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182章 炼分身 三百载

第182章 炼分身 三百载

感受到体内挥之不尽的气力,他就知道自己的肉身再次进步了。

掐指一算,才发现自己这次的蜕变居然耗时三年。

不过这三年也是没有白费,周身血液被他尽数转化成精血,等到身体彻底适应了这股力量后,他的实力就会翻上一番。

周身血液全部转化成精血,这对他的肉身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处,以后他的肉身每时每刻都处在修炼中,不管是打坐闭关,还是杀人灭敌,精血都会默默地洗涤着自己的身体。

挥了挥拳头,周围的空气也是震荡起来,他也是满意地点点头,放出仙识将龙岛扫了一遍,发现一切正常后,他就闪身进入到道法玄碑内。

他在龙岛渡过三年,也就是道法玄碑内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三十年时间过去,仙王尸骨上的血茧早就不见了。

玄黄色的仙王尸骨此刻也变成了紫色,当下他就将精血逼出,再次朝着仙王尸骨倾洒而去。

仙王尸骨再怎么说也是也是别人的尸骨,从一介凡身修炼到仙王级别,中间更是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气息早就遍布了周身。

幸亏这具仙王尸骨已经存在了亿万年,原来的气息几乎忽略不计,所以他才萌发了将其炼制成分身的念头。

否则,哪怕就是一具刚死去的天仙尸骨,他也别想用其炼制分身,光是尸骨中的原主人气息就够他清理数千年时间。有了数千年时间,他早就飞升了。

望着仙王尸骨再次被一个紫色血茧包裹起来,他才停手。精血温养尸骨,只是第一步。只有将整具尸骨侵泡透,让其的气息与自己一般无二后。才可以进行第二步。

尸骨吸收这些精血最少也得一年时间,正好自己借助这点时间把收获清点一下。就在这时,仙念化身拿着化骨池来到他的面前,把化骨池交给他后,就消失了。

他把化骨池收回,闭上眼感受了一番,发现化骨池正在分解着那些尸骨,他也就没有多做观察,将其收入体内。

大手一挥。他的身边就出现几件宝物,正是从龙天机身上收取的。

金龙枪与鱼龙甲以及荒龙洞府他准备留给血龙分身,真龙眼他准备留给他的大弟子古龙,龙纹盘却是有些废了,心念一动,画卷就出现在他手中,把龙纹盘一卷就钻入到他的体内。

荒龙洞府是一件洞府法宝,可是此刻却是有些残破,这是被血色漩涡给弄坏的。不过对他来说却是无伤大雅,只需融入空灵晶从新炼制一番就可以了。

他将几件法宝放到一旁,手一伸,将龙天机的本命法宝天机鼎拿在手中。天机鼎通体血色,上面布满龙纹,整个鼎给人一股厚重的气息。

天机鼎虽说是龙天机的本命法宝。可是此鼎却是不适合血龙分身使用,天机鼎的炼制材料有两种。一种是天机石,另一种却是龙渊神铁。

天机石是一种奇异的宝物。借助其可以推演出未来。就是在上古之际也是极为稀少的,没想到龙天机居然得到了一块,还被其融入到天机鼎中。

龙渊神铁却是龙族独有的特殊神物,龙渊神铁诞生于龙墓中,是龙族尸体经过无尽岁月衍生出的宝物,炼制出的本命法宝,天生与龙族之人契合。

天机鼎虽然不适合血龙分身使用,却也不能浪费,天机石与龙渊神铁都是极其难得的宝物,如果将其融入到自己的盘蛇鼎中,想来盘蛇鼎就会蜕变为仙器。

不过在这之前,却是需要自己用精血孕育一段时间,将龙天机留在上面的气息给驱除干净才是。否者定会使得盘蛇鼎出现瑕疵。

想到这里,他就不再犹豫,直接把太初紫火祭出,朝着天机鼎煅烧起来,也就数十个呼吸的时间,天机鼎里里外外就被太初紫火给煅烧一遍,龙天机遗留的气息也是淡了几分。

随后他就逼出一些精血,朝着天机鼎洒去。龙天机已死,加上刚才又被太初紫火煅烧一遍,面对他的精血天机鼎也是没有抵制,直接吸收了。

心中一动,天机鼎就钻入他的紫府中,被元婴给蕴养起来。

解决掉了此事后,他才把荒龙洞府再次拿起,朝着镇府石碑打出一滴精血,他就与荒龙洞府建立起一丝联系,身子一动,他就进入到荒龙洞府中。

龙天机的所有家当几乎都在荒龙洞府中,这是他在龙天机的记忆中查到的。

刚进入荒龙洞府,他就被眼前的一切给震惊了,荒龙洞府中最显眼的是一座用灵晶组成的大山,有百多丈高,占地面积有方圆三十丈。

这座灵晶山最少也有十亿灵晶,哪怕就是蛇族一下子拿出十亿灵晶,族中也会陷入短暂的断层期,紧接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他在龙天机的记忆中就没有发现关于灵晶大山的事情。

难道龙天机还没有死?不可能,难道自己遗漏了什么细节部分?有可能,当下他就把龙天机的念珠拿出来,放入仙识再次探查起来。

片刻后,他心中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灵晶是龙天机在历练中发现一个大型灵石矿脉,这些灵晶都是他在那处矿脉中开采出来的。

找到了灵晶的来源,他也就继续观察起来,一处药圃,里面的灵药大多数都是数百年的年份,还有十几种灵药是三千年以上的,万年以上的灵药居然没有一株,却是让他有些失望。

炼器材料堆了一大堆,看其模样都是龙天机从别人手中搜刮来的,居然都没有分类。可见他也是没有把这些材料放在眼中,于是他也就没有在意。

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尸骨,以及一些法宝残器,堆放在一起,还没有来得及整理,正是龙天机在骨岛上的收获。不过此刻却是便宜了自己,果然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挥手拿起一件刀类法宝,屈指弹了弹刀刃,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他也是微微摇摇头,看来这把残刀真的没办法修补了。

又拿起一件蓝色的残灯,发现除了灯盏,灯芯好着外,其余的都没法再用了,扫了一眼剩余的残宝,他也是失去了兴致,就朝着旁边的完整法宝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