的修炼使得他们的心神一直都紧绷着,正好此刻有了这么一个放松的机会,他们都很是珍稀,修炼之道,也需松弛有度,过度的逼迫自身,短期内或许看不出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