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189章 变异劫 恐怖声

第189章 变异劫 恐怖声

第三道天劫酝酿了足足一天一夜时间还没有降临,这让古玄心中也是产生一股不好的念头。~,

不过此刻天劫未降临他也无法判断天劫到底出现何种异变,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一晃眼,又是一天过去了,天劫还是没有降临的迹象,这让他的心也是提了起来,脸色也是凝重起来。

抬眼望着上方的劫云,他心中也是有些烦躁。本来以为一个小小的天劫,轻而易举的就渡过去了,没想到此刻居然演变成这般模样。

心中暗叹一声,他也不敢大意,身子也是化作斗战法相之身。变成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时间就这样无声息的流逝而去,转瞬间,距离第二道天劫过后三天时间了。

这第三道天劫还是没有丝毫动静,如果不是劫云没有散去,那股冥冥中的天地意志还在锁定着他,他也会以为此刻的劫云会是一个空壳子。

天劫越是引而不发,古玄的心就越是不安起来,可是他却是有些想不明白,自己的天劫又不是真正的天劫,至于这般吗?

可惜没人回答他,不知不觉间,九天时间过去了,劫云也是起了一丝变化。

时值正午,劫云中突然传来一股毁天灭地般的气势,这股气息浩瀚庞大,根本不是前几次渡劫能比拟的,以前光有其势,却没有其力。

此刻他却是在劫云中感受到这股力量的浩大,哪怕就是他,在这股力量的攻击下也是九死一生。此时的他早就没有了借助天劫淬炼肉身的心思。一心只想着如何在天劫的攻击下保全性命才是第一位。

咔嚓!

劫云开裂了,一道人头粗细的黑紫色天雷朝着他直劈而下。感受到雷劫的威力,他的脸色再次变了色。

在这道雷劫中。他似乎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可是一时着急,他却是忘记到底从何处接触过这股气息。

性命攸关之际,他突然想到了,没错,这种熟悉的气息,正是自己在山河图中感受过,那是世界破碎时,产生的毁灭之力。与眼前的雷劫气息几乎一模一样。

难道自己此刻面临的雷劫就是毁灭雷劫?只是毁灭雷劫不是天罚才具有的吗?为什么会在自己渡劫的时候就出现呢?

他咽了口口水,心中也是出现一丝慌乱,到底为什么?难道自己真的就要死在这道雷劫之下?

可是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千钧一发之际,他也是有了决定,既然老天要让自己死,自己偏要活着。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也是狰狞起来,眼中尽是疯狂之色。那柄血青色的神器斧头也是出现在他的手中,全身真元气血不要命的朝着斧头内注入。

为了保命,他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短短一瞬间,他就把自身所有的真元尽数注入其中。血青色的神器斧头也是光芒大方,单单斧刃发出的锋锐气息,就让天地书内的空间出现一道漆黑色的空间裂缝。

他心中虽然有些担忧。可是在死亡的压迫下,他也不再去这些变化了。

就当他挥着斧头朝着毁灭雷劫劈去的时候。他体内的无尽峰突然飞了出来。

无尽峰上笼罩着一股古老的气息,感受到毁灭雷劫后。山峰表面居然多了一丝光泽,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恍惚间,他从无尽峰上看到无数细小的洞穴。

这些洞穴中发出一股吞灭一切的气息,就在雷劫将要劈在他的头顶时,无尽峰显威了,它释放出一张漆黑色的大网,朝着毁灭雷劫笼罩而去。

让他大骇的是,这张漆黑色的大网居然是由纯粹的毁灭之力组成的,比之毁灭雷劫中的毁灭之力还要纯粹不少。

毁灭雷劫在接触到毁灭大网时,瞬息间就偃旗息鼓了,其中的毁灭之力尽数被毁灭大网给吸收干净,剩余的雷电之力却是在毁灭之力消失后,也消散了。

所有的一切只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让他也是有种做梦的感觉,就在毁灭雷劫消失后,空中的劫云也是消失了。

突然他感到手中的神器斧头还在吸收着他的气血之力,一股磅礴的气息正在凝聚着,斧刃周围的空间也是不断破碎着,见此情景让他的头皮也是一阵发麻。

此刻毁灭雷劫已经消失了,斧头也是没有了敌人,如果这一斧劈在天地书中,天地书绝对承受不住这一斧的威力,到时候天地书就会被轰成碎片。

他多年来收藏的宝物也将毁于一旦,一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就变了。

心中一动他就出现在龙岛上,然后一个瞬移就来到无尽血海上,他强行将切断了斧头对自己气血的吸收,对着血海就一斧劈去。

轰隆隆!

血海也是剧烈翻滚起来,血浪滔天,血海被劈成两半,一条数万里大小大小的鸿沟出现在他的眼前,眼见自己将要被血浪吞噬掉,他才反应过来,身子一动,就回到龙岛上。

望着眼前那一道数十丈宽的真空区域,他也是被震住了,这就是神器之威,果然恐怖如斯。

等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此刻的自己无比虚弱,不但真元消耗一空,就连气血也是消耗掉了九成。

他躺在地上,动都懒得动,就在这时,一道金光朝着自己射来,却是渡过天劫后的造化之力。

他的身体,元婴贪婪地吸收着这些造化之力,心念一动,他也是出现在化龙池中,把化血葫祭出,就让其吞噬化龙池内的气血之力,化血葫很快就将其转化一遍,然后就朝着他的体内注入。

造化金光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才消失不见,他的真元也是恢复一空,气血也是再次攀至巅峰,挥了挥手,他清晰地感觉到身体中力量后,才松了一口气。

血海虽然还有些波涛,但是被他分开的真空区域却是消失了,再次被血海给覆盖。

“是谁?到底是谁?”

一道气急败坏的咆哮声彻响在整个血域中,这道声音中蕴含着无上威能,闻之让人心惊胆寒,血海上空也是多出一张虚幻的人脸,整张脸狰狞无比,眼中尽是嗜血之色。

当他看到这张虚幻的脸孔时,古玄的脸色一变,难道是自己刚才的那一斧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