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07章 阴谋出 二蛇陨

第207章 阴谋出 二蛇陨

ps:求订阅,求一切!

即便如此,还是没有人愿意第一个出手,大部分人潜意识中还是认为太鸿塔的出现是一个阴谋,所以理智还是战胜了贪婪。

眼见还是无人出手,那道声音再次回荡在众人心中。

“你们还在等什么?这可是天降机缘,你们要是把握不住,活该一辈子没有出息!”

话音中带着一股蛊惑人心的味道,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人闻听此言后,眼中也是狂热起来,脚步也是移动起来,朝着半空中的太鸿塔飞去。

有人带头,那些心生贪婪的人也是不再压制心中的想法,其实他们也很是眼馋半空中的太鸿塔,只是碍于第一个出头之人,那丝理智还是使得他们按兵不动。

可是,现在有人起了一个头,这些人就不再掩饰,纷纷朝着太鸿塔飞去。

一时间,原地就剩下六人,这六人均是七劫散仙,他们相互对视一眼,都感到一丝阴谋的味道。可是到底是何人在布置着这一切,他们却是不知晓。

此刻,半空中却是乱战起来,只要有人靠近太鸿塔就会被所有人攻击。

不过总有一些人怀着侥幸的心理,自认为他们速度极快,或是防御无敌,想要将太鸿塔收入囊中,无一,这些人都被剩余的人围攻致死。

半空中血雨不断飘洒着,碎肉也是不断朝着地面落下。整个空气中都散发着一个浓浓地血腥气。

有了血腥的刺激,所有人都疯狂了,不约而同的朝着太鸿塔飞去。

一名渡劫期的修真者刚碰到太鸿塔,就被众人给轰成一堆碎肉,连元婴都没有逃离出去。s173言情小说吧

这些人的死非但没有让攻击者醒悟过来,反而更加嗜血了。

杀戮不断进行着。直到半空中剩下十一人时,这些人才清醒过来,眼中都是有些后怕。盯着眼前的太鸿塔,心中虽然有些不甘心。却也不敢再朝着此物靠近。

太鸿塔在他们心中不再是机缘宝物,已经变成了不祥之物,谁碰谁死。短短半个多时辰一共六十多人此刻就剩下他们十一人还活着。

内心挣扎半天,这十一人最终还是悄然退去,他们此刻已经明白了,哪怕他们真的能够获得此物,也会被地面的六人给夺去,与其为他人做嫁衣。还不如就此退去。

十一人沉吟片刻,都是转身朝着四面八方飞去,不敢再做任何停留。

地面的六名七劫散仙眼神也是闪烁起来,其实他们心中也是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拼一把?

片刻后,有四人瞬移离去了,原地就剩下两人,这两人脸色有些踌躇,明显还是没有打定主意。

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其中一人有了决定。扫了一眼半空的太鸿塔,长叹一声,然后一个瞬移离去了。

这时。原地就剩下一人,眼见就剩下他一人,此人更是犹豫不决,最后还是把心一横,就朝着太鸿塔飞去。

就在此人碰到太鸿塔的那一瞬间,眼中就闪过一抹恐惧,刚想要离开,就发现手掌根本无法从太鸿塔身上拿下,随后他就发现自身的真元气血居然全部朝着太鸿塔涌去。

数个呼吸过去。他就决定舍去自己这一具肉色,元婴逃遁而去。

可是元婴刚出窍。还没有逃离出多远,他就感觉到周身都被定住了。紧接着就感到眼前一黑,意识也是被湮灭一空。

只见半空中的太鸿塔闪过一道光芒,微微一晃,就消失在原地不见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血域中就流传着一件事,那就是有一座蓝色宝塔不断出现在血域各处,宝塔已经产生了器灵,只要得此宝塔,便可称霸修真界。

谣言越传越邪乎,大部分人都噗嗤一鼻,可是还是有些人相信这是真的。于是好多修真者都开始搜寻起这件宝塔来。

亲身经历过的那些修真者,更是敬而远之,并且告诫门下之人或是亲朋好友此乃谣言也,不足为信。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所有的修真者都是听到一些风声,一些喜欢凑热闹的修真者或是一些动了心的修真者,纷纷开始留意起周围的环境来。

古玄将赤煞神雷炼化吸收后,就开始在血域中闲逛起来。

这一日,他刚来到天血山脉的一处山谷中,就听着周围的修真者不断讨论宝塔的事,遂驻足停下,听这些人述说。

很快,他就听明白了,心中也是升起很多疑惑,当下他就把传讯珠拿出,开始联系起蛇族之人来。想要彻底了解一下此事。

没多久,就有几人给他回信息,都是把自己知晓的情况跟他一说,他闭上眼开始推敲这件事情,很快他就发现这件事中透露着一股阴谋的气息。

让他也是有些吃惊,当下,他就给蛇族之人传信,把自己的想法都跟他们一说,让其遇见宝塔时,第一时间就远离而去。

宝塔出现的太过于频繁了,每次都是在宝塔离开时,才会被人发现,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却是无人知晓,难道进入这里的修真者没有一人发现这件事有蹊跷?

沉吟良久,他也是想明白了,不是修真者没有发现蹊跷,而是这些修真者都知晓其中的问题,可是心中的贪婪使得他们都怀有一丝侥幸心理。

于是这件事就越传越广,越传越邪乎,一些不明所以的修真者都是随波逐流,跟着瞎起哄。

轰然不知道他们的行动却是在推波助澜,让此事越发的诡异起来。

这一日,二蛇照常出动,行走在天血山脉边缘,搜寻着蛇类血兽,他来血域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猎杀一些蛇类血兽,以便提取这些蛇类血兽体内的血脉之力来增强自身的天赋。

其实妖族大部分人都是这般做的,毕竟对他们来说,血脉之力才是根本,如果运气好灭杀一只同类血兽,说不定就可以提炼出一道比自身还好的血脉之力。

他的神识不断观察着附近的血兽,突然,他发现一只蛇类血兽,离他也就百十里远,实力与他差不多。

这不由的使他大喜,血兽毫无灵智,只要自己略施小计,便可将其灭杀,到时候自己又可以收获一道血脉之力。

哪怕这只血兽提取的血脉之力与自身不合,他也可以收集起来,等血域结束后,也可以去蛇族与之交换一下。

当即,他就小心翼翼地朝着自己的目标出发着,快要接近血兽时,他的心中没由来的感到一阵不安,下意识的就停在原地,脸色也是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