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100章 炼血诀 大轰动

第一百章 炼血诀 大轰动

观看完吞噬术后,他才发现分身想要提升实力,太简单了,只要分身愿意,就可直接拿灵石将他的修为堆上去。只是吞噬术太过霸道,旁人没有分身那般强悍的身体以及世界气海,只要敢修炼吞噬术,轻者会被吸收的能量摧毁经脉,重者爆体而亡。

比起分身开创的吞噬术,他推演出来的炼血诀就高明的多了,炼血诀吸收了三种功法的精髓,更加适合妖族之人修炼,只要同源血脉均可将其吸收,蜕变成自身的血脉,再以自身精血为源,逐步同化全身血液,时日一长,体内的血液便会全部转化为精血。

分身还在参悟炼血诀,他也没有打搅,来到星魂湖边上将炼血诀传授给兽王后,就带着二徒弟古金出了天地书,朝着传承阁而去。

古金之化形后,还没有在族中备案,除了见过金汤一面后,还没有见过其他的族人,正好带着他出来认认门,等他有空闲时间了,再给古金炼制一件洞天法宝,一件护身宝物,便可出师了。

没多久,他就带着古金出现在传承峰脚下,执法的族人认得他,也不阻拦,很快他就来到承传长老蛇承的洞府之外。

还没等他开口,洞府大门便已经打开了,蛇承笑眯眯地站在门口,等候着他的大驾光临,望着这一幕,让他也是有些受宠若惊。好歹蛇承也是一名长老,居然在门口迎接一名族人,说出去恐怕也没人信。

“见过长老,此次而来,小子却是有事相求!”他说完身子微微一欠。

“有什么事,先进来再说吧!”蛇承说完,就回到座位上端坐下来。他也是带着古金进入到洞府内。

蛇承的洞府他这是第二次来了,貌似第一次来,他是为了自己的大弟子。这第二次来虽说不全是为了古金,却也与其有些关系。

“长老。此次我来你这里有两件事,一是为了寻找一份功法,比较特殊。二是为了我身后的徒儿所来!古金上前见过长老,这是我族的传功长老,主管族中万千族人的传承。”

古玄说完,站在他身后的古金立即上前,朝着蛇承深深一拜,开口道:“晚辈拜见长老!”

“无须多礼。你的血脉---”话还没说完,蛇承就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直接跳了起来。

蛇承走到古金身前,伸手将他的手捉住,片刻后,浑身发颤,眼中尽是激动。随后一手拉着古玄,一手拉着古金,就欲离开洞府。

“等等,长老。古金的事就不要大动干戈了,我们自家人知晓就行了,动静大了。反而不好!”听到古玄的话,蛇承也是冷静下来,将两人放开,观其浑身还有些发颤,就知道他还没有从这股喜悦中沉静下来。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蛇承才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然后就拿出传讯珠,开始给诸多长老传信,他也是不断地在洞府中走来走去。

传讯珠的信息刚发出去没几个呼吸。古玄就感到身前的空间一震,数道人影就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还在族中的太上长老全部到齐。紧接着又是两道人影,却是大长老碧寒与执法长老血残也是瞬移而来。

此刻他们这些人全部将目光注视到古金身上。看的古金浑身发毛。他们还在激动中,族长蛇衍与其他的长老也是赶到了,均是把目光放到了古金身上。

“咳咳咳!”一道轻微的咳嗽声响起,一众人才醒了过来,都是满脸不满的望着古玄这个咳嗽之人。

古玄无奈的笑了笑才说道:“诸位族老,你们把我的弟子给吓到了!”

所有人听到这话,老脸均是一红,也不好在盯着古金看,各自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洞府内却是出奇的安静下来,都在幻想着蛇族崛起后的场景。

“咳---古玄,听说我族的王子是你的弟子?”蛇衍脸上也是有些古怪的问道!

“没错,古金的确是我得徒弟,本体是黄金蟒,只要等他渡过天劫,就可以真正的蜕变为黄金蟒!”古玄也是有些得意的说道,自己的大徒弟本体变异了,身俱三种血脉,对别人来说,血脉越多,以后的修炼之路就越难,可是这种情况对古龙却是不起作用,他可是凝练了三枚金丹的存在。

每种血脉凝练一颗金丹,加上本体变异,以后的成就谁也说不清,怕是比古金还要高,古金身属王蛇黄金蟒,以后没有逆天的机缘,最大的成就达至王蛇老祖那般便会止步。

不过就是王蛇老祖的成就,对于蛇族的其他人来说那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能够以普通蛇类成长为银蛇王那般高度的人,几乎没有。眼下自己的两名弟子,天赋一个胜过一个,他焉能不乐?

听到他的回答,众人都感到有些惭愧,师傅天才,收的徒弟也是一个比一个出色。与他的两个徒弟相比,他们的弟子就有些不够看了。

“古玄,关于古金的事情,你怎么看?”蛇衍也是满脸严肃的问道!如果只是天赋好点的话,也不值得他们如此大动干戈,除非他们堪比古玄这样的天才,否则他们都不怎么会上心。

可是此刻的古金本体却是王蛇黄金蟒,比他们这些传承了黄金蟒一部分血脉的人强太多了,只要培养的得当,以后的成就绝对比他们高。

古玄沉吟片刻,才开口道:“不知诸位族老是想听实话,还是想听假话?”

“此话怎么说?”金穹脸色一动,率先开口问道!

“真话就是,顺其自然,族中也不必将太多的关注放到古金身上,一切全看他自身的努力。在我看来不能用血脉等级去衡量一个人,一个人能不能成功,靠的不是族中的帮助,而是自身的努力,只要他有一颗永不服输,勇往直前的心,哪怕他就是普通的血脉,最后他的成就也绝其不会低!”

“既然做了我的弟子,就要有这种心性才行,等他破丹凝婴后,我就会让他去修真界历练一番,希望族中不要干涉才好。如果族中想要另作安排,我也无话可说!”古玄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都在心中权衡着这件事情的利与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