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6章 分身归 欲渡劫

第六章 分身归 欲渡劫

荒兽王与血兽渡劫的地方他已经选好了,就是无回星。

无回星本就是修真者的禁地,一般的修真者很少靠近哪里,哪怕距离无回星还隔着几颗星球,他们都会不由自主地躲避开来。

所以无回星无疑是最佳的渡劫之地,只是想要快速抵制无回星,需要第一分身来超控才行。

雷域,古玄的分身正在一处坊市中溜达,突然身子一震,双眼也是闭了起来,片刻后再次睁开。

“百年时间已经过去了,是该回去看看了!”

分身说完,一步踏出,就消失在原地。

下一瞬,分身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居然无视重重空间,直接挪移到身前来。

这也是他与第一分身之间最大的秘密,虚空挪移,无视空间,哪怕他两人身处不同的界面,只要心中念头一动,不管是分身还是本尊,都会出现在另一方所在的位置。

而他在血域炼制的另外两具分身却是没有这个神通。

带着分身来到道法玄碑内,望着安静修炼的荒兽王与血兽群,分身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从道法玄碑退出后,分身就来到灵药山谷中,挥手拿出不少灵药,将其移栽到灵药山谷后,才回到古玄面,前。

“你有什么打算?说来听听!”分身平静地问道!

“绝大部分荒兽王都已经知晓渡劫时日,最早的在三个月后,所以我打算让所有的荒兽王们一起渡劫。虽说这样一来,危险会提高不少。可是时间也将会省下不少,不知你怎么看?”

分身沉吟片刻后。才悠悠地说道:“你能保证所有人都成功渡劫?”

“不能,不过我有八成的把握,到时候却是需要你们来相助一臂之力!”

听到古玄的话,分身也是点点头,就不在多言。

“不知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分身继续问道!

“我们想把这百年来的见闻感悟交换一番,到时候我们在来讨论此事!”

话音刚落罢,古玄与分身眼中都是闪烁着奇异光芒,片刻后,一金一紫两道光芒就从各自眼中射出。相互交融到一起。

两人也是闭上眼睛,用心神感悟着对方这些年来的记忆。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人身上的气息波动也是逐渐相同,到最后的共鸣。

这时,两人身上迸发出一道道光芒,随后就出现一个光茧,把两人笼罩进去。

一天!

两天!

三天!

就在第三天快要结束时,光茧发出一道刺眼的光泽,转瞬即逝。古玄与分身也是再次出现。

自己百年来的见闻感悟已经全部被分身吸收了。而分身的感悟见闻经历也是被他吸收了,他们的神魂一体而出,自然也不存在什么隔阂。

三天他才将分身的这些感悟经历彻底撸顺,也知晓了分身百年来经历的一切事件。

原来分身与他告辞后。就在荒域中游历起来,然后去了灵域,一路走走看看。就像一个孤独的苦行者一般,冷眼旁观天下事。

最后来到了雷域。他去过自己前世探险的地方,发现遗迹残基还在。只是物是人非。

虽然,还有一些修真者前去那里探索,但是并没有任何发现,分身在那里停留了数年,也是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最后就沿着传送阵,不断在雷域中转悠起来,直到他呼唤分身,才立即归来。

“荒兽王与血兽合在一起也就一百七十人,我打算让他们分成数波来渡劫,最初十人,然后不断提升渡劫的人数!”

古玄说完,望着分身,希望分身给一些意见。

“你打算借用他们的天劫来完善你的雷骨?可是,你知晓雷骨的极限吗?这事稍有差错后果很难预料!你真的确定这么做?”

“我能够感受的出来,距离雷骨的极限还有一大截,到最后真的不行,我打算吞食一枚雷玉骨元果,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古玄说完,脸上也是露出一抹果决,明显早就有了决断。

“好,既然你觉定了,我也就不再劝阻,不知需要我做些什么?”分身也不拖拉,直接开口问道!

“你的肉身可是用无数珍惜材料融入我的血肉本源炼制而成的,气海更是融入三成的世界本源,要是经过天劫的洗练,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

闻听此言,分身脸上也是多了一丝意动,不过无论如何,他却是不会干涉分身的选择。

沉吟良久,分身也是有了决定,眼中闪过一道坚毅,抬头对着他点了点头,却是决定了他的提议。

“好,事不宜迟,你就带着所有人先去无回星准备一番,要知道道法玄碑内的时间流速可是外界的十倍,太迟了我怕出现什么意外!”

古玄说完,荒兽王与血兽等人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分身也没有废话,手一挥,就把所有人收入他的洞天法宝中。

对着他一颔首,就出了天地书,身子一晃就消失在洞府中。

微微叹口气,他就返回天地书内。

把一众异兽唤来,告诉他们接下来会送他们去化龙池,让他们好好修炼一段时日。

说完后,也不管它们愿不愿意,大手一挥,就把它们送走了。

小毛猴对他的做法大大滴抗议,结果抗议无效,就爬到他的肩头,把他的头发给弄的乱糟糟地。

他却是丝毫不在意,挥手将一大串酒葫芦弄到身旁,也不知道酒猴酿造了什么灵酒。

随手打开一个酒葫芦,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让他的腹中的酒虫也是苏醒过来。

当即就对着口中灌了起来,一葫芦灵酒下肚,腹中就如烈焰焚烧一般,焚烧的是五脏六腑,他的脸上瞬间布满红晕,脑袋也是感觉有些发晕。

微微晃了晃脑袋,才感到醉意越发的浓郁了,五脏六腑就像着火一般,身上也是被汗水侵湿,他却是没有抵抗,听之任之。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五脏六腑中的那股焚烧感才消失了,他发现脑中那股晕乎感觉也是减了不少。

当下就闭上眼睛,开始感受起身体内的变化来,片刻后,他就睁开眼睛,脸上也是有些愕然。

他也没想到一葫芦灵酒居然把他的五脏六腑给洗涤了一遍,尤其是五脏本源更是凝练了不少。

酒猴不愧是天生的酿酒祖宗。