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149章 欲报仇 玄碑变

第149章 欲报仇 玄碑变

心念一动,鹰大洞天法宝所化的青石子就出现在他的面前,随后他曲指一弹,一股无形的压力就轰击在青石子上。

鹰大刚进入洞天法宝,就感到整个空间一阵颤抖,心中一惊,将玄鹰扔给鹰二,他就急忙出了洞天法宝,当他看到古玄以及周围的环境时,眼一缩,心也是沉到了谷底。

“阁下是谁?此乃何地?”鹰大沉声问道!

他死死地盯着古玄,眼中尽是警惕之色,因为他居然瞧不出古玄的深浅。

古玄闻听鹰大的话,先是一愣,随后也明白了,对着鹰大微微一笑,身子也是变化起来,眨眼间他就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是你?怎么可能?”鹰大见到古玄的模样,似乎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整个人也是有些疯癫起来。

只见鹰大红着眼,祭出本命法宝就欲朝着古玄攻击而来。

可惜,鹰爪刚飞出不到三尺距离,就被卡在空中,不能前进丝毫。

古玄冷哼一声,鹰大就发现自己也被定住了,口不能言,全身真元也是凝固了一般,根本无法用力。

“没有想到吧,要怪就怪你自己实力不够,血域是什么地方,居然也敢强出头,真的是嫌活得命了,为了几个不成器的后↗↘↗↘↗↘↗↘,→.︾.ne↙t辈,配上了你们兄弟四人的性命,如果他们泉下有知,定会感谢你们四人的!”

古玄说完,就放声大笑起来。

鹰大脸色一会红一会青,最后喷出一口鲜血。眼中也是布满了绝望之色。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是根本无法发音。一时间整个人也是苍老了许多。

手一翻,盘蛇枪就朝着鹰大的身体钻去。十数个呼吸过后,鹰大就成了一具干尸,就剩下一名元婴,却也是萎缩了不少,元婴身上也是布满了一层死气。

古玄双眼一瞪,神通噬魂术就使了出去,鹰大落入他的手中,就知道必死无疑,心中也是没有了求生的。半个时辰过后,鹰大的记忆就被古玄给剥离出来,将其化成一颗念珠。

一股神魂之力也是涌入了蛇眸空间,被自身的神魂给吞噬掉。

元婴也是被他给收了起来,这可是好东西,他手中还有几枚元婴,不过眼下的元婴是修为最高的,当下就对着元婴打出百十道手印,将其封印起来。

随后他就把仙识探入念珠内。开始观察起鹰大的记忆来。一些鹰族的隐秘也是被他得知了不少。

良久,他才将鹰大的记忆观看完毕,将一些有用的东西,记了下来。没有用的东西,就从自己的记忆中销毁而去。

然后他就对着青色石子打出一道道法决,片刻后。一颗拳头大小的青色石珠出现在他的面前。

逼出一滴精血,打入其中。一股信息也是出现在他的心中,青石界便是这件洞天法宝的名字。瞬间,他就与青石界就建立了一丝微妙的联系。

心中一动,青石界内的一切事物就全部被他移到了天地书内。

旋即,他就发现鹰二正在夺舍一名鹰族之人的身体,便饶有兴致的观看起来。

可惜,看了片刻他就失去了兴致,手一挥,盘蛇枪再次出现了,钻入玄鹰的体内,几个呼吸过后,玄鹰也是步入了鹰大的后尘。

鹰二也是随之消亡,只是可惜了一枚元婴。

之后,他就开始清点起此次的收获来,心念一动,他的身旁又是多出数十枚储物戒指,然后储物戒指内的东西也是被他尽数倒出。

最后一清点,此次收获灵晶将近三百万,灵物约百件,可惜没有极品灵物。炼丹炼器材料也是堆了两座小山,将蕴含生机的灵药材栽种到灵药山谷内。浇了一些碧落泉水,就不再该管。

而是把目光注视到一块晶石上,这块晶石碑有三尺多高,一尺多宽,厚度大约在一拳之间。整块晶石上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气息,似乎有些像神魂波动,上面铭刻着无数符道痕,这些符好似天然生成一般。

他将仙识放出,却是毫无发现,当即他就把小毛猴唤来,让其确认一番,看看此物是不是宝物?

小毛猴看到这块晶石时,就将其抱在怀中,不管他怎么劝说,小毛猴就是不松手,见此,他也是有些发苦。

“小家伙,这块晶石到底是什么宝物,你总该给我说一下对不对?如果你真的需要我也不会跟你抢的,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相信?”古玄苦心婆口地劝说起来。

闻听此言,小毛猴才把目光转向了他,直至叫唤起来。

“没错,只要你需要,我肯定不会动他的,这点我可以肯定!”古玄说完,小毛猴就松开了爪子。

只见小毛猴额头上的第三只竖眼就睁了开来,随即一道金光就朝着晶石落去。

金光刚接触到晶石,就见晶石上面冒出一阵七彩光芒,铭刻在上面的符道痕似乎活了过来,不断在晶石表面游荡起来。

一股奇异的气息也是朝着四周弥漫开来。

就在此时,古玄识海中的道法玄碑却是动了起来,根本就不由他控制,直接出现在他的头顶,玄碑身上也是发出一道道符道痕落在了晶石表面。

于是晶石碑上的符道痕就与道法玄碑上面的道痕相互交融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晶石碑居然朝着道法玄碑飘去,最后被道法玄碑给吞噬一空。

吞噬了晶石碑后,道法玄碑也是化作数十丈大小,上面闪烁着七彩光华,一百零八幅图案也是不断在石碑表面流转。

突然,古玄感到神魂一痛,才发现自己的神魂居然出现在道法玄碑内,此刻道法玄碑内的空间疯狂暴涨着,整个玄碑空间似乎多了一抹变化,他的神魂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空间的变化。

当即他就把自己领悟的特殊空间意境使出,覆盖了周围的空间,他发现自己对空间的领悟居然在不断提升着。

就这样,他的神魂陷入空间感悟中,完全忘记了时间的变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感到自己感悟的空间居然塌陷了,他也是从中清醒过来。

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神魂早就回归肉身,道法玄碑也是从新钻入他的识海,他发觉自己似乎多了一丝变化,却又说不上来。

心念一动,他就进入到道法玄碑内,开始查探起道法玄碑的变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