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167章 天血山 降蓝蛇

第167章 天血山 降蓝蛇

一晃眼,三天时间过去了。

蓝蛇也是苏醒过来,不过此刻的它眼中不再是浑浑噩噩,也不再是疯狂暴虐,而是有些灵动,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周围的环境有些疑惑。

就在蓝蛇苏醒的第一刻,古玄就察觉到了,不过他并没有现身,而是仔细打量着蓝蛇的变化。

当他看到蓝蛇眼中的那抹疑惑就知晓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蓝蛇在经过他的帮助下,已经开启了灵智。只是此刻的蓝蛇,灵智也就相当于五六岁的稚童。

蓝蛇晃着大脑袋,左顾右盼有些害怕,又有些拘谨,似乎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一道人影就出现在蓝蛇的面前,蓝蛇见到古玄下意识的就把身子盘了起来,张着血盆大口,不断威胁着他,却是没有朝着他攻击。

古玄身上散发着一股善意,再加上整个天地书都是他的地盘,蓝蛇似乎也感受到他的善意,就眨巴着大眼睛不断打量着他。

一人一蛇对峙莫约一炷香的时间,蓝蛇终于按耐不住了,身子一动,大脑袋就出现在古玄面前,距离他的脸只剩下一尺之远。满眼好奇的盯着他。

望着蓝蛇沉吟良久,他的心中也是有了主意,伸手摸了摸蓝蛇的脑袋,然后就把仙识探入它的识海,将天蛇变功法烙印在蓝蛇的识海,最后他又逼出九滴精血打入蓝蛇体内。

蓝蛇发现自己的心中多了一篇功法,好奇之下,就开始修炼起来。古玄见此,眼中一亮。挥手将蓝蛇移到道法玄碑内,简单地与其沟通了一会。就让它自行修炼起来。

降服了蓝蛇,他对自己心中的猜想也是有了一些底气,就开始在心中推敲起更加完善的计划来。

血兽不比荒兽,眼中只有杀戮与暴虐,如果不清楚掉他们体内的青红色雾气,哪怕就是启灵丹放在他们面前,也不会对他们有吸引力。

所以如何靠近血兽,趁他们毫无防备之际将他们收入天地书,就成了当下的一个难题。只要解决了这个难题,余下的一切也就不是问题。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亲自试验一番,无尽血海是血域内的禁地,只要是修真界的人都知晓这个事,所以没有人会靠近血海。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真的有人进入到无尽血海,也不可能抵达龙血衣的老巢,所以对于他来说。龙血衣的老巢已经是措手可得,哪怕真的出现了意外,他也有信心扭转局势。

如果自己真的可以降服一大批渡劫后期的血兽,甚至是更强大的血兽。那么自己手中的力量就会再次增加不少,到时候毁灭归元宗也会多一份力量。与紫薇境争夺利益也会多一份保障。

想到这里后,他就不再犹豫。当即就离开了天地书。

一出天地书,他就把蓝蛇老巢内的东西收起。然后才把仙识放出开始查探起周围的血兽来。

没过多久,他就确定了目标。这次的对象还是一只蛇类血兽,这只血兽浑身布满了碧绿色的鳞甲,实力也在渡劫后期,整个身子将近一百五十丈长,三丈多粗,可以说是一只庞然大物。

连续三次瞬移后,他就出现在这只血兽的不远处,隐匿了身形,不断打量着这只血兽,这只血兽体型庞大,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小型山脉横拦在其中。

一对房间大小的眼睛闪烁着凶光,由于体型庞大,这只血兽也是没有跟其他的血兽一样到处乱窜,而是横栏在此处,吞吐着空中的血色灵气,凭借着本能修炼着。

如此巨大的血兽,如果不能瞬息间将其收入天地书,那么他就会面临着血兽的反击,虽说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想要再次捕捉就会非常困难。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便不会冒这个险,而是隐藏在血兽的身旁,伺机而动。

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古玄还是没有行动,经过一个月的观察,他也发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就是夜色降临时,这只血兽的防御会降低不少,可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还是有些难办。

他也思考过放弃眼下这只血兽,捕捉其他的血兽,可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打消了,因为在他的观察中,周围血兽的实力都跟这只蛇类血兽差不多。

捕捉其他种类的血兽也不容易,与其如此还不如专供这只血兽,只要降服了这只血兽,对他来说比之其他血兽的意义更大。

某刻,古玄还在偷偷观察着这只血兽,突然感到后面传来一股波动,似乎是交战的气息,想都没想就把仙识放出,查探起来。

很快一副激战画面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却是五名渡劫中后期的修真者在围攻一头浣熊,血兽除了疯狂杀戮其他的就想不了那么多。

浣熊本就没有灵智,此刻被在被人挑衅,哪还会忍得住,当下就朝着修真者攻击而去,可惜面对五名老奸巨猾的修真者,哪怕浣熊实力再高也无济于事。

五人准备很是充分,他们每人拿出一面阵旗,很快就布置好一座幻阵,最为简单的幻阵,可是浣熊没有灵智,只知道杀戮,瞬息间就陷入幻阵中,被五人合力攻击着。

结果他不在关注也会知晓,最为重要的就是五人的阵法提醒了他,血兽几乎都没有灵智,只要陷入幻阵中,除非阵法消失,否者血兽只会活生生的被虐死。

扫了一眼满眼凶光的巨蛇,他就消失在原地,折身天地书,他就开始考虑起来,布置何种幻阵

其实自己的落魂神通对血兽的威胁更大,只是此刻的他想要降服一些血兽为他所用,所以他才会被困扰这么长的时间,只因为自己太过在乎血兽使自己陷入局中。

这次看到了五人组成的阵法才提醒了他,原来自己却是转牛角尖了。

不过此刻醒悟,也为时不晚,当下他就开始观察龙血衣的记忆,希望能有所发现。

沉浸在龙血衣的记忆长河中,他也没有忘记自己是为了寻找一种不错的幻阵,所以那些与阵法无关的信息直接就被他给屏蔽了。

突然,他的眼中一亮,因为,他在龙血衣的记忆中发现了一种秘术,修炼成后有着不亚于幻阵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