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158章 血金沙 仙王骨

第158章 血金沙 仙王骨

待到尊王酒的效果失去,两人才睁开了眼,也不待古玄开口,两人再次拿起酒葫芦狂灌几口,就闭上眼感受着尊王酒独特的效果。

“好酒,如此美酒,堪称绝品,古玄兄却是有福之人!”羽化天满脸感慨地说道!

“古玄,你这就有些不厚道了,得此美酒,居然就你一人独饮,时至今日你才拿了出来,却是需要补偿一番才行,我看这种美酒就很不错,给我个百十葫芦就行!”

蛇千山也是回味无穷的说道!

“这种美酒我也不多,不过送你们几葫芦却是不成问题!”古玄说完,也不废话,挥手拿出六个酒葫芦,每人给了三葫芦。

两人急忙将其收好,然后才拿起手中的酒葫芦,朝着古玄一示意,三人就走了一个。

酒过三巡没有菜,却也掩饰不住三人的兴奋,准确的说是两人的兴奋。

尊王酒的效果古玄最为清楚,刚得到的时候,自己也是爱不释手,当时他还威胁过小毛猴来着,只是为了那一口口腹之欲罢了。

“酒也喝了,羽兄也可以说说你的计划了吧!”

闻听古玄的话,他们两人也是把身子一正,羽化天看了一眼古玄与蛇千山,然后才开口道:“想来你们两个也发现不对之处了,不然也不会安排先前的那一出!”

两人听到此话,均是点了点头,静静地等候着下文。

“刚开始我也没有发现不对之地。可是大战开始后,灵剑宗的聂庆就一直在藏拙,本来我还以为此人想要给苏牧一个难堪。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战就是不温不火。

大战看似很激烈,实则两人都在试探,苏牧肯定没有问题,对手都不出全力,他自然也不会全力以赴。于是我就起疑心了,就安排几个人到附近去打探消息去了。

血金沙这种东西只要出现了。就绝对不会只有一点,这是常识,可是炼器阁等几个势力却是提议用大战来分配宝物。可是真正开战了又不尽全力。

我就猜想他们肯定是在拖延时间,正好我派去的人也没有传来消息,于是我也就继续观望起来,实则却是在等候消息传来。没想到就被你们两个给搅和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羽化天说完。扫了他们两人一眼,心中也是有些无语,不过却也没法怪罪谁。

血胤与炼器阁的引图久战不下,又明显落入了下风,把他换到古玄与蛇千山的位子上,说不定他也会这般做。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此刻就出发,反正僵局已经打破了。我们也无需顾忌那么多,真正开战了。我们也不惧他们一方。”蛇千山说完,就把目光看向了两人。

两人略作沉思,也就点头应许下来。

当下三人就出了阁楼,蛇千山将阁楼收起,羽化天也是开始与自己派出去人联系。

古玄却是把族人叫到一起,将自己三人的猜想告诉了族人,然后蛇族之人就一分为三,古玄与蛇千山一人带领一帮,就开始朝着发现血金沙周围巡查起来。

剩下的族人就以血胤为首,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将所有的妖族之人号召在一起,然后等待古玄他们的消息。

当宝物出世变成是一个闹剧时,炼器阁,灵剑宗等势力的人就悄然撤离。

妖族的那些人也是骂骂咧咧的散去。但是,很快这些人就被血胤等人召集到一起,之后他们就开始追寻炼器阁等人的下落。

古玄带着三人,就朝着他们发现血金沙的地方赶去,可是当他们赶到原地时,就发现**在外边的血金沙此刻正被人搜刮着。

这一帮人共有四十七人,不仅有人族之人,还有一些妖族之人,此刻他们互不干涉,都是快速搜刮着血金沙。

他并没有在这些人中发现炼器阁或是灵剑宗的人,难道这些人都凭空消失了?

突然,他体内的传讯珠动了起来,就急忙拿出来,仙识一扫,却是蛇千山发来的消息,他们已经发现了炼器阁等人的下落。

得此消息,古玄也是精神大振,招呼一声跟随他的人,就立即朝着蛇千山等人的位置赶去。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就赶到了蛇千山等人的身旁,只是当他看到其中的一人时,眼中闪过一抹意外。

还不等他出声询问,蛇千山便将所有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事情的经过,他也是没有想到,居然是眼前之人与炼器阁的人发生了冲突,才让蛇千山给发觉了这些人的下落。

此人名唤净渊,曾经是万兽宗的弟子,与万兽宗大长老的孙子天远不对头,然后就叛出了万兽宗。

当初噬神烟也是因为此人才显露在修真界众人的眼前,虽说净渊逃离而去,但是他也不看好此人,没想到此人非但没有死,反而得到了大机缘。

此刻的修为居然达到了渡劫期,真是让人出乎意料。

此次就是净渊与炼器阁的人发生了争执,才让蛇千山发现了一丝端倪,不然他们也不会想到,炼器阁之人居然有着一件隔绝神识的宝物。

这些人就在离他们不远处大肆搜刮血金沙,有着隔绝神识的宝物伴身,让古玄等人成了灯下瞎。

刷刷!

羽化天与血胤也是到了,他们身后都是带着一大帮子人,看到炼器阁的人后。这帮人脸上都是露出一抹不善,炼器阁这些人居然把他们当猴耍,定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才行。

“寰鹰道友,不知此事作何解释?”羽化天双眼一眯,平静地说道!

“有什么好说的,说来说去还不如杀上一场,活着的人享有一切,死了的人只能怪他们命该如此!”

灵剑宗的聂庆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锋芒,说话虽然难听了一些,不得不说唯有此法才是最为合理的办法。

“寰鹰,你也这般认为?”羽化天还是一脸平静的问道!

被称作寰鹰的人却是沉默了,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此人的身上,让他无形中也是多了一丝压力。

如果开杀了,他们最后活着固然是好,可是他们都死了,这份责任就会落到他的身上。再说他也没有把握将这帮妖族之人尽数灭杀,一但开杀,局势就会出现变化,谁也猜不到后果。

所以面对羽化天的逼问,他也是有些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